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321章 难道是真的?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紧紧盯着江楚殊:“既然你是我的未婚夫,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

    “这个嘛……”江楚殊眨眨眼,“就要从很多很多年以前说起了。”

    乐烟儿生怕他不愿意说了,忙道:“那你慢慢说。”

    “我们江家和你们乐家是世交,从我们俩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约定好,如果我们这一辈生了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就让他们俩订立婚约。不巧,就是我们两个。”

    “但是由于你的母亲为了和顾文生在一起,和乐家断绝了关系,从乐家离开,到了a市,和家里人彻底失去了联系,所以,乐家一直都不知道她还有你这个女儿的存在。”

    “我也是用了很多办法才查探到了当年你母亲和顾文生的事,原以为她的孩子应该姓顾,没想到还是姓乐,其中想必也有很多隐情吧。”

    江楚殊三言两句简单地解释了一下。

    乐烟儿在江楚殊说话的时候一直注意他的表情,发现他坦坦荡荡,毫不心虚。

    难道是真的?

    毕竟骗她没有任何意义,从她的身上得不到任何好处。

    但是乐烟儿真的没办法接受江楚殊一下子变成自己未婚夫这样的人设,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了。

    她有些迟疑地开口:“那个,江先生……”

    “这么客气做什么,叫我的名字。”

    乐烟儿张了张嘴,实在喊不出“楚殊”两个字,还是把姓也带上了:“江楚殊,是这样的,你现在跟我说的事情,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消化一下,所以我现在没有办法发表什么评价。”

    江楚殊理解地点点头:“这是当然的,我也不是要逼你的意思,本来并不想这么早就告诉你,但是你的好奇心实在是太强了。”

    乐烟儿有点无语。

    这是一个人正常的警惕吧?一个人莫名其妙地对自己好,难道不应该好奇的吗?

    “那如果我不问的话,你准备怎么做?”

    “等啊,等到我们慢慢熟悉起来了,再找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你。”

    乐烟儿脑子里乱成了一锅粥,但是有件很重要的事情,她觉得还是要跟江楚殊说清楚。

    “我现在还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就算我们俩真的有婚约,可能也只能作废了,因为我现在已经结婚了,和我丈夫的感情非常好,也并不准备离婚。”

    江楚殊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莫测起来,他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轻声道:“谁知道呢。”

    乐烟儿没有听清楚这句话,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江楚殊立刻换了表情,笑眯眯地,眼睛都弯了起来,根本看不清他眼中的神情。

    “没什么,我这这几天要去拍新专辑的mv,没有时间拍戏,我跟谷导说了,把我们的戏都往后调了五天,你也可以休息一下。”

    乐烟儿怔了一下。

    他是因为知道了她来例假,怕她还是会不舒服,所以才让她休息吗?

    其实乐烟儿之所以这么快就能接受江楚殊的这个说法,有一个原因就是,她一直都能感觉到江楚殊对她的关心,是一种不作假的关心。

    江楚殊见她在思索什么,也不追问,道:“你不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吗,这几天刚好让你好好想一想,你休息吧,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就行了。”

    乐烟儿点头,江楚殊便离开了病房。

    李明渊还在车上等他,看到他上车,问道:“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毕竟乐烟儿晕倒是因为那方面的事情,没必要和李明渊多说。

    李明渊也没多问:“行吧,没事就行。”

    “对了,我跟她说我是她未婚夫,你可别说漏了啊。”

    李明渊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卧槽,你小子疯了吧,这种话都敢说,你不怕她知道真相以后打死你啊。”

    “知道真相的事,就以后再说呗……别瞪了,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开车!”

    李明渊骂骂咧咧地开了车。

    江楚殊在车发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医院,勾起一抹笑来。

    没事,日子还长着呢。

    ……

    乐烟儿休息了一会,便打车先回了酒店。

    问过谷元明以后,发现这几天确实没有她的戏,她便准备回家去休息几天。

    但是时间已经晚了,她让夜廷琛第二天早上再派人来接她。

    夜廷琛考虑到这么晚了坐车怕她休息不好,同意了。

    对于今天痛经晕倒的事情,乐烟儿觉得实在是太丢人了,一句话都没提。

    不过出乎乐烟儿意料的是,第二天早上来接她的,居然是严老。

    要知道严老虽然像个随从一般跟着夜廷琛,但是他的地位其实是很高的,从小看着夜廷琛长大,是他的贴身管家,就连夜廷琛本人都要让他三分。

    夜廷琛的司机都有好几个,怎么会让严老亲自来接她呢?

    严老仍然是恭谨沉稳的样子,待她客气周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便索性等着严老自己开口,反正如果真的有事的话,严老会自己考虑怎么告诉她。

    果然,车行驶到中途的时候,原本在和乐烟儿闲聊的严老,忽然话锋一转,问道:“下个月二十号就是少爷的生日,不知道少夫人有什么打算?”

    “他生日?我怎么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乐烟儿惊愕。

    严老微微叹了口气:“这些话原本不应该由我来说的,但是按照少爷的性格,肯定不会主动告诉少夫人,所以,只能我来开这个口了。”

    乐烟儿觉得严老可能要说很重要的事情,神情也不由得严肃起来,郑重道:“严老,您说吧。”

    “少夫人,早年的时候少爷和夫人有些不合,所以对生日也一向避讳。但是那些事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少爷自从遇到了少夫人,性格改变了不少,我想着今年能不能高高兴兴的办个生日,能让夫人和少爷借此缓和一下关系。”

    “缓和关系?他和他母亲怎么了?”乐烟儿一脸疑惑地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