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78章 让我好好抱抱你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进来的人正是夜廷琛。

    没想到夜廷琛突然走进病房,乐烟儿呼吸一滞,剩下的话都咽了回去,喃喃地念了一句:“夜廷琛……”

    听到她叫他的名字,夜廷琛也愣住了,显然没有做好乐烟儿已经醒来的准备。

    夜廷琛愣神片刻以后,立刻三两步走到床前,伸手按了床头的紧急呼叫铃。

    他深知来不及责怪严老为什么不及时通知他,就抓住乐烟儿的胳膊,上下左右仔细看了一遍,眼中满满的全是焦灼,连平时沉着冷静的声音,也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还难受吗?头晕吗?身体哪里不舒服?肚子痛吗?腿有没有受伤?”

    乐烟儿被他晃得头晕目眩,本来就是刚刚醒,体力有限,再被他这么一折腾,顿时头昏眼花找不到北。

    “我……我没事啦……”

    话音未落,就毫无征兆地被夜廷琛抱进怀里。

    大手一揽,直接将乐烟儿扣在了他的怀中,霸道的气息倒是一如既往,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瞬间打乱她所有的呼吸。

    夜廷琛什么话都没说,就是这么紧紧地抱着她,仿佛害怕她会消失一般。

    乐烟儿伏在他的胸前,能够听到他心跳狂乱不安的节奏。

    夜廷琛……他在害怕吗?

    乐烟儿忍不住开口道:“夜廷琛,你怎么了?”

    “不要说话,让我好好抱抱你。”夜廷琛说着,将她抱得更紧。

    他像个孩子一样贪念她身上的每一寸气息,第一次觉得她的怀抱是那么的令人心安。

    她昏迷不醒的每一秒钟,他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

    即使医生一再地跟他保证,乐烟儿的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他还是放心不下,甚至连公司都没有心情去。

    几个亿的合同搁置不前,他也不在乎。

    她醒了就好,她安然无恙就好。

    没过多久,刚才夜廷琛按铃叫来的医护人员就赶到了,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一时间都有些尴尬,不敢上前。

    夜廷琛听到脚步声,这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乐烟儿。

    他的神情又恢复冷漠,平淡地扫了医护人员一眼,其中的威压却丝毫不减:“还不快来给她检查一下。”

    医生被他看得心中一凛,暗暗叫苦不迭,赶紧走了过来。

    根据医生的检查结果,乐烟儿的身体没有大碍,之前因为中暑而短暂性休克,现在已经好了,只是因为受到太大的心理打击,需要静养几天,加上昏迷了一天一夜,最好吊两瓶葡萄糖。

    夜廷琛准许了,护士便拿来针剂和吊瓶,医生伸手接过,亲自给乐烟儿打针。

    医生刚给她擦上碘伏准备下针,就听到夜廷琛阴恻恻的声音:“如果把她弄疼了,后果自负。”

    医生真是欲哭无泪。

    打针怎么有不疼的呢?

    可是他一句话都不敢反驳,这可是l.n.的总裁,l.n.的业务遍布各行各业,就连他们医院都有股份,他一个不满意,自己就不用在a市混了。

    原本就心惊胆战的医生,听到夜廷琛的话更是欲哭无泪,抓着针的手不住颤抖。

    夜廷琛见了,眉头狠狠地蹙起。

    手都抖成这样,怎么打针?这个医院的医生都这么没用吗?

    “你……”

    夜廷琛眉宇紧锁,正要发作,但乐烟儿却抢先一步开了口:“医生,你别听他瞎说,我皮糙肉厚不怕疼。”

    “我……我……”

    碍于旁边夜廷琛的威压,医生“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乐烟儿温和一笑,道:“没事,你打吧。”

    医生咬咬牙,对准她的手背就扎了进去。

    没扎到血管。

    夜廷琛当下就要发怒了!

    还好乐烟儿眼疾手快,伸出没打针的那只手,拉住了夜廷琛的大手。

    夜廷琛感受着手上温柔的触感,还是安静了下来。

    虽然没有听到预料中的训斥,但是背后那充满冷意的目光却也让人遍体生寒。

    医生的额头上出了一层冷汗,却连抬手擦一下的勇气都没有,他做了二十年手术,还是第一次觉得压力这么大。

    但是再怎么样,针还是要打的,医生心一横,稳住心神又戳了一针,这次总算是扎对了。

    乐烟儿看到医生脸上喜形于色的表情,丝毫不怀疑,如果夜廷琛不在这里,只怕医生要欢呼起来了。

    打完针,医生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带着护士离开了。

    严老也十分识趣,跟在后面一起走出了病房,还善解人意地关上了门。

    病房内一时间只剩下他们两个,气氛微微有些压抑,因为在昏迷前,两人还吵得那么厉害,现在谁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乐烟儿迟疑了一下,揉了揉肚子,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夜廷琛,我……有点饿了。”

    闻言,夜廷琛立刻走到一旁,拿出一个保温桶来,“这是早上刚熬好的粥,还是热的,你尝尝。”

    乐烟儿有些疑惑:“怎么会准备好这个?”

    “昨天也准备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醒来,怕你会饿。”

    一瞬间,乐烟儿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流,想起刚才严老跟她说的话,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乐烟儿的手在打针不方便,夜廷琛便帮她将病床上的餐饮板架好,将保温桶放上去。

    夜廷琛在动作的时候,乐烟儿敏锐地发现他左手的手心竟然包裹着一层纱布,上面还有隐约的血丝渗出。

    乐烟儿吓了一跳,连忙抓住他的手,却也不敢用力,急急地问道:“你的手怎么了?你受伤了?”

    这是那天夜安珏用匕首刺他的时候,他伸手去抓刀刃,割破的伤口。

    夜廷琛不想让她担心,淡淡地抽回手,“不小心划到了而已,没事。这里有粥和点心,如果你想吃别的,我再去给你做。”

    “这些都是你做的?”乐烟儿有些惊讶。

    原来她昏迷的时候,夜廷琛也这样牵挂着她吗?

    乐烟儿心中有些感动。

    夜廷琛轻轻点头:“担心外面买的不合口味,我干脆就自己给你做了,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