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76章 是我害了她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白敬辰放心不下,一直都守在医院的病房门口,即使手下的人多次劝他回去,说他们会守着,他还是放心不下。

    其实他现在担心的根本就不是里面昏迷的乐烟儿,而是刚才神色可怕的夜廷琛。

    他害怕夜廷琛在冲动之下,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

    说来也是可笑,一贯沉着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夜廷琛,居然也会有一天被形容成“冲动”。

    白敬辰心中惴惴不安,打夜廷琛的电话已经关机,严老也不接电话,他联系不上夜廷琛的人,就只能在这里守着,因为无论如何,夜廷琛肯定会回来看乐烟儿的。

    不知道等了多久,走廊的尽头渐渐有脚步声传来。

    白敬辰连忙抬头望过去,就看到浑身湿漉漉,甚至还带着血的夜廷琛,带着陈落和严老向病房走过来。

    夜廷琛的左手有些无力地垂着,可以看到鲜血和着雨水,顺着他的手指滴到地面上。

    白敬辰瞬间站了起来,看到夜廷琛这副样子,简直头皮发麻。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搞成这样……”

    他话还没问完,夜廷琛已经冲进了病房。

    “大哥……”

    白敬辰刚准备追进去问,却被严老一把拦住。

    “严老,到底是怎么回事?”白敬辰连忙问道。

    严老温声道:“少爷现在需要静一静,白少先在外面等一下吧。”

    严老从小看着夜廷琛长大,人人都知道他对夜廷琛来说绝对不止是一个随从,说是陪伴他的长辈也不为过,他最了解夜廷琛,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自然对他唯命是从。

    白敬辰点点头,顺从地留在了病房外。

    严老转身进了病房,反身将门关上了。

    病房里,夜廷琛站在离病床一段距离的地方,一动不动。

    “严老,我是不是做错了?”

    听到严老走过来的声音,夜廷琛涩声道。

    严老的脸上露出慈祥的微笑,问道:“少爷是后悔今天差点把二少推下楼吗?”

    严老明知故问,他心里很清楚夜廷琛指的是什么。

    夜廷琛就站在离病床不远的地方,看着床上那个脸色苍白的人,血肉模糊的手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想举起来,却最终还是放下了。

    他的手脏了,不配碰她。

    “是不是我,害了她……”

    杀伐决断的夜廷琛,第一次有这么不确定的态度。

    因为如果不是他,乐烟儿根本就不会牵扯进夜家的这些事来,她可以过着自己简单的日子,拍她喜欢的戏,即使生活略微拮据一点,但是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嫁给了他,他却没能保护好她,让她一次次地陷入危险之中。

    “少爷,这个问题,我认为只有少夫人能给出答案。”

    夜廷琛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你知道吗,她昨天说要跟我离婚,最可怕的是,我发现我根本就没有理由把她留下来,我能带给她的,只有无尽的危险。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问题,所以我逃避了,试图用公务来麻痹自己,却没想到正是因为我的疏忽,让她差点……”

    夜廷琛说不下去了。

    只要一想到,白敬辰晚到半步会发生什么事,他就快要疯了。

    可是他居然没有办法保证,乐烟儿在未来的生活中不会再陷入这种境地,他觉得自己无能。

    所以他今天才会真正地对夜安珏动杀心,如果是他自己,哪怕再和夜安珏斗上十年他也不怕,但是乐烟儿不行啊,她那么柔弱,那么美好,就像一朵白茶花,怎么能禁得起风雨的摧残。

    严老看着夜廷琛现在神伤的样子,第一次觉得,其实少爷在感情中,也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会有的那些不安与焦灼,他也逃不掉。

    他以前一直担心少爷没有常人的情感,太过冷漠,到了这一刻,他有些欣慰,却也有些心疼。

    “少爷,你放下孟小姐的事情了吗?”

    夜廷琛果断地说:“我早就已经对孟依白没有任何感情了。”

    严老点头:“是,我知道,你十年来一直寻找孟小姐的踪迹,其实是因为责任。但是我却认为,你并没有真正地将这件事放下,你把孟小姐的死归因在自己的身上,所以看到少夫人受伤,会勾起你当年的记忆,所以你才会更加自责。”

    这份自责,是双倍的。

    这种自责甚至会摧毁一个人的自信,让他觉得,自己一直都没办法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是不是不配拥有爱情。

    听到严老的话,夜廷琛薄唇微抿。

    当年的事情,对他确实是沉重的打击。

    心理医生曾经说过,他厌女的心理障碍,就是因为他太过严重的责任心,使得他的内心抗拒去接受这种太过美好也太过脆弱的东西。

    孟依白的死,在某种程度上加重了他的心理障碍,使得他这十年来对任何女人的碰触都接受不了。

    而对乐烟儿,爱胜过了心疾。

    “她……还会原谅我吗?”夜廷琛第一次觉得,说出一句话这么艰难。

    严老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少爷,孟小姐当年的事情,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毕竟那时候你也只有17岁。但是对于少夫人,你能做的还有很多,与其在这里猜测,不如等少夫人醒来,你亲自问一问她。”

    良久,夜廷琛才点了点头。

    严老看到夜廷琛左手的位置,滴下的血已经形成了一小滩血迹,不由得有些心惊。

    “少爷,先包扎一下伤口吧,病房里的血腥味,会影响少夫人的休息。”

    严老知道,夜廷琛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守在乐烟儿的身边,如果不以乐烟儿为借口,他是不会离开的。

    果然,一听到会影响乐烟儿,夜廷琛立刻点头,转身走出了病房。

    这一刻,他不是夜家的继承人,也不是l.n.帝国集团的总裁,更不是e国唯一外姓公爵,他只是一个心系妻子的男人而已。

    而病房外面,夜廷琛的私人医生早就已经候着了,夜廷琛一出来,他立刻迎了上去,给夜廷琛处理伤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