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75章 不死不休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安珏丝毫不挣扎了,夜廷琛以为他重伤无力抵抗,放松了警惕。

    就在这个时候,夜安珏就去匕首,毫不犹豫地次了上去!

    噗——

    锋利的匕首刺入血肉,连一丝声音都没有发出,鲜血便喷薄了出来。

    匕首深深地没入了夜廷琛的左手手臂,但夜廷琛却仿佛没有知觉一般,拳头只是稍微停滞了一下,便立刻再次挥了下来。

    夜安珏抽出匕首,扬起一抹嗜血的微笑,这一次,对准了夜廷琛的胸口,狠狠地扎过去!

    夜廷琛伸出手握住匕首,止住了夜安珏的攻势。

    锋利的刀刃割开夜廷琛的手掌,鲜血瞬间涌出,一滴滴落在夜安珏的脸上。

    夜安珏爆发出歇斯底里的恐怖笑声,在这雨天里显得十分可怕。

    “夜廷琛!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啊!哈哈哈哈哈——”

    粘稠的血液糊住了夜安珏的眼睛,他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情景了,只是疯狂地叫嚣着。

    下一秒他被提起,被夜廷琛狠狠地抵在护栏上,那匕首也应声而落,掉在地上,发出铮鸣声。

    夜廷琛不顾血流不止的手掌,狠狠地拽起夜安珏的衣领,声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杀意毫不掩饰。

    “我警告过你,别碰她!你不想活了!”

    雨水冲刷掉了夜安珏脸上的血,他吃力地睁开眼睛,看到夜廷琛寒彻的眼眸,眼神如刀,凌迟在他的脸上。

    脸上被夜廷琛打过的每一块骨头,都疼痛难忍,夜安珏居然还露出一个笑容来。

    “那你就杀了我啊,你明知道,我们两个人不死不休,只要我不死,就会不停地伤害你在乎的人,直到——把你击垮为止!”

    夜廷琛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黑眸里爆发出骇人的怒火,即使外面瓢泼的大雨,也无法浇熄。

    “夜安珏,这是我们男人的战争,你却总是将我的女人牵扯进来,你找死!”

    这一次,夜廷琛真的动了杀心。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以为他和夜安珏只是利益斗争,甚至当年孟依白的事情,他都可以认识是夜安珏年幼不懂事,太过偏激。

    但是夜安珏现在已经在长年累月的算计和陷害中彻底失去了自我,他的思想实在是太过可怕了。

    孟依白的事情,是他有生之年最失败的一件事,经历一次就够了,他绝对不能容忍乐烟儿也遭受这样的危险!

    那么不如,就让一切在今天了结。

    夜安珏笑得浑身抽搐:“哈哈哈哈哈——夜廷琛,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天真,我们的斗争,从我们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乐烟儿选择嫁给你,你以为她能逃得掉吗!你以为结婚就能保护她吗?你做梦!只要我一天不死,就会不择手段地去打败你!即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在所不惜!”

    付出生命……

    夜安珏宣誓似的呐喊在雨幕中回荡,伴着雨水滴滴答答的声音,显得竟然有几分悲壮。

    夜廷琛猛地伸出鲜血淋漓的手,毫不留情地掐住了夜安珏的脖子。

    夜安珏感觉到了夜廷琛的动作,竟然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些窃喜,这一刻,他已经等待得太久了。

    杀了他吧,终结了这一切,让他再也不用在命运中苦苦挣扎。

    夜安珏甚至主动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人影飞快地冲了进来,抓住夜廷琛的手,激动地道:“总裁,千万不要冲动啊!如果二少死了,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竟然是陈落。

    “滚!”

    夜廷琛的声音冷如寒刃,看都不看陈落一眼,掐住夜安珏脖子的手还在用力。

    夜安珏的身子压在刚才管家摔下去的栏杆上,身体摇摇欲坠。

    他在快要窒息的痛苦中模糊地想,这是不是就是报应?

    陈落快急死了,又不敢跟夜廷琛动手,站在一旁夹头拉呢,眼看着夜安珏不是摔到楼下,就是要被夜廷琛给掐死了。

    就在这时,因为年纪大了,走路没有陈落快的严老才走进阳台,郑重地说道:“少爷,自相残杀是家族大忌,如果今天二少在这里受了伤,甚至丢了性命的话,家族会剥夺你的一切权利,到时候,还有谁能保护少夫人?”

    一句话,成功地止住了夜廷琛的动作,手上的力道也放松了。

    夜安珏原本已经快要窒息了,现在忽然呼吸到大口的新鲜空气,但他却并不高兴,反而着急地叫道:“夜廷琛!你这个胆小鬼,真他妈怂!有本事就动手,不管我死没死,我都可以保证,家族里那群老家伙绝对不会找你的麻烦……”

    但是,严老刚才的那句话已经说到了夜廷琛的心里,夜廷琛慢慢地收回了力道。

    陈落早就已经看到夜廷琛身上的伤,连忙给夜廷琛的私人医生打了电话。

    夜安珏看到他们一行人已经准备离开,还没站稳就对着夜廷琛的背影咆哮道:“夜廷琛!你知道你今天的懦弱会带来什么后果吗?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乐烟儿的!”

    但是,夜廷琛仿佛没有听见一般,头也不回地离去。

    夜廷琛身上已经被雨水淋透,狰狞的伤口也显得格外骇人,但是他的背脊却依然挺拔,有着不容抗拒的威严。

    夜安珏怒上心头,捡起地上的匕首,就朝着夜廷琛冲了过去,刀刃直直地对着夜廷琛的背心。

    但他还没靠近,陈落就已经反应过来,一脚踹上了夜安珏握着刀的手。

    夜安珏浑身是伤,早就已经脱力了,陈落没费多大的力气,就将夜安珏踹到在地。

    看到夜安珏还挣扎着想起身,陈落干脆将他按在地上,等夜廷琛和严老的身影已经彻底消失,才松了口气。

    夜廷琛从始至终都没有回头。

    看着地上仍不死心的夜安珏,陈落忍不住开口道:“二少,家族的惩罚那么重,如果今天总裁伤了你,那么无论如何,家族都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这就是你的算盘吧?所以,你才会一再地挑衅他。”

    夜安珏仿佛听不到陈落说话一般,不甘心地在地上扭动,想要逃出陈落的钳制,但是最终都是无用功而已。

    陈落看着满身是伤的夜安珏,终究叹了口气,道:“二少,你还是好自为之吧。”

    说完,他也紫钻神离开。

    别墅外面隐隐可以听见汽车发动的声音,这意味着,夜廷琛真的走了。

    夜安珏的眼睛瞪得极大,眼中全是猩红的血丝,燃烧着仇恨的光芒。

    被泥土染脏的手缓缓握紧,指甲狠狠地嵌进手心里,他好像感觉不到疼一样。

    夜廷琛,这是你逼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