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69章 出事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安珏咧嘴一笑,笑容像个不谙世事的大孩子,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堪称恶毒。

    “不相信我又能怎么样?指望你的老公来救你吗?昨天夜里我可是眼看着他半夜留下你一个人在别墅,然后扬长而去的,恕我直言,这样一个男人,你觉得他还会管你吗?”

    乐烟儿愕然,没想到连皇廷别墅的动向都被他监控了。

    夜安珏似乎是被乐烟儿这个表情取悦了,好看的狐狸眼微微眯起,漏出几许狡黠的眸光,显得有些灼热。

    “你不如和他离婚,跟我在一起吧,我会对你很好的,比夜廷琛对你还要好,他能给你的,我全都能给你。”

    乐烟儿移开眼睛,漠然地直视前方:“你别做梦了,就算我不和夜廷琛在一起,也绝对不会和你在一起。”

    “为什么?我到底有什么比不上他?”

    “你这个人实在是太卑鄙了,正面斗争赢不了夜廷琛,就总是使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伤害他身边的人,我看不起你!”

    夜安珏居然一脸坦然地承认了:“你说得对,我就是这样一个卑鄙的人,我早就告诉过你,夜家二少不是什么好人,只是你没有往心里去罢了。”

    他还有脸说,当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难道不是他化身安珏隐藏在她身边的时候吗?

    那时她那么相信他,他还是毫不留情地骗了她,这个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德可言。

    乐烟儿咬着牙,扭过头不想理会他。

    “但是我也不是什么人都动的,比如乔安娜那个蠢货,还有杜鸿雪那个废物,我都没有放在眼里,我真正感兴趣的,就只有夜廷琛喜欢的女人,比如……你!”

    夜安珏说着,脸忽然凑近,吓了乐烟儿一跳,连忙向后缩了下身子,连腿都抬起来了,分明是一副防备的姿势。

    车厢里位置狭小,她的后背已经抵到车门了。

    “你干什么?别离我这么近!”乐烟儿皱着眉头,警惕地看着夜安珏。

    他的气息逼近,像罂粟一样,带着特殊的诱惑。

    夜安珏勾唇一笑,忽然朝乐烟儿伸出了手。

    乐烟儿心头一凛,刚要举起手去推拒,夜安珏却避开了她的身子,抓起她身后的安全带, 帮她扣上。

    原来是系安全带。

    乐烟儿稍稍松了口气,可是一口气还没吐完,夜安珏的脸又再次靠近,甚至比刚才更近,离她的脸只有几公分,说话的时候,炙热的呼吸都喷在她的脸颊上。

    “看你刚才吓得面色惨白,像只小兔子一样,还真是有意思,有种让人想要摧毁的美,你说,夜廷琛看中的也是这一点吗?”

    被一个男人这样靠近,乐烟儿的脸忍不住有些红,她恼羞成怒地将夜安珏推开:“你……滚开!离我远点!”

    她的样子惹得夜安珏哈哈大笑,似乎心情好到了极点,脚一踩发动了油门,跑车呼啸而过。

    “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去海边转转吧!”

    此时,某五星酒店里。

    白敬辰和余珊珊嘴也斗了架也打了,白大少正准备提枪上阵,将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好好整治一番,却忽然接到了密探的紧急电话。

    “白少,出事了,今天夜安珏到星辉娱乐,直接将aa带走了。现在我们正在追踪夜安珏车上的gps,密切关注他的方向。”

    “什么?!”

    得到这个消息,白敬辰脸色一变,哪里还有风花雪月的心思,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就开始穿衣服。

    自从上次夜廷琛交待了让他们帮忙保护乐烟儿,他的人和欧延西的人便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密切关注着乐烟儿的动向,一有问题就立刻向他汇报。

    就这样,居然还产生了纰漏。

    余珊珊已经被他撩拨的身子像是燃烧了一把火,但是灭火的人却下床了。

    “你要去哪?”余珊珊问道。

    她已经恢复理智,为自己不堪一击的身子感到羞恼,连忙把衣服披上急急的问道。

    见他骤然抽身,她心里竟然升起了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知道是来自身体,还是内心深处。

    “乐烟儿出事了,我得出去一趟,你先回去,晚上我去接你。”

    说着,白敬辰动作自然地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

    做完这个动作,他自己也有些惊讶,以前自己睡过无数的女人,也算是阅女无数了,从来都没有对一个女人产生过怜惜之情,他这是怎么了?

    他微微发怔的时间里,余珊珊已经变了脸色。

    “烟儿出事了?她怎么了?”

    白敬辰安抚道:“没什么,我去处理就好了,你先回杂志社去。”

    “我不回去。”余珊珊抓住白敬辰的衣服,坚持道,“我也要去!”

    他丢下一句乐烟儿出事了就要走,她怎么放得下心来。

    白敬辰只犹豫了一下,便立刻点头:“好,我们得快点。”

    两人上了车,白敬辰直接在市区了飙起车来,连闯几个红灯,车上的超速警报响个不停,他也不管。

    白敬辰面色凝重,余珊珊习惯了他玩世不恭的样子,这样的表情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觉得有些揪心。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很严重吗?”

    “夜家二少把乐烟儿带走了。”

    余珊珊想起来,这个人乐烟儿似乎和她说过一言半语,但是并不详细。

    “夜家二少?就是夜少的弟弟?”

    “对,他也是夜廷琛最大的竞争对手。”

    余珊珊的心里咯噔了一下,连忙问道:“他为什么要带走烟儿,难道烟儿招惹到他了?”

    “因为她是夜廷琛的女人,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余珊珊心里还保留一丝侥幸,问:“但是他毕竟是夜少的弟弟,算起来,烟儿还是他的大嫂,他应该不会把烟儿怎么样吧?”

    正在开着车的白敬辰,面色骤然冷了下来,他的眼中燃烧着杀人的怒气。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他十年前对孟依白做了什么!”

    “他……做了什么?”余珊珊的声音不自觉地带上了几分紧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