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66章 谈离婚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的眼睛狠狠地眯起来,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你说什么?”

    “夜廷琛,我不想再陪你玩下去了,也许我和你们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所以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融入进去。”乐烟儿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每一次喘息都生生的疼,“也许我们的婚姻就是一个错误,夜廷琛,如果你没有办法忘掉你以前的女朋友,那么我们还是离婚吧!”

    夜廷琛身上散发着可怕的气场,冷得如同暴雪将至。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狠狠地攥住乐烟儿的手腕,将她拉进了大厅隔壁的一个房间里,然后甩上了门。

    乐烟儿想挣扎,却发现夜廷琛从来没有使过这么大的力气攥着她,她根本挣脱不开。

    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安静得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

    夜廷琛的寒眸危险地眯起,一字一顿地质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离婚!听到了吗,离婚!”乐烟儿用尽全身力气嘶吼出来,破音的那一瞬,眼泪也不受控制的落下,划过两道泪痕。

    乐烟儿话音刚落,夜廷琛的吻便霸道炙热地落下,她的气息全部打乱,硬生生的融入了独属于他的味道。

    她只是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用力的挣扎着。

    但是他的怀抱犹如铜墙铁壁,自己根本挣不来。

    她心里委屈的又气又急,最后迫不得已闭上眼睛狠狠地咬在了那滚烫的舌头上面。

    一瞬间,鲜血独有的铁锈味灌满口腔,她能感受到那舌头不堪忍受疼痛的蜷缩了一下,她以为他会立刻离开,没想到他竟然只是停滞了一瞬,然后就继续汲取她的美好。

    这个吻……仿佛倾注了他所有的感情,带着侵略的气息,狠狠地占有着她。

    她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不敢去看,但是眼泪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流下。

    夜廷琛吻了许久才松开了她的身子,看着她微微红肿的嘴唇,眼底划过怜惜。

    她脸颊上还有未落下的泪,一时间让夜廷琛的眼中情绪变得复杂,深深地凝睇着那张失去血色的小脸,心中狠狠地刺痛了一下。

    看到她难过,他的心……快要窒息了。

    “跟我回家。”

    乐烟儿的误解没有解决,什么宴会他都已经没有心情参加了。

    乐烟儿霍然睁开眼,倔强地看着夜廷琛:“我不想回去。”

    她现在心中一片乱麻,根本就没有做好准备和夜廷琛单独相处。

    夜廷琛放柔了动作,直接将她打横抱起,乐烟儿吓了一跳,刚想挣扎,没想到简越凉薄的声音冷厉传来。

    “我有无数种方法带你回去,你要试试吗?”

    呵,是啊,他是谁,l.n.的总裁,在a市翻手为云覆手雨,怎么会将她这样一个小明星看在眼里。

    从一开始,他们的关系就不对等。

    乐烟儿露出一抹嘲讽的笑,不知是在讽刺夜廷琛,还是在讽刺以前那个天真愚蠢的自己。

    她陷入死一般的平静,一口气提在喉咙里始终压不下去,她继续闭上眼睛,不去看那张精致绝伦的俊容,也不去感受他的气息,像是受伤的乌龟一样,紧紧的蜷缩着,甚至关闭身上的感官。

    夜廷琛心痛难抑,唇线抿得极紧,抱着她上了车。

    两人一路无话,回到了皇廷别墅。

    夜廷琛直接将乐烟儿抱回了房间,放在床上。

    乐烟儿始终闭着眼睛,像是一种无言的抗议。

    夜廷琛看着她,心中升起一种无奈,第一次不知道该怎样对待一个人,因为太过珍惜,所以好像在怎么做都不对。

    他抿了抿唇,凝视她的小脸许久,才开口道:“我等会再来找你,我们好好谈一谈。”

    随即,她听到了关门的声音,她才鼓起勇气睁开了眼。

    平时明亮灵动的眸子,此刻已经失去了神采。

    乐烟儿将脸上的妆容卸干净,然后脱下华贵的礼服,洗了个澡,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些恍如隔世。

    下午的时候,她还是盛装打扮,满心雀跃的夜太太,但是晚上回来,却又变回了那个一文不名的乐烟儿。

    她回想起这段时间奢侈的生活,是她以前连想都不敢想的,如同一场梦境。

    她就像是误入仙境的爱丽丝,经历了那些不属于她的世界的东西,现在,应该回到现实了。

    乐烟儿轻叹一声,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她决定离婚了。

    她没有勇气去和他好好谈谈,也不想知道他曾经和别的女人有着怎样的故事,这几个月的回忆很美好,但是,这都是不属于她的。

    如果说夜廷琛的心中还惦记着别的女人的话,那么这份感情,她宁愿不要。

    这就是乐烟儿的骄傲。

    乐烟儿出了卧室,打算自己主动,主动权在自己手里,她最后走的时候也能骄傲一点。

    书房的门虚掩着,夜廷琛正在里面。

    她正要上前敲门,没想到却听到简越打电话的声音,甚至提到了“杜鸿雪”,她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手悬在半空,动作倒显得有些可笑。

    “以后你就照顾在杜小姐的身边,寸步不离,确保她的安全。”

    即使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听到这残酷现实的那一刻,她的心还是痛得快要裂开了。

    杜鸿雪还只是和孟依白长得有几分相像,还不是孟依白本人呢,他都如此在乎,如果孟依白没有死,他的心中哪里还会有她乐烟儿的位置?

    即使她死了,和一个死人竞争,她永远都不会有胜算。

    她深吸一口气,不断地告诉自己应该死心了。

    她收拾了心情,正准备继续敲门,没想到门却从里面打开,正欲出门的夜廷琛和她迎面撞上。

    气氛瞬间凝固。

    “我不是故意要偷听你打电话的,我有些事要跟你谈。”乐烟儿率先开口。

    夜廷琛的脸上一派平静,眼神也深邃的可怕,让人一时间读不清里面的情绪。

    他微微侧了身,示意她可以进去。

    乐烟儿走进书房,便听到夜廷琛问话。

    “你要谈什么?”

    乐烟儿深吸一口气,果断地说:“谈离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