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65章 我不要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灼灼的看着他,一字一顿寒彻的说道:“夜安珏,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夜安珏狡猾地一笑,笑容中充满了恶意:“可是你心痛的眼神却不是这样告诉我的哦。”

    他这么一语中的,戳中了她心里最痛的地方。

    乐烟儿强压住心头的酸涩和疼痛,声音微颤地道:“这是我和夜廷琛两个人的事情,不劳你费心。”

    “你如果能处理好,我当然也很开心,不过呢,我也想告诉你,世界上不是只有夜廷琛一个男人,如果你觉得和他过不下去的话,不妨考虑考虑我,毕竟夜廷琛能够给你的,我也能给你!”

    乐烟儿错愕地看着夜安珏。

    他这算是什么意思?

    在商场上和夜廷琛争斗还不够,连夜廷琛的女人都要抢吗?

    良久,乐烟儿讽刺地轻笑了一下:“夜安珏,你还真是下作,为了和夜廷琛争斗,居然连女人都不放过。”

    即使被乐烟儿骂了,夜安珏脸上戏谑的笑意却丝毫都没有收敛。

    “他是我命中注定的敌人,你出现在他的身边,便会成为我们争斗的砝码,这一点,你早就应该有所觉悟了。”

    “所以,你只要能赢,即使手段不光彩你也无所谓?”

    夜安珏的步伐微微一顿,连带着乐烟儿的身子也是一颤。

    四目交汇,乐烟儿竟然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抹落寞,即便很快消失,快到乐烟儿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没错,只要能赢他,我什么都无所谓!说句实话,无论是你还是杜鸿雪,在我的眼中,都不过是棋子罢了。”

    夜安珏笑嘻嘻的说道,露出一口白牙。

    乐烟儿抿住嘴唇,移开了目光,不想再和眼前的这个疯子交谈下去。

    这绝对是她有史以来最认真的一次跳舞,目不转睛,耳朵也自动屏蔽了外来的声音,不管周围的人是怎么讨论她这个被冷落的总裁夫人,也不去看夜廷琛和杜鸿雪舞动的身影。

    就在她失神的时候,听到夜安珏带着笑意的声音:“你要是难受,我可以把肩膀借给你靠一靠,虽然我也很讨厌女人,但是你这个女人倒还有几分意思。”

    乐烟儿咬住唇瓣,现在,就连夜安珏都来奚落她了吗?

    她脸上的落寞太过明显,夜安珏看到她的表情,一贯如同面具一般的笑容居然寸寸收敛了回去。

    他笑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难过,他心里居然会觉得不忍。

    心没由来的抽搐了一下,疼得他竟然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句话脱口而出。

    “我不会再伤害你,你放心。”

    但是乐烟儿并不能理解这句话对他来说有多么难得,只是处变不惊地说:“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隐约差不多到了高.潮,在华尔兹最精华的部分,男女挽手旋转,如果有人想换舞伴的话,也可以在这个时候交换。

    乐烟儿随着音乐旋转,正想搭在夜安珏手上的时候,没想到身后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猝不及防的将她拉入了另一个怀抱。

    明明……那样熟悉的气息,但是现在却觉得十分陌生。

    她不用抬头,也能知道这怀抱的主人是谁。

    夜廷琛。

    乐烟儿没有挣扎,是因为不想别人来看自己的笑话。

    乐烟儿面无表情,就好像没有换舞伴一样,跟着音乐,随夜廷琛的脚步舞动,只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看他一眼。

    夜廷琛心中一痛,正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听到她清冷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你还是不打算将杜鸿雪的事情告诉我吗?”

    夜廷琛的身子微微一颤,眸光骤深,眼波翻涌。

    他抿了抿薄唇,好几次微微颤动想要分开,但是最终还是抿成了一条冷线,没有开腔。

    乐烟儿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回答,她不甘心的抬眸,就对上了夜廷琛那漆黑的凤眸,里面灼热滚烫的眸光像是烙铁一般的印在自己身上,让她浑身疼的厉害。

    她似乎问到了什么忌讳的事情,他的表情竟然那么的犹豫不决。

    刚才夜安珏说夜廷琛的未婚妻曾经给怀过他的孩子,她下意识认为夜安珏在撒谎,可是现在夜廷琛的反应让她产生了动摇。

    他们曾经……究竟发生过什么?

    夜廷琛不语,乐烟儿却好像要把心中的委屈宣泄出来一半,不住地追问。

    “你为什么要把笛奥的代言给她?为什么要买下她的合约?为什么要护着她?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解释,就这么难吗?”

    夜廷琛看着她苍白如纸的小脸,那唇瓣更是煞白的可怕,没有一点血色,颜色近乎透明。

    她眼神里没有光,却满满都是隐忍的伤痛和倔强,她今天遭受的打击太大,已经快要濒临崩溃的边缘,但是她还在强撑着,倔强的追问自己,询问那件事的过去。

    他不是不愿意告诉她,而是那件事太过残忍,他真的不想吓到她。

    他希望她能够永远无忧无虑,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任何不美好的东西,他都会为她隔绝下来。

    所以他开不了口。

    最后,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淡地说出一句话:“抱歉,有些话我不能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事,我和杜鸿雪没有任何关系。”

    乐烟儿看出他的为难,嘴上挑起一抹脆弱而又苍白的嗤笑。像是嘲笑夜廷琛,又像是嘲笑自己。

    “我根本不关心你和杜鸿雪怎么样,我关心的是当年的人和事!你让我将这里清理干净,可是你做到了吗?”

    乐烟儿指着自己的心口质问,然后甩开了夜廷琛的手,一步步朝着边缘退去。

    在眼泪快要流下的那一秒,她仓皇转身,用最快的速度朝着打开的后门跑了去。

    她只记得去后花园的路,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快速的逃离。

    但是,她的速度哪里比得过夜廷琛?

    刚跑到门口,就被夜廷琛一把抓住,乐烟儿的脸上终于因为愤怒而变得绯红起来:“如果你不能给我合理的解释,就不要追我!”

    “我已经送她离开了,这件事我会和你解释,现在你和我回去。”

    他仿佛下了很大决心一般,眼底骤然闪过晦涩复杂的神色,是那样深沉,牵连着心脏,那一眼竟然看得她心疼了起来。

    但是乐烟儿却一寸寸地将手从他的手中抽离了出来。

    她一字一顿地说:“我、不、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