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48章 道歉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等轮到乐烟儿试镜的时候,她手中的已经看到了叶心绾第一次侍寝。

    听到工作人员叫她的名字,她放下手中的书,整理了一下仪表,推开试镜室的门走了进去。

    《皇朝挽歌》的导演没来,这次试镜的都是剧组的主创人员,但是在一群男人中,有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女子很扎眼,乐烟儿脑子一闪,想到这估计就是作者盈盈一握了。

    没有让她多想的时间,乐烟儿先站住众人面前鞠躬问好。

    副导演上下扫了她一眼,似乎对她的外形还比较满意,但是也没说什么多余的话,淡淡地道:“试镜的剧本看好了吗?”

    乐烟儿点头:“看好了。”

    “那你就演一下裴映雪入宫前拜别父母那一场,无对戏。”

    无对戏就是要乐烟儿一个人演独角戏,然后想象和她对戏的人的反应,再作出回应。

    这种试镜一旦演不好,就会有很尴尬的效果。

    但是还好乐烟儿早有准备,这么多天揣摩剧本,也不是做表面功夫。

    乐烟儿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后,道:“我准备好了。”

    副导演觉得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面前的乐烟儿气场就变了。

    仿佛一下子就变得温婉柔弱,明明人还是那个人,却多了许多古典的韵味,连眉眼都柔和了起来。

    乐烟儿想象着面前坐着的是她垂垂老矣的双亲,眼圈慢慢地红了起来。

    “女儿不孝,此次入宫,归期难定,无法承欢父母膝下尽孝,还望爹娘以后多多保重,天凉加衣,凉食勿沾,特别是爹爹,若是身体不适,切勿讳疾忌医,让女儿在高墙之内牵挂。”

    然后应该是裴映雪的父母谆谆叮嘱,乐烟儿只能凭借想象,低垂了眼睛,眼泪默默流下。

    许久之后,乐烟儿抬起头,却一抹眼泪,露出了笑容来。

    “爹娘何必如此担忧,女儿要嫁的是举世第一伟丈夫,你们应当替女儿高兴才对,若女儿能在宫中得到恩宠,爹爹在朝堂上也可多一份助力,此乃我裴家之幸啊!”

    明知这一去,祸福难料,生死未卜,但是在临走之前,却只能安抚爹娘,这就是深宫女人的无奈。

    好不容易哄得爹娘暂收愁容,乐烟儿转身离开了父母的房间,准备安歇,等待明天的圣辇。

    却在关上门的那一瞬间,笑容尽收,泪如雨下。

    她转过身,面对着父母的房门,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她双手合十,哽咽道:“诸天神佛在上,善女裴映雪不孝,无法报答父母养育之恩,恳请诸神将我父母所患之病,患于我身;所受之苦,苦于我身。只求他们晚年健康,身心俱安,裴映雪愿终生吃素,以修功德。”

    几分钟的时间,一个即将入宫,内心绝望,但是心思纯良的少女形象,就跃然在众人眼前。

    副导演情不自禁地点了下头,低头看了眼面前的名册,在“乐烟儿”三个字上划了个圈。

    “行了,回去等试镜结果吧,会电话通知你的。”

    后面等待试镜的演员还有很多,乐烟儿也知道时间紧迫,不再耽搁,鞠了个躬便离开了。

    走出试镜室,乐烟儿还是觉得心在怦怦狂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原作者盈盈一握,看她的眼神非常赞赏。

    她心中有种预感,这个角色她有戏。

    但是她也不敢肯定,所以在打电话给杰尼的时候,并没有说得太详细,只说感觉就那样。

    杰尼也没多问。

    他一向都是这样,虽然嘴上快把乐烟儿逼死,总是说不管她不管她了,但失败了也不会怪她,还是会给她留最好的资源。

    和杰尼的通话结束,手机还没来得及放回到包里,突然又响了起来。

    看到那熟悉的号码,她的心头狂跳了起来。

    是林冬陆!

    自从上次之后,他这么久都没有联系过她,她还以为他终于想通了,决定放手和白若梅好好过日子,松了口气。

    可是现在他又打电话找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冬陆上次发疯的样子在她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按掉了电话,觉得不要接比较好。

    没想到林冬陆却丝毫不死心,一个又一个的电话打过来。

    手机铃声疯狂地响着,从她试镜结束到地下停车场的这段距离,完全没有停歇过。

    乐烟儿忍无可忍,终于按了接通。

    “你想干什么?”没等对面开口,乐烟儿就怒气冲冲地质问。

    但是和她猜想的不一样,林冬陆这次出奇的平和,声音和温润如玉般动听。

    “烟儿,是我,我们见一面吧。”

    “我为什么要见你?”乐烟儿一点好气都没有。

    这个人现在在她的心里就是一个危险人物,她一点都不想和她扯上关系。

    林冬陆道:“我想跟你道歉。”

    “道歉?”乐烟儿有些意外,但是声音还是带着警惕和抗拒,“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吗?你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放过我?”

    “烟儿,你误会了,这段时间我和若梅去度了个假,她开导了我,我也想通了很多,是我太偏执了。所以这次回来想要和你道歉,放心吧,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们都有各自的生活,我只是想为那些伤害你的行为给你一个交待,不要让我良心不安,好吗?”

    林冬陆的声音中似乎也带了歉意,有些低落。

    只是乐烟儿看不到的事,那卷长的睫毛下面,骤然闪过一抹深沉诡异的神色。

    乐烟儿心头微颤,倒是没有想到林冬陆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现在还是能记得林冬陆当年阳光俊朗的样子,他们也曾有过很幸福的时候,现在他都要释怀了,难道她还不能放下吗?

    乐烟儿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犹豫片刻,终于下定决心道:“你在哪,我现在过去找你吧。”

    林冬陆报出一个地址,还是上次的那个咖啡厅。

    如果乐烟儿仔细听的话,可以听出林冬陆声音中的颤抖,毕竟他的感情是那样的澎湃,任何伪装都能找到破绽。

    但是这一次,他小心翼翼的控制着情感,生怕再一次吓坏乐烟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