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35章 询问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这些念头在杜鸿雪的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让她忘了回答夜廷琛的话。

    夜廷琛的眉头微微蹙起,想到乐烟儿还在下面等他,他的耐心已经没有那么好了。

    夜廷琛开口催促道:“杜小姐?”

    杜鸿雪如梦初醒般回过神,看到夜廷琛眼中的不耐烦,整个人悚然一惊,这才道:

    “我……我今天在时代广场买东西,偶遇了烟儿,由于她上次帮过我,我们一起吃了个饭,正好她开了车,便送我到酒吧来……但是因为我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有点害怕,所以请烟儿陪我一起进来的……”

    杜鸿雪声音有些颤抖,说得楚楚可怜。

    但是夜廷琛并没有心情去同情她,反而对她话中的细节追究不已。

    “你来之前知道要见熊泰宁吗?”

    杜鸿雪的心中咯噔了一下,不敢轻易回答这个问题。

    夜廷琛看似是问她知不知道来见的是谁,其实隐含的意思是她知不知道会是这样的情况,比如熊泰宁那些肮脏的想法和手段。

    虽然经纪人没有跟她明说,但是,安排一个女艺人单独来见投资人,会发生什么事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不过是抱着一丝的侥幸罢了。

    只是这些话,她是绝对不会如实对夜廷琛说的,她心中对他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绝对不会主动破坏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

    杜鸿雪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无助地摇了摇头:“我不知道,经纪人只说来见几个投资人,我先来她一会就到,也没想到会是这种情况,本来还想着,见投资人是个好机会,也许对烟儿也有好处,所以才叫上她的。”

    几句话,把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夜廷琛微微眯起眼睛,眼中询光微闪,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她的意思是,一切都是意外,她什么都不知道?

    如果夜廷琛有这么单纯好骗,他就不会达到现在这个地位。

    但是看着那张和孟依白几乎有**成像的脸,夜廷琛终究还是不忍逼迫她太紧。

    “我会派人送你回去,你好好休息吧。”

    冷淡地说完这句话,夜廷琛就准备转身离开。

    杜鸿雪却坐起身子,问道:“夜先生,可以给我留一个您的联系方式吗?”

    夜廷琛眉头皱起:“不用了,有什么事联系我的秘书就行了。”

    说完,再也不看杜鸿雪一眼,径直走了。

    杜鸿雪还没到陈落亲自护送她回去的地位,陈落对身后的保镖吩咐了一下,让他们将杜鸿雪安全地送到家,便跟着夜廷琛的脚步走了。

    杜鸿雪望着夜廷琛的背影,有些不甘地咬住了嘴唇。

    为什么,他肯给乐烟儿联系方式,却不肯给她?

    他们究竟有什么关系?

    她一定要弄明白!

    ……

    夜廷琛快步回到了车上,在打开车门的瞬间,乐烟儿瑟缩了一下身子,仿佛被吓到了,见来的人是夜廷琛,才松懈下来,乳燕投林一般扑进夜廷琛的怀里。

    乐烟儿真的是被吓坏了,她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迷恋他的怀抱。

    乐烟儿柔软地娇躯靠在他的怀里,被夜廷琛紧紧地搂着,闻着他身上凛冽淡然的气息,才觉得略略安心下来。

    夜廷琛低下头,看着她因为刚才被灌酒而酡红的脸颊,蹙起眉,严厉道:“以后不准再去这种地方!”

    这种要求简直算得上是**了,但是乐烟儿自己做贼心虚,难得乖巧起来:“好……我知道了……”

    乐烟儿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奇怪的燥热,难道是因为刚才喝了酒吗?可是她酒量没这么差啊。

    就在这时,开车的陈落忽然从后视镜里注意到乐烟儿的脸色,疑惑地问道:“夫人现在觉得很热吗?需不需要我把空调温度调低一点?”

    刚才在昏暗的酒吧包厢里看得还不清楚,现在通过车里的灯光,可以明显看到乐烟儿的脸蛋红有种不正常的潮红,额头上还有一层薄薄的汗,很热的样子。

    乐烟儿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了一声。

    她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这种燥热的感觉,和之前那次被下药的感觉,非常相像!

    这绝对不是正常的喝酒以后的反应。

    她想起最后那瓶酒被拿进来的时候,连瓶盖都没有盖上,心中产生了极不好的预感。

    她十有**是被熊泰宁那个色魔给下药了!

    想到这里,乐烟儿赶紧从夜廷琛的怀里离开,但是在离开他怀抱的那一瞬间,心里竟然会觉得猛地一空,有种痒的感觉。

    但即使难耐,也比她不能控制自己好,她咬咬牙,干脆从夜廷琛的身边挪开,坐到了一旁去。

    两人之间的距离霎时被拉开了。

    夜廷琛察觉到她疏远的动作,立刻皱起眉,反思刚才是不是自己说得太重了,她开始闹脾气。

    但是夜廷琛的心里也一直压抑着怒气,因为刚才看到她受惊了,一直隐忍着没有发泄出来。

    可她呢,自己跑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居然还闹脾气!

    认错态度实在是太差了!

    所以,夜廷琛忍不住冷了脸:“你这是在跟我发火吗?”

    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动作造成这么大的误会,乐烟儿霍然抬起头,但是在目光接触到夜廷琛的俊脸的时候,狠狠地顿了一下,又赶紧低下头,不敢看他。

    天哪,怎么连看着他都会觉得难耐啊!

    乐烟儿将头埋得极低,耷拉着脑袋,道:“不是……我知道错了,并且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觉得我应该做个检讨……我现在……在面壁思过……”

    乐烟儿的声音虚弱无力,还有些颤抖。

    夜廷琛看到她垂头丧气,两只小手纠在一起,一副不安的样子,刚刚冒头的火气瞬间烟消云散。

    夜廷琛第一次有种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感觉,明明是她犯了错,身涉险境,他连会都没开完就赶过来了,内心煎熬得快要发疯,但是见到她了,却打也舍不得骂也舍不得,连一句重话都不忍责备出口,看到她不高兴,还忍不住想去哄她。

    面对乐烟儿,他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心理障碍好了,又染上了别的病,不对乐烟儿好,他心里就不舒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