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32章 短信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不知该说杜鸿雪单纯还是说她傻,她听到熊泰宁的话,居然眼睛一亮,问道:“真的?喝了你就放我们走?”

    熊泰宁悠然一笑:“对啊,来,尝尝。”

    “别相信他,他这种人说话是不会算数的!”

    乐烟儿一把拦拦住杜鸿雪,防备地看着熊泰宁。

    被拆穿了熊泰宁脸上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反倒一笑:“呵呵,挺聪明的嘛,这世道,傻子才会说话算数,今天你们既然来了,我就没打算放你们走。”

    乐烟儿被他这理直气壮的态度气得咬牙,骂道:“无耻!”

    “实话跟你们说吧,房间都已经开好了,就在楼上,不过我本来以为只有杜鸿雪一个,没想到还带了道甜品来……哈哈哈这样更好,今天晚上你们俩好好伺候我,只要把我伺候高兴了,我保证你们能得到你们想要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两位长得这么漂亮,应该算得清这笔账吧。”

    杜鸿雪瑟缩了一下:“熊先生,我可能不适合您投资的那部戏……”

    熊泰宁见她还是不识抬举,脸色冷了下来,眼神阴鸷。

    “别给脸不要脸了,给你那部戏,是抬举你,我告诉你,我有能力捧红你,也有能力封杀你。别以为你拿到了笛奥的代言就抖起来了,说到底也不过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小明星罢了,就算你今天消失在这里,也没有一个人敢过问!”

    杜鸿雪的脸上瞬间失去了血色。

    熊泰宁的话虽然难听,但是句句都说到了她的痛处。

    确实如他所说,她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她像无根的飘萍一样在这娱乐圈里打拼,任谁都可以一脚把她踩死,没有人会同情她。

    难道她今天来之前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吗?说到底都是心怀侥幸罢了。

    杜鸿雪的心中升起了一种凄凉的感觉,不期然地,她竟然想到了夜廷琛,她一见倾心的那个男人,也许,她注定没有办法配上他吧。

    杜鸿雪心如死灰,几乎是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但是乐烟儿是无辜的,她好心来帮自己,不能让乐烟儿也吃亏。

    “熊先生,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是烟儿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杜鸿雪面色惨然地开口,想帮乐烟儿说话。

    “谁说没有关系?”熊泰宁看到杜鸿雪眼神绝望,笑得更高兴了,“一个都别想跑!而且,今天晚上我第一个就要吃她!”

    闻言,杜鸿雪睁大了眼睛,知道自己拉了一个无辜的人下水,眼中像是失去了神色一样,愧疚地看了乐烟儿一眼,然后颓然低下了头。

    “熊泰宁!你如果敢动我,绝对会后悔的!”乐烟儿咬牙切齿地道。

    她脑子拼命地转着,试图想出一个办法,在这一刻,她甚至想把夜廷琛给搬出来,可是她和夜廷琛的关系根本就没有公开,她不能冒险。

    熊泰宁一点都没把乐烟儿的威胁放在心上,觉得她只是嘴硬罢了:“怎么,你还想报复我?你现在想没关系,等到今晚过后,你就知道我的好了,绝对让你欲仙欲死。到时候,我把你床上的视频录下来,看你是求我还是威胁我!”

    乐烟儿简直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熊泰宁耐心有限,包厢里又人多嘴杂,他不好做出什么过分的举动,早就已经饥渴难耐了。

    他招招手,对手下的人道:“先把杜小姐带到楼上的套房里,然后请乐小姐尝尝我们上号的威士忌!”

    熊泰宁也是见惯了人情世故的,眼睛毒辣,一眼就看出杜鸿雪性格柔弱没有主见,乐烟儿才是那个真正难搞的人,如果不喂她喝点酒,只怕乐烟儿今晚不会安宁。

    手下的保镖领命,当下就过来拽杜鸿雪,杜鸿雪惊惶地看着他们,往乐烟儿的身后躲。

    乐烟儿怒瞪了这些人一眼:“别动她,她自己会走。”

    然后扭过头,快速地低声对杜鸿雪报了一个号码:“我包被扔了,你一会找个机会,打这个电话,只有他能救我们了!”

    杜鸿雪的眼泪簌簌地掉着,却坚定地点头:“好,你放心,一找到机会我就打电话。”

    她真的对不起乐烟儿,但是这个时候,道歉也没有意义了,只能尽量找机会解救两人出去,即使,这个机会无比地渺茫。

    杜鸿雪被保镖带出了包厢,直接坐电梯带到了楼上酒店里。

    由于她长得柔弱,又不怎么说话,保镖对她倒也没有怎么样,只是在她看到酒店房间有些犹豫的时候,推搡了她一把。

    杜鸿雪走进房间,有些局促地坐在沙发上,两个保镖便也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被看得心里发毛,杜鸿雪怯懦地开口道:“我……我想上个厕所。”

    保镖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站起来,走过来道:“走。”

    他不会是要和她一起去洗手间吧?

    杜鸿雪心里有些慌乱,但是被她很好地掩饰了,没有表露出来,反而诧异又不满地看着保镖道:“难道你要跟我一起去?今晚过后我就是老板的女人了,你对我就是这个态度?”

    原本还趾高气昂的保镖,听到这话踟躇了一下。

    她说的没错,她是老板的女人,而且长得这么漂亮,也不知道老板以后会不会更宠爱她,如果现在得罪她,以后她在老板耳边吹枕边风,那哪里还有他的好日子过?

    保镖考虑了一下利害关系,终究还是退缩了,装模作样地威胁了一下杜鸿雪:“老实点!别想搞什么花样!不然我弄死你!”

    杜鸿雪就像没听见一样,面色淡定地走进了洗手间,但是门一关上,脸上的慌张和惊恐就掩饰不住了。

    洗手间和客厅相连,她如果打电话,外面的人一定会听得到。

    没办法,只能发短信了。

    刚才那些人疏忽,拿走了她的包,但是她的手机是贴身放着的,他们没有搜她的身。

    杜鸿雪拿出手机,迅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