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24章 调查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眸光骤冷,抬起眼来:“不见了?”

    “是,她曾就医的那所医院去年曾发生过一场火灾,有一大批病例都被烧毁了,杜鸿雪的也在其中。”白敬辰说着,抬起头,狭长的眼睛在镜片后寒光闪闪,“无论是失忆还是病例,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太过巧合了吗?这个杜鸿雪,只怕不简单。”

    “所以我才要你调查她的背景和社会关系。”夜廷琛薄唇微抿,湛黑的瞳孔中流淌着复杂的情绪。

    “我这次去e国,还亲自去了孟依白曾经就读的学校,想找到她以前的档案,但是学校的负责人告诉我,她的档案已经全部遗失了,世界上哪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这简直就是一个摆好的陷阱。”

    孟依白死了十年,现在出现了一个和她长得那么像的人,而孟依白的资料却全部都消失了,这必然不止是巧合那么简单。

    白敬辰心中一直都有个疑问,想了想,在此刻终于问了出来:“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她,你现在有了妻子,生活美满,明知道如果真的找到孟依白,可能会带来许多麻烦和变数……”

    也许是他太过薄情,从来没有爱过一个女人,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夜廷琛这么执着。

    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已经死了十年了,夜廷琛还是没有放弃寻找。

    即使夜廷琛对当年的事心怀愧疚,这些年也已经给了孟家足够的补偿。

    为什么一定要找到孟依白,这不是给自己添麻烦吗?

    夜廷琛没有立刻回答,他眼神有些悠远,似乎想到了什么,眼中的温度慢慢地冷了下来,一如他说话的语气。

    “这是我欠她的。”

    “所以,即使存在这么多的疑点,甚至明知道这是个陷阱,你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跳下去。”

    白敬辰定定地看着夜廷琛。

    那张俊挺倨傲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白敬辰的语气却十分肯定。

    这就是夜廷琛的性格。

    这就是他和欧延西这二十多年来甘愿认他当大哥的原因。

    夜廷琛是一个真正顶天立地的人。

    “是,当年的事终究是因我而起,她的死和我脱不了干系,我不会放任她不管。”

    欧延西听到这两人的对话,撇了撇嘴。

    “我真是不能理解你这种责任至上的性格,什么都往自己肩上揽。孟依白已经死了,这件事就应该了结,孟家都放弃了,你现在再去寻找和证明,只会给自己找麻烦。”

    夜廷琛略微沉默了一会才开口,声音有些低沉:“如果孟依白真的死了,那么我的身上就永远背负着她的生命。”

    这十年的寻找,对于他自己来说,也是一场救赎。

    “可是你现在已经有乐烟儿了,你们过得很幸福,如果真的找到了孟依白,你会和乐烟儿离婚吗?”

    这个问题,乔安娜也问过。

    夜廷琛的答案没有任何变化,他笃定道:“不会,我娶了她就不会和她离婚。”

    他确实欠孟依白,但是他并不准备用自己来偿还。

    “那你就要小心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透露着蹊跷,肯定有问题,背后那个人的目标,绝对是你,如果被逼急了,甚至可能会伤害你身边的人,给乐烟儿带来危险。”白敬辰肃容道。

    夜廷琛眸光微凝,眼神冷厉:“所以,即使是为了乐烟儿,我也要永绝后患。”

    今非昔比,如果是以前,他可以毫无负担地陪那人玩,即使用整个l.n.作为赌注,也在所不惜。

    可是现在他有了乐烟儿,他不能忍受有任何一点风险降临在乐烟儿的头上。

    他的女人,他会拿命去保护,任何妄图伤害她的人,他都会一一除去。

    所以,和那个人周旋到底,既是为了他自己,更是为了乐烟儿。

    夜廷琛眼中寒光顿起,汹涌澎湃,浑身的威压凝重,如同一尊杀神。

    白敬辰看着夜廷琛,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想到了一句话。

    龙之逆鳞,触之者死。

    也许乐烟儿,在夜廷琛心中的地位,比他想象的还要重得多。

    白敬辰的心中居然有些羡慕,羡慕夜廷琛,至少有一个可以值得去保护的人。

    而他自己,就连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都不知道。

    白敬辰忽然笑道:“我现在觉得,是我多虑了。”

    欧延西也感慨道:“冲冠一怒为红颜啊,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既然你们已经入局了,那么我们也算是一条船上的人,希望你们能帮我,在我无暇顾及的时候,保护好乐烟儿。”

    这句话说到最后,夜廷琛的目光飘向了餐厅的位置,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抹窈窕的身影在里面忙碌。

    夜廷琛的眼神变得十分温柔。

    白敬辰有些诧异地看着夜廷琛满脸的柔情,他一直以为夜廷琛是座冰山,没有正常人的情绪呢,没想到他也会露出这样的神情。

    “这都是小问题,只要有我们帮得上忙的地方,你尽管吩咐就是了。”欧延西大大咧咧地说。

    他们三个之间的关系不必言谢,夜廷琛举起杯子,以茶代酒,向两个人致意。

    白敬辰轻抿了一口锡兰红茶,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她知道孟依白的事情吗?”

    夜廷琛的手微微一顿:“暂时还不知道,如果让她知道事情的全部经过的话,我担心她会害怕,再加上我现在还不确定杜鸿雪的真实身份,现在告诉她,也不过是多一个人担心而已,等一切查明白了,我会循序渐进地跟她讲。”

    白敬辰点头:“你有分寸就好。”

    这时,乐烟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准备叫客厅里的几个男人去吃饭,没想到三个人脸色都颇为凝重,一点也没有刚才的轻松气氛,不由得有些奇怪。

    “饭做好了,你们怎么了?聊得不开心吗?”

    白敬辰是最会随机应变的,当下眼睛一眯,就露出了笑脸,站起身走到乐烟儿的面前。

    “男人的话题,女人可不要关心哦。话说嫂子啊,你有没有什么姐妹,长相性格都和你差不多的那种,介绍给我认识认识啊,我发现我还挺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