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21章 不许碰我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也是个识时务的人,看到夜廷琛紧绷的下颔,和额头上隐约爆出的青筋,到嘴边的话乖乖地咽了回去。

    至少现在,肯定不是和夜廷琛理论的好时候。

    可惜夜廷琛管得住她的嘴,却管不住她的心,嘴上不说,乐烟儿在心里暗暗腹诽。

    他有什么好生气的?明明就是他做错了,居然还敢这个态度,他以为他先发火她就怕了吗?

    虽然事实是,她真的怕了,但是在乐烟儿的心里,她只是不想在公开场合不给夜廷琛面子而已。

    哼,就他那个脾气,还不是靠她让着他。

    乐烟儿安静了,夜廷琛也不再说话,将她抱上车,牢牢地系好了安全带。

    回皇廷别墅的路上,一路无话。

    下车的时候,早已接到消息的沈管家带着张嫂在门口等候,车一停稳,就准备来搀扶乐烟儿。

    夜廷琛居然一句话都不说,直接解开乐烟儿的安全带,再次将她一把抱了起来。

    乐烟儿简直是气愣了。

    她还有没有人权了?!

    夜廷琛一路不停,直接将乐烟儿抱到了卧室,乐烟儿刚一沾到柔软的被褥,立刻坚决地推搡开夜廷琛。

    “够了,你不许碰我了!”

    她还在生气呢,被他这样抱来抱去,她还有没有一点气势了?

    乐烟儿柔软的小手推拒的力道,对于夜廷琛来说,不过和挠痒一样,但是她的动作所泄露的意图,却成功地激怒了他。

    “不许碰你?”

    夜廷琛咬牙切齿地重复,乐烟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这句话有点重,乐烟儿说出口也有点后悔,但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反正也收不回来,乐烟儿干脆扬起脸道:“我就是不想让你碰我,你生气又怎么样,我还生气呢!”

    夜廷琛眸色加深,紧紧地盯着她:“你为什么生气?”

    “你明知道乔安娜喜欢你,还和她一起单独出门,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就算你们俩真的没有什么,但是知道她的那些心思,好歹也该避下嫌吧?”

    乐烟儿将自己心里的委屈一下子全都宣泄出来,越说越委屈,眼眶不禁有些红了。

    乐烟儿情绪激动,夜廷琛反倒平静下来。

    凤眸凝视着她的小脸:“你在吃醋?”

    乐烟儿一咬牙,干脆地说:“对!我就是在吃醋!怎么,我吃我老公的醋都不行吗?”

    夜廷琛望了她一会,嘴角竟然慢慢地勾起来。

    乐烟儿快气死了:“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我在吃醋哎,你居然还笑得出来,好歹也应该装模作样地哄我一下吧!”

    “笑,是因为我很开心,你终于真的把我当成你的丈夫,你愿意吃我的醋,我很高兴。”

    夜廷琛一脸严肃,说出的话都显得特别可信,让人听得忍不住心头一跳。

    乐烟儿微怔,便听到夜廷琛继续说道:“乔安娜和我,只是世交关系,我们之间并没有太深的私交,你说她喜欢我,过去我不知道,现在我不在乎,对于一个不在乎的人,我并不想花费太多的精力去考虑和她之间的关系。而乔安娜这次回国,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代表乔家谈一笔生意,因为这一点,我可能在未来和她之间的接触也不会少,如果你不喜欢,我可以放弃这个合同。”

    夜廷琛那么惜字如金的人,居然说出这么一大篇话,乐烟儿简直有些不敢置信。

    再细细回味他说的话的内容,居然是在和她解释他和乔安娜的关系,他是在哄她吗?

    而且在最后,夜廷琛还把他和乔安娜之间关系的决定权,交到了乐烟儿的手上,让乐烟儿心中的郁气散了不少。

    所以她也不愿意太过无理取闹,噘着嘴说:“我也不是不让你和她来往啊……”

    夜廷琛看到乐烟儿的气势一下子就变了,挑起眉,“不生气了?”

    乐烟儿老实道:“没那么生气了。”

    女人啊,偶尔的那点作,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为了让喜欢的人多在乎自己一点,虽然很蠢,但也是人之常情,谁都逃不过。

    没想到,夜廷琛神色一敛,眸色加深,道:“那现在,是不是该解决一下我生气的问题了?”

    乐烟儿呆了,这才想起来,她今天的某些行为,似乎也有那么一丢丢的……过分,夜廷琛生气也在情理之中。

    这个时候,乐烟儿才后知后觉地感觉到有点害怕。

    危机感涌上心头,乐烟儿小心翼翼地将身子朝后挪了一下,妄图逃离夜廷琛控制的范围:“你,你生什么气啊……”

    结果夜廷琛不但没有放开手,反而加大了力道,直接将乐烟儿圈在怀里,一个用力,压到了身下。

    乐烟儿吓得浑身一颤,想质问夜廷琛到底想干嘛,但是一抬头,就对上了夜廷琛深邃的眼睛,里面翻涌的情绪,如同一片浩瀚的星海,让乐烟儿不由自主地把剩下地话咽了回去。

    “夜廷琛……”

    乐烟儿轻轻启唇,下意识地喊出他的名字,心中意识到,夜廷琛今天真的,真的,很生气。

    “那个男人是谁?”

    一听这个问题,乐烟儿就知道夜廷琛误会了,这可是涉及到她的人格的问题,乐烟儿一点都不敢怠慢,立刻解释道:“他叫程古,是我以前的助理,他不光是个gay,还是个受,我和他之间真的是纯粹的革命友谊,闺蜜那种。”

    “他要是喜欢女人,你就会拼命地嫁给他?”

    夜廷琛的凤眸眯成一条可怕的弧度,重复乐烟儿今天自己在医院说过的话,眼中泄出料峭的寒光,吓得乐烟儿身子一颤。

    “怎么可能!别说这辈子,就算下辈子都不可能!我又不喜欢他,只是跟他开玩笑而已。”

    夜廷琛逼得更近,乐烟儿简直退无可退。

    “我只是你的熟人?脑子有问题?你就这么耻于承认我是你老公?你在外人面前就是这样说我的?”

    这个问题真的是没得辩解了,知道自己有些过分,乐烟儿乖乖认错:“我错了,下次不会这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