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19章 不为什么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杜鸿雪忍不住雀跃起来,下车的时候猛地一起身,头狠狠地撞到了车顶。

    “好痛……”杜鸿雪痛呼出声,忍不住捂着撞伤的地方,疼得眼泪汪汪,却也不敢揉。

    夜廷琛仍站在车外,望着她的这些动作,眼中颇有深意。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杜鸿雪闻言一愣,有些不明白地看着他。

    夜廷琛却点到即止,并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道:“走吧。”

    夜廷琛不知道她究竟住在哪里,所以杜鸿雪走在前面,夜廷琛跟在后面,和她一起上了楼。

    楼道里果然没有一盏灯是好的,黑漆漆的楼道里,伸手不见五指,所以鞋子每一次和地面接触的脚步声,就显得格外瞩目。

    明明和平时回家一样的黑,但是因为知道身后还有一个人,所以心中就多了很多不一样的感受。

    杜鸿雪很想找些话题和夜廷琛聊,却迫于他强大的气场,张了张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这就是阶级的差距吗?

    黑暗流淌在两人之间,两人的距离不近不远,杜鸿雪可以听见夜廷琛的脚步声,却丝毫感觉不到他的身体,按理说两个人可以靠的很近很近,但是她却觉得越来越远。

    再长的路也有走完的时候,就快到杜鸿雪的家了,很快,她就再也没有理由和这个男人待在一起,甚至以后,可能也不会再有见面的时候。

    杜鸿雪的心中思绪万千,失神的时候,脚崴了一下,整个人都朝后跌去。

    “啊——”

    杜鸿雪被吓得花容失色,发出一声惊呼,在空荡荡的楼道里产生了回响。

    但是意料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她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一个温热的力量,稳稳地托住了她的肩膀,止住了她跌倒的趋势。

    一般男人在这个时候都会揽她入怀吧,而这个人,还真是骨子里的绅士。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杜鸿雪惊魂未定地站起身,连忙转过身向夜廷琛道谢:“多谢夜先生,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小心。”

    在黑暗中,杜鸿雪看不到夜廷琛的表情,只能听到他低醇的声音,虽然冷淡,声音中的磁性却足以让她小鹿乱撞。

    再上了一层,即使杜鸿雪再不情愿,也已经到了。

    她掩饰住内心的沮丧,扬起甜美的笑容,对夜廷琛道:“夜先生,你要进来坐会吗?”

    她真的不是一个这样轻浮的女人,邀请第一次见面的男人到家中坐,可是面对夜廷琛,她却变得太不一样了。

    她想和夜廷琛多待一会,哪怕几分钟都好。

    但是夜廷琛显然并没有这种想法,他果断道:“不用了。”

    杜鸿雪有些失落,应了声:“喔,那您回去的路上开车小心些。”

    “明天会有人带你去看房,笛奥也会派人去你公司签合约,明天起你就是笛奥香水的形象代言人了。”

    夜廷琛的语气淡淡地,仿佛不知道自己这短短的几句话有多么大的价值一样。

    杜鸿雪不敢置信地睁大眼睛,怀疑自己听错了。

    夜廷琛并不在意杜鸿雪的回复,说完这些话,转身就准备离开。

    杜鸿雪听到他的脚步声,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声音颤抖地叫住他。

    “夜先生……为、为什么……是我?”

    黑暗中,她柔软的声线带着明显的颤抖和震惊,十分惹人怜惜。

    但夜廷琛的脸上却没什么起伏。

    “不为什么。”

    说完,夜廷琛直接下了楼。

    杜鸿雪在家门口愣了很久,才狠狠地捏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我不是在做梦吧……”

    夜廷琛回到车上,先拨通了欧延西的电话,面色阴沉地交待了一些事,一贯吊儿郎当的欧延西,听到夜廷琛的话,语气都端肃了起来。

    紧接着,夜廷琛又拨通了皇廷别墅的号码,却从沈管家那里得知,乐烟儿现在都还没有回去,他的脸色立刻就难看了起来。

    想到白天两人的争执,乐烟儿现在还不回去,是在和他赌气?

    他一边开车一边拨打着乐烟儿的电话,但是却被人掐断了。

    夜廷琛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眸光一冷。

    这丫头,胆子越来越大,在公共场合顶嘴,还擅逃跑,现在大晚上不回家还挂他电话!

    怒意上涌,凤眸中满是危险的色彩,夜廷琛直接拨了陈落的号码。

    “总裁。”即使已经不是上班时间,陈落对夜廷琛的电话丝毫都不敢怠慢。

    “定位乐烟儿的手机,我要她现在的具体位置。”

    “是的,总裁。”

    三分钟后,定位被发送到了夜廷琛的手机上。

    而乐烟儿,还对一切都茫然无知。

    a市公立医院。

    乐烟儿狠狠地挂了电话,泄愤似的将手机丢到了病床上,气得腮帮子鼓鼓的。

    “现在才想起我,早干嘛去了。”

    正巧程古买了吃的进来,听到乐烟儿的抱怨,忍不住笑道:“还在生气呢?”

    真不是他说,乐烟儿有时候就像个小孩子一样。

    下午他送乐烟儿到了医院,医生开了药酒,他也给她揉了,她却不愿意回家,赌气似的宁愿在医院待着,程古就干脆找医生要了冰袋,陪她在医院做冰敷。

    “生气?我才不生气呢,有什么好生气的。”乐烟儿嘴硬,被他手中的袋子吸引到了目光,“哇,程姑娘,你真是太贤惠了,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程古将他买的东西一样一样摆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我记得你以前最喜欢吃祥林记的馄饨和锅贴,现在不知道你还喜不喜欢,随便买了一点。”

    其实程古也知道,乐烟儿以前喜欢吃这些小吃,纯粹是因为她也没什么钱,性格又大方,一定要请他这个助理吃饭,她知道如果让他一个人回家,他肯定是一碗泡面解决晚饭的。

    但是现在乐烟儿都能演《白色恋人》那样的大制作了,不知道还看不看得起这些不入流的小吃。

    乐烟儿倒不知道他想了那么多,打开饭盒,闻到馄饨和锅贴的香味,立刻陶醉地闭上了眼睛。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真是好久都没吃过这个了,好怀念。程姑娘,你心真够细的啊,我几年前喜欢吃什么你都记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