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05章 你敢动我的东西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不加班了,我答应了要回来陪你吃饭,已经快到家了。”

    林冬陆即使眼神冰冷得毫无感情,语气却温暖如初阳,带着一如既往的宠溺,整个人的表情和情绪形成了一种可怕的分裂。

    白若梅听在耳中,一点也想象不到自己的老公现在的神情有多么可怕,她甜蜜地笑了一下,声音中充满幸福的味道。

    “老公你真好!我已经准备好烛光晚餐了,等你回家哦。”

    “好。”

    挂了电话,白若梅看着餐桌上洒好的玫瑰花,嘴角的笑容渐渐冷了下来。

    如果是以前,她知道林冬陆专程提前下班回来陪自己,恐怕已经开心死了。

    但自从她知道了林冬陆拿着乐烟儿的项链,还瞒着她不让她知道,她就明白了,这个男人,只怕还有更多的事情在瞒着自己。

    白若梅的眼睛里涌动着复杂的情绪,无数的念头闪过,终究化为一片疯狂。

    他既然想斗,那她就陪着他好了。

    她费尽心机才终于嫁给他,如果不能相爱,那就相互折磨吧。

    林冬陆刚打开门,房间里的灯就瞬间熄灭了。

    在一片黑暗中,餐桌上的烛光格外耀眼,留声机播放出悠扬的女中音吟唱,白若梅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今天白若梅和平时的风格很不一样,穿着一条黑色的鱼尾礼服,深v的领子沟壑若隐若现,无比性感,妆容精致,红唇美艳,让人有种惊艳的感觉。

    她走到门口亲自迎接林冬陆,接过林冬陆的西装,挂在了一旁的架子上,然后挽起林冬陆的手。

    “老公,我专程为你准备的哦,快吃饭吧。”

    林冬陆微微一笑,跟着她到餐桌前落了坐。

    两人在长桌的两侧分别就坐,就然隐隐有一种势均力敌的味道。

    白若梅举起红酒,笑着向林冬陆致意:“cheers!”

    林冬陆也举杯两人遥相碰杯。

    林冬陆将红酒杯放到嘴边,状似轻轻地抿了一口,其实只是沾了沾唇,一口都没有喝进去。

    然后便开始用餐了,今天白若梅准备的是林冬陆最喜欢的西冷牛排。

    两人用餐的礼仪都很好,食不言,餐厅里只有刀叉刮过盘子的声音,在一片安静中显得格外刺耳。

    牛排吃了几口,林冬陆忽然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你把我放在保险柜里的项链拿出来了?”

    白若梅似乎早就知道她会问起,丝毫不惊慌,淡定地道:“是,那条项链是我妈妈送给我的成人礼,虽然意义非凡,但我觉得应该用来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所以我捐赠了。”

    闻言,林冬陆放下刀叉,发出“啪”地一声。

    “你怎么不和我商量一下?”

    林冬陆定定地看着坐在对面的白若梅。

    白若梅也放下刀叉,拿起面前的餐巾,优雅地擦下嘴角。

    “冬陆,毕竟是我的东西,怎么处置也是我的自由吧?之前你不是也同意我拿去捐赠吗,只是因为没有合适的买家,所以才搁置了,这次既然有机会,那就完成上次没有完成的事好了。”

    林冬陆霍然起身,带动得椅子向后滑动,摩擦地板,发出刺耳的响声。

    “你到底把项链给谁了!”

    林冬陆的脸上再也没有伪装出来的温柔和善意,他咬紧牙关,下巴抽紧,脸上充满了遏制不住的怒意和冰冷的恨意。

    白若梅见到他终于露出真面目,也不再假装温柔,冷冷一笑:“林冬陆,怎么,你不装了?你偷偷去见乐烟儿的事,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如果不想娶我,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清楚,为什么要骗我?难道是为了白家的权势?”

    白若梅的性格原本就刻薄,但是在林冬陆的面前一直装作温柔可人,今天终于不用在伪装下去,白若梅的心中居然有一种痛快的感觉。

    但是痛快之余,更多的是刻骨的心痛。

    她是真的爱这个男人啊!

    她用了那么多的手段,费了那么多的心机,都只是想和他在一起,哪怕需要伪装成她根本就不喜欢的样子,她也甘之如饴。

    可是林冬陆呢!他是怎么回报她的?

    直到有人来将消息告诉她,她才知道,林冬陆私下居然见过乐烟儿那么多次,还要求乐烟儿离婚!

    林冬陆究竟把她白若梅当成了什么人?

    白若梅原本想,只要她把项链处理掉,以后当做没有这件事发生,她和林冬陆再也不见乐烟儿就好了,大不了她不混演艺圈了,她和林冬陆移民到国外去。

    她可以继续装作不知道,心甘情愿被林冬陆骗一辈子。

    可是林冬陆呢,她刚将项链交出去,他就迫不及待地回来质问她!

    他居然连演都不屑于演了。

    林冬陆听到白若梅心碎的质问,丝毫不为所动,脸上没有任何怜悯,平时温和的眸中此刻只剩下一片冷意,重复刚才的问题:“你到底把项链给谁了?”

    白若梅看到林冬陆这样,心中充满了失望和怨恨,她突然涌起了一种报复的**,故意对林冬陆说:“当然给乐烟儿的老公了!那条项链根本就不是我的,是乐烟儿的妈妈留给她的遗物,让她以后送给未来的老公!我现在只不过是物归原主罢了!”

    林冬陆的瞳孔骤然收缩。

    他一直都很清楚那条项链对乐烟儿很重要,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是送给未来老公的。

    那原本应该是属于他的!

    林冬陆的眼中翻涌着阴沉的怒气,整个人仿佛从地狱爬上来的暗夜修罗一般,看着白若梅,几乎欲杀之而后快。

    他猛地冲到长桌的对面,用力地抓起白若梅的肩膀,居然将她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林冬陆已经陷入疯狂了,他的眼睛里爆出猩红的血丝,对着白若梅怒吼道:“你敢动我的东西!”

    白若梅重心失衡,惊慌地挣扎了两下。

    “我为什么不能动!我是你的妻子,你的东西就是我的!”白若梅撼动不了林冬陆铁筑的手臂,只是撕心裂肺地吼叫着,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一滴一滴地砸下来,冲花了她精致的妆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