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04章 拿到项链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白色恋人》的戏份终于了结,虽然后期还要配合剧组做一些宣传,但是至少这段时间没有什么工作,乐烟儿可以好好的休息几天。

    乐烟儿暗搓搓地想,不红也有不红的好处。

    红到了叶千夏这个程度,听说这边的戏份还没拍完,就已经又接下两部戏了,只怕刚从这边剧组出来,又要进下一个剧组。

    有时候乐烟儿觉得很奇怪,以叶千夏的片酬,完全不需要把档期排得这么紧密,以她的咖位,也根本就不需要用大量的曝光率刷存在感,但叶千夏好像总是有很大的压力一样,一直在拼命地攒钱。

    可能在她的背后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压力吧,乐烟儿不愿过多揣测。

    乐烟儿不是没有事业心,但是她还是希望能够在兼顾事业的同时,保证拥有自己的生活。

    恰好余珊珊最近也休年假,乐烟儿在和夜廷琛商量了很久以后,夜廷琛终于同意,让乐烟儿和余珊珊去a市周边的金隅凤山温泉山庄度假三天。

    当然,为了得到这个这个首肯,乐烟儿在床上也很是好好满足了一下夜廷琛,连续几天早上都下不来床。

    在乐烟儿离开a市的这几天,a市并不太平。

    l.n.帝国集团。

    总裁办公室。

    “总裁,项链已经拿到了。”陈落站在夜廷琛的办公桌前,恭谨地道。

    夜廷琛的眼睛从文件中抬起,“怎么拿到的?”

    “回总裁,上次您提醒我从白若梅下手以后,我就调查了一下,上次林冬陆收回项链,给白若梅的说法是卖给了出价更高的卖家。于是我放出消息,项链一直都在林冬陆的手上,从来没有出售给任何人。”

    陈落顿了顿,继续道:“然后,我买通了白若梅的一个好友,旁敲侧击地暗示林冬陆对总裁夫人贼心不死。这个时候我才正式出面,提出和白若梅合作,希望她能把项链卖给我,白若梅同意了。她花了两天时间拿到林冬陆的掌纹复件,我通过这份复件拿到了项链。”

    夜廷琛微微颔首,算是对他这个首席秘书的赞许:“做得不错。”

    陈落拿出一个十分高级的丝绒首饰盒,递给夜廷琛,夜廷琛顺手将首饰盒打开。

    陈落拿到项链以后还没有看过,趁这个时候看了几眼,顿时有些惊叹:“这项链只怕价值连城,总裁夫人的母亲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留给她这么贵重的遗物?”

    能成为夜廷琛的首席秘书的,原本就不是一般人,陈落也是世家出身,名校毕业,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穷小子。

    他跟了夜廷琛许多年,眼界早已开阔不少,是个识货的人,一看钻石的切工和光芒,就知道价值不菲。

    之前在贝克公馆,夜廷琛出价达到八位数,陈落原本以为只是为了拿到项链让乐烟儿高兴,但是现在他才知道,这个项链的价值,真的有那么多。

    听到陈落的问话,夜廷琛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眸光微暗,深邃如幽潭。

    “学过世界珠宝史吗?”

    “学过。”

    哲学、音乐、珠宝鉴赏等等,这些在常人看来无法创造价值的学问,是上流阶级的必修功课。

    陈落的家族虽然远不如夜家显赫,但他也对这些稍有涉猎。

    “二十年前,比利时最出色的珠宝大师罗杰先生,得到了一颗十克拉的整钻。”

    夜廷琛开了个头,陈落立刻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恍然大悟道:“是,按说整钻比碎钻要值钱得多,但是罗杰先生却并没有拍卖整钻,而是花了一整年的时间,将这颗大钻石,切割成一千颗小钻石,保证每一颗的切工都是最完美的八星八箭,又用了一整年的时间将这些碎钻进行镶嵌,制成了一条项链。但是这条项链一经完工,立刻进行了拍卖,并没有多少人见过。”

    夜廷琛淡淡道:“这就是那条项链,星之海。”

    陈落倒吸了一口凉气。

    再看这条项链,眼神更加不一样了。

    那项链的吊坠部分是一个倒三角的网状,每一颗碎钻都恰到好处,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看,都觉得无比耀眼,仿佛看到了璀璨的星海一般。

    果真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美,星之海。

    原本陈落只是觉得材质优良,但是如果这真的是罗杰先生那条项链的话,其中蕴含的工艺远比钻石本身更加值钱,这条项链的价值,根本就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陈落有些迟疑道:“少夫人居然能拥有这条项链……”

    剩下的话他咽进了肚子里,不敢说。

    但是他能想到的,夜廷琛早就已经想到了。

    夜廷琛望着项链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他的眉头微微拢起,对着陈落吩咐道:“再去查,这一次,从她母亲的方向入手。”

    陈落立刻颔首应了:“是。”

    ……

    车流不息的主干道上,林冬陆连闯两个红灯,保时捷像箭一样冲出去。

    而车里,他原本清俊温和的脸上,此刻全是慑人的阴霾。

    几缕碎发垂下来,搭在他的眼睛上,形成一片阴影,越发显得整个人都阴鸷不堪。

    半个小时前,他还在公司开会,没想到却突然收到短信,说他存放在保险柜里的东西被取走了。

    他不敢置信,立刻中断会议,给银行打电话,得到的答复却是那人拿着他的掌纹取的,并声称是受了他的委托。

    掌纹不同于指纹,可以轻易拿到手,能在不知不觉中取得他的掌纹的人,只有一个。

    那就是他朝夕相处的妻子,白若梅。

    无论是与不是,他都必须立刻见到白若梅,问个清楚。

    所以,他提前结束了会议,一路疯狂飙车,只想赶快赶回家。

    林冬陆的车刚驶入别墅区,手机就突然响了起来。

    他扫了一眼,见到是白若梅的电话,眸光骤然一暗,闪过疯狂的神色。

    他停下车,接通了电话。

    “老公,你今天还加班吗?什么时候回家呀?”

    白若梅的声音温婉柔和,一如往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