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92章 顾老爷子的威严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没有设防,一下子就被顾心月给撞倒,后脑勺磕在坚硬的地板上,撞得她两眼发黑。

    就这么两秒的眩晕,她没有能推开顾心月,使得顾心月得逞了。

    顾心月在愤怒中力气奇大无比,掐住她的喉咙,让她喘不过气来,白皙的小脸因为窒息而慢慢胀红。

    最让人心寒的是,顾文生和顾夫人,还有旁边站着的佣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来拉开顾心月。

    乐烟儿的心中划过一抹苦涩,顾家的人,真的从来都没有把她当成人过。

    就在乐烟儿因为缺少氧气,而觉得意识渐渐模糊的时候,突然劈头传来一个声音:“住手!”

    这声音来自楼梯的上方,沧桑而威严。

    老人家的手杖狠狠地在地面上敲打了一下,实木楼梯剧烈的震动使得客厅里的人都安静下来。

    一看到顾老爷子,顾文生立刻给刘妈使了个眼色,刘妈上前将顾心月从乐烟儿的身上拉开了。

    身上的重量骤然一轻,呼吸也立刻顺畅,乐烟儿不适应地咳了两下,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

    顾老爷子从楼上走下来,步子迈得极慢极沉,一步步地声音,撞进了每个人的心里,在场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怎么,你们要翻天了?在我顾家的宅子里要杀人?!”

    顾老爷子动了真怒,当年叱咤商场的威压瞬间释放出来,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

    只有顾心月,被刘妈扶着坐到了沙发上,满脸的眼泪流得乱七八糟,委屈地叫喊道:“爷爷,你偏心!为什么只说我不说她,你知道吗,这个贱人抢了我的未婚夫!”

    顾老爷子眉头一皱,凌厉的目光扫过来:“心月,你说烟儿是什么?你的教养呢!”

    顾心月这才意识到自己在顾老爷子面前骂了人,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女儿就要好好的教养,不要养成一个女流氓!”这话是对着顾夫人说的。

    顾老爷子一向看不惯顾夫人,平时教训她也是常事,顾夫人咬咬牙,忍了。

    顾文生见父亲这么生气,担心他的身体,开口道:“爸,您上去休息吧,烟儿和心月的事情……”

    “这件事情我知道。”顾老爷子淡淡地开口,声音不大,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清楚了。

    “什么?”

    这一家三口异口同声道。

    特别是顾文生,皱起了眉,以为顾老爷子犯糊涂了:“爸,您今天的药吃了吗?”

    顾老爷子瞪了顾文生一眼:“我还没老糊涂呢!小夜上次来的时候,我对他的身份已经有所怀疑了,后来他有跟我通过电话,告诉我希望取消和心月的婚约,并且在顾家和l.n.的合同上,做出了很大的让步,我就同意了。”

    顾老爷子居然和夜廷琛私下有联系!

    顾文生觉得老爷子真是老了,即使是再大的合同让步,难道能比和夜家联姻带来的好处更多吗?

    但是这话他不敢说,他只能在心中暗恨,语气中只敢带些许埋怨:“爸,也总该跟我商量一下。”

    “商量?”顾老爷子冷哼一声,“这顾家的江山就是我打下来的,老子混迹商界的时候,你还在你妈肚子里呢!现在还想干涉起我的决定了,顾文生,你怕是要翻天了!”

    话说得这么重,顾文生立刻怂了:“不敢,爸,您误会了。”

    “误会你奶奶个腿,我还不了解你小子。”顾老爷子懒得再看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吩咐道:“烟儿跟我到书房,其他人都在我面前消失!”

    说完,扭头就走。

    顾老爷子平时都是笑眯眯的弥勒佛,现在动了真怒,没有一个人敢违抗。

    女佣搀扶着狼狈的乐烟儿,扶着她上了楼。

    背后,还可以听到顾心月不甘心的声音。

    “爸,妈,难道真的就这样放过乐烟儿吗……”

    乐烟儿走进书房,女佣退了出去,顺便将书房的门给带上了。

    书房的门一关,乐烟儿刚才一直隐忍的眼泪就再也忍不住了,晶莹的眼泪喷薄而出。

    她像个孩子一样,脚步有些踉跄地走到顾老爷子面前,蹲下身自,爬在顾老爷子的膝上,放声痛哭。

    刚才所受的委屈,到这一刻全部宣泄了出来。

    顾老爷子看得心疼不已,耳中听着她嘶哑的哭声,更是觉得心都要碎了。

    “好孩子,你受委屈了。”

    顾老爷子温声安抚,听到爷爷的关怀,乐烟儿哭得更凶了。

    在这个家里,从上到下,唯一关心她,对她好的人,就只有顾老爷子了。

    “爷爷……”

    乐烟儿的声音中带着哭腔,像是一个受尽了委屈的孩子,在最亲的人面前显露无疑。

    她哭得伤心,却什么都不愿意说。

    顾老爷子长长地叹了口气,刚才在楼下盛气凌人的样子不见了,现在他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他有些干枯的大手抚摸着乐烟儿的头发,一下一下,口中道:“小时候你就是这样,每次受委屈了,从来都不解释,也在人前哭,只会趁没人的时候偷偷来找我,趴在我的腿上哭一场。”

    老人家的声音有些沧桑,语调有些絮叨,像是在讲一个陈年的老故事。

    “后来,你就从顾家搬了出去,我当时想,这样也好,毕竟我年纪大了,总有疏忽的时候,会让你受委屈。可是你出去了,就总也不回来看爷爷,爷爷每天都在想,我们家烟儿这么傻,如果在外面受委屈了可怎么办,她要去找谁哭呢?”

    听到爷爷的这些唏嘘,乐烟儿的眼泪更是流得止都止不住。

    “爷爷,都是我不好……”

    乐烟儿一边哭一边抽抽噎噎地说。

    “傻孩子,”顾老爷子微微一笑,脸上带着睿智的光芒,“虽然老了,却还不傻,谁对谁错,我心里也有计较。说起来,也是爷爷对不住你,毕竟心月也是我的孙女,她被她妈妈教坏了,有的时候,我也不能处处护着你。”

    乐烟儿哭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摇头。

    怎么可能会怪爷爷呢,对她来说,爷爷已经是唯一的亲人了。

    不知道伏在爷爷的膝上哭了多久,血液流通不畅,乐烟儿觉得浑身发麻。

    就在这时,书房的门突然毫无预兆地被人打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