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85章 不可描述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在医院住了五天,确定检查没有任何问题了,连手臂上的简易石膏都拆除了,夜廷琛才终于松口,在第五天的下午恩准乐烟儿回家。

    好久没有回到皇廷别墅,乐烟儿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上次离开的时候,两人还吵得水火不容,这次回来,就已经坦诚内心,决定携手共度余生了。

    张嫂和陈嫂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两人之间甜甜蜜蜜的,也是乐见其成,高兴地张罗着给乐烟儿做了一大桌菜。

    至于沈管家就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了,心里感慨着,这对小夫妻,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成为众人焦点的乐烟儿很是有些羞涩,吃完饭都不好意思留在客厅里,匆匆留下一句回房看剧本,就想跑回二楼的房间里。

    乐烟儿刚抬脚跑上楼梯,腰上忽然出现了一双手,拦腰抱住了她。

    乐烟儿吓得差点一脚踏空,身后一具温热的身体贴了过来,夜廷琛低醇如提琴一般诱人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回房?回哪个房?”

    乐烟儿身子一抖,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回、回我的房间啊……”

    夜廷琛低下头来,温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耳朵上,痒得乐烟儿半边身子都酥了。

    “新婚的夫妻,还分房睡?”

    乐烟儿的心脏轻轻颤抖了一下。

    夜廷琛说得也没错,他们现在彼此坦诚了,她成为了真正的“夜太太”,那他们不就是毫不掺假的新婚夫妻吗。

    真与假,不过就在两心之间。

    可是,如果真的和夜廷琛睡到一个房间,那么那些夫妻之事……

    乐烟儿的脸颊悄悄地染上了红晕。

    “我伤还没好呢,等伤好了再说吧!”

    乐烟儿丢下这么一句,头也不回地跑回房间,不敢看夜廷琛的表情。

    夜廷琛没有追上去,站在原地宠溺地看着她落荒而逃,嘴角挂着一抹戏谑的微笑。

    乐烟儿回到房间,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拿着枕头捂着脸,忍不住羞涩地尖叫起来。

    她真的变成一个人的太太了!

    ……

    回到了自己睡惯的床上,乐烟儿睡了这么久以来最舒服的一觉。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耀在她的脸上,将乐烟儿从睡梦中唤醒。

    她眯着眼睛,在枕头上小猫似的蹭了一下,并不打算起床,翻了个身,换了个姿势准备继续睡过去。

    她现在的戏份已经快拍完了,上次路导来看她的时候,专程告诉她了,这几天没有安排她的戏份,让她好好休息,等她养好身体再去拍最后一场戏。

    所以她可以睡个痛快!

    但是,她刚翻过身去,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的床原本十分宽敞,但是她身子刚转了一半,就感觉到自己撞上了一堵柔墙。

    乐烟儿睡得迷迷糊糊地,以为是自己在做梦,有些疑惑迷茫地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双漆黑深邃的凤眸,幽幽的眼神紧紧凝视在她的身上。

    然后,杏眼瞬间瞪大,睡意顿消。

    “夜廷琛!你怎么在我床上!”

    乐烟儿身子一下子退出老远,像只小兔子一样,差点掉到床上。

    夜廷琛被她的动作逗得微扬起嘴角,伸出长臂,将躲闪似小动物一般的女孩拦了过来,搂进怀里。

    “山不来就我,我便来就山。”夜廷琛这句话是指乐烟儿不愿意和他睡,那他就主动来和乐烟儿睡好了,“再说,我可没有新婚分居的习惯。”

    “我,我身体还没恢复好呢,我需要好好休息!”乐烟儿随口乱扯借口。

    其实她出院之前都做过详细的检查了,没有任何问题,夜廷琛才会放她出院。

    夜廷琛凤眸中闪过一抹莫测的光,故意作出有些失意的样子,垂下眸,黯然道:“分开这么久,你都不关心我到底伤到哪里了吗?”

    听到夜廷琛的话,乐烟儿才霍然想起,夜廷琛受伤也就是不久之前的事,而且一直隐瞒着她,想必伤得不轻。

    重逢以来夜廷琛都表现得没有丝毫不便,甚至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她,让她忘记了,夜廷琛也是一个重伤初愈的人。

    乐烟儿的心里有些愧疚,觉得自己确实对夜廷琛关心得太少了,也就没有再从夜廷琛的怀里挣扎出来。

    她甚至主动地凑到了夜廷琛的面前,小手抱住夜廷琛头的两侧,仔细地查看了一番,又从头摸到脚,满脸焦急地问:“你到底伤到哪里了?是头吗?撞伤了吗?还是肋骨?颈椎?腿伤了吗?治好了吗?有没有后遗症?还痛不痛?”

    乐烟儿的手没有摸出个什么名堂,甚至开始抬手粗鲁地扯开他的睡衣,想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伤痕。

    夜廷琛原本提起这件事,只是想让她不要再逃避他的怀抱,没想到她这么关切,这下也不躲了,也不逃了,甚至还主动地扒她的衣服。

    问题是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啊,那双柔若无骨地销售一通乱摸,摸得他心猿意马。

    明明没有任何技巧,她也没有刻意地撩人,反而还是皱着眉担心地看着她,就让他的小腹升起一股无名的燥热。

    乐烟儿见夜廷琛只是紧紧地盯着她,一言不发,心中闪过了无数不好的念头,自己脑补觉得他的沉默种带着一种难以启齿的为难。

    乐烟儿突然福至心灵,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难道是,伤到了什么不可描述的地方?”

    小妻子的想象力太丰富,夜廷琛心猿意马的大脑立刻被拉了回来。

    听到她的猜测,夜廷琛的脸色黑了。

    乐烟儿看在眼里,以为自己猜对了,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夜廷琛真是十分可怜,年纪轻轻的就受了这种伤。

    她既同情又悲怆地开口:“放心吧,夜廷琛,就算你不可描述的地方受了伤,我也不会嫌弃你的。”

    夜廷琛简直哭笑不得,危险地眯了眯眼睛,看着自己的小妻子:“你是不是担心我伤到了某些地方,会影响你下半生的幸福?”

    呃……

    是“幸福”还是“性福”?

    是“下半生”还是“下半身”?

    夜廷琛不是在e国长大的吗,也这么会玩文字游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