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84章 钱货两清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欧延西嘿嘿一笑:“听说大嫂喜欢喝红酒,为了表示诚意,我把我在a市的酒庄里最好的酒都送过来了,大嫂可以留着,慢慢品鉴。”

    说着,眼神还颇暧昧地扫了夜廷琛一眼,似乎是在提示他,上次鹦歌赤霞珠带来的美好经历。

    夜廷琛视若无睹。

    乐烟儿当然不知道这两个人眼神交流中的深意,她是被这么多红酒给震住了,她虽然爱喝红酒,但是可不是个酒鬼啊。

    再说了,这些就加起来起码有几百万,她能收欧延西这么贵的礼物吗?

    “其实这件事和你没什么关系,你不用这样破费的,我……”

    乐烟儿开口刚想推辞一下,夜廷琛却打断了她的话头:“你的心意我们收下了,你可以回去了。”

    语气冷淡,显然是十分嫌弃这个电灯泡打扰他和乐烟儿的独处时间了。

    欧延西难得看到自己大哥这个冰山居然会情绪外露,怎么会轻易离开,厚着脸皮道:“哥,我难得见我大嫂一次,不让我和大嫂多交流交流吗?”

    乐烟儿没想到欧延西这个大少爷居然性格这么活宝,刚想说什么,突然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由于刚才欧延西进来的时候没有带上病房的门,一个人径直走了进来。

    叶千夏戴着墨镜,巴掌大的脸被遮住了一般,手上捧着一大束花,一进病房,便看着病床上的乐烟儿,微笑道:“烟儿,你这病房可够热闹的。”

    叶千夏话音刚落,原本还嬉皮笑脸的欧延西,瞬间收敛了所有的笑意,霍然扭头。

    目光如箭,笔直地射向叶千夏。

    叶千夏被这么浓烈的眼神看着,似有所感,扭头看向站在角落里的欧延西。

    然后她手中捧着的花,就掉到了地上。

    墨镜遮住了她的脸,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情绪,但是乐烟儿却听出她的声线中有藏不住的慌乱。

    “烟儿,你好好休息,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叶千夏丢下这么一句,然后转身就快步走出了病房。

    几乎是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意味。

    还没等乐烟儿反应过来,一个黑色的人影唰地闪过,是欧延西追了出去。

    乐烟儿瞪大眼睛,疑惑地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夜廷琛像是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脸上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淡淡地道:“他们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

    医院的走廊里,叶千夏的高跟鞋噔噔地踩在地上,快步往前走,节奏已经乱了。

    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很蠢,可是刚才,她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欧延西。

    叶千夏低着头,只想赶紧往外走,但是一股巨大的拉力拉住了她的胳膊,使得她整个人都踉跄着后退了两步。

    叶千夏抬头,看到欧延西抓着她的胳膊,脸色十分难看。

    她下意识就想挣扎,往回抽了一下自己的手:“放开我。”

    欧延西手却抓得更紧了,仿佛是怕她跑了一般,眼睛牢牢地盯着她:“你跑什么?”

    “腿长在我身上,我要走要留,还要向欧少报告吗?”叶千夏毫不示弱。

    欧延西的眼睛狠狠地眯起来:“叶千夏,几年不见,你胆子见长啊。”

    是的,严格算起来,他们已经近五年没有见面了。

    叶千夏听到欧延西的话,心中狠狠地颤抖了一下,那些往事如同潮水一般向她涌来,几乎要将她淹没。

    她咬紧牙关,才没有露出端倪来。

    “欧少这话说得,好像您还记得我几年前的样子似的。”

    叶千夏说话带着嘲讽的语气,那一声声的“欧少”比针还扎耳朵。

    欧延西眉头紧紧地拢起来,手上猛地使劲,将叶千夏拉到面前来:“别叫我欧少。”

    听到这话,叶千夏居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几年过去了,为什么欧延西还是有一种不知人间疾苦的孩子气?

    “不叫你欧少,那我该叫你什么?我有资格叫你什么?”

    两人一堆俊男美女,在医院的走廊里拉扯,旁边路过的不少人都忍不住回头观望。

    欧延西皱了眉,他知道以叶千夏现在的身份,并不适合在公共场合说话。

    当下便道:“找个地方吃饭,我们再聊。”

    说着就握着叶千夏的手腕,想拉她离开。

    但是叶千夏却没有动,她缓慢而又坚定地,将手从欧延西的手中抽了回来。

    “我不想和你吃饭,也没什么好聊的,欧少,请你自重。”

    欧延西感觉到手上空落落的触感,终于心头火起。

    他伸手一推,将叶千夏按在墙上,一手放在她的头旁边,控制她的移动范围,一手捏住了她的下巴,逼迫她直视自己的眼睛。

    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那个玩世不恭的欧大少又回来了。

    “以前不是很愿意陪我吃饭吗?怎么,现在牌大了,跟我甩脸子?那我给你钱总行了吧,五万够不够?不然五十万?五百万?你开价啊!”

    欧延西说话的时候,重重地咬了下“五万”两个字,叶千夏听见了,脸色顿时一片苍白。

    他用她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来羞辱她。

    叶千夏心中有种酸涩的感觉,却不想在他的面前流露出一分软弱。

    她故意露出一个风尘妖娆的微笑,满不在乎地道:“那欧少要多少钱才肯放过我呢?不如你开个价?”

    这个女人居然让他开价放过她?她就这么不想见到他?

    “行啊,有钱了底气都不一样了,你别忘了,是谁把你捧到这个位置的。”

    叶千夏握住欧延西捏住她下巴的手,用力,将他的手从自己的脸上拽了下来,只在下巴上留下了一个殷红的指痕。

    “我们之间,早就钱货两清了!”

    叶千夏冷冷地说完,再也不看欧延西的表情,转身直接离开。

    欧延西怒道到了极点,对着叶千夏的背影道:“你就算现在混得再好,也别忘了,你是我睡过的一只鸡!”

    哪怕这么多年,叶千夏已经经历了无数的挫折和痛苦,早已百炼成钢,但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还是觉得自己的心脏,一寸寸地龟裂开了,痛不可抑。

    她闭上眼睛,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下,但是她的脚步没有停,她没有回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