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83章 赔罪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苏菲的眼泪如雨落下,哭得衣服梨花带雨的样子,伸手抓住了欧延西的裤腿。

    “不是的,欧少,你听我解释,我真的没想害死乐烟儿的……”

    “你找的那几个人已经招了,四十个酒精瓶,你说你不想害死她,难道你他妈是想请乐烟儿看烟花?”

    欧延西说着说着,忍不住爆了粗口。

    他认识夜廷琛二十多年,两个人是真正的发小,从来没有发生过任何矛盾,如果因为这个女人而产生什么嫌隙的话,他真的会忍不住掐死她。

    苏菲哭出声来,惊慌地摇头:“我只是想毁了她的容,给她个教训。”

    欧延西像是第一次认识她似的看着她。

    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个平时温温柔柔的女人,居然会有一颗这么恶毒的心。

    欧延西冷冷地勾起唇角:“挺好,那我也就给你一个教训而已,放心。”

    “欧少,我跟了你这么久,难道你一点都不念旧情吗?”苏菲的心中充满了绝望。

    “你?不过就是一双穿旧了的鞋而已,谁会对着一双鞋念旧情?”

    欧延西那张脸俊逸好看,说出的话却无比残忍。

    这就是真正的贵公子,永远高高在上,怎么会对她这种卑贱如泥的人动心,说到底,只不过是玩物罢了。

    “你……”苏菲听到欧延西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虽然一开始和欧延西在一起,是为了他的钱,但是苏菲早就已经爱上他了,一心想成为名正言顺的欧太太。

    现在看到欧延西这么冷淡,毫无温情的态度,苏菲不止是失望,更有一种觉得自己感情被辜负的心寒。

    这种情绪,让她忘记了害怕,一句话脱口而出:“难道你不怕我把你和叶千夏的事情说出去吗?”

    当苏菲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时候,后悔不已,但是已经晚了。

    欧延西脸上所有嘲弄的笑意都褪去了,眸光宛如利刃,凛冽寒彻,让人心里一阵阵地发毛。

    “谁告诉你的?”

    事已至此,苏菲只有扬着脸,硬着头皮道:“还需要别人告诉我吗?你当时选中我,难道不是因为我和叶千夏长得很像?那么多八卦杂志,居然没有一个人挖出这个猛料,想必你也不想让被人知道,只要你从夜少手中保下我,我可以保证这个秘密烂在我的心里。”

    苏菲说出这番话,并不是不知死活,而是经过了思虑的。

    欧延西对她没有感情,所以,他和叶千夏的关系是她能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欧延西缓缓蹲下身子,在同一水平线上直视这苏菲的眼睛。

    他口中说出的话,比冰还冷上几分。

    “长得像叶千夏,你也配?”

    这句话撞进耳朵里,苏菲像是整个人都失去了最后的支撑,刚才笔直跪着的腰身塌了下来,无助地跌坐在地上。

    外面响起门铃的声音,是欧延西的人到了。

    欧延西抬腿就走,看也不看像滩烂泥一般坐在地上的苏菲一眼。

    ……

    乐烟儿在医院休养了几天,觉得自己简直享受到了帝王一般的待遇。

    即使医生说了她的身体没有大碍,夜廷琛还是坚持让她在医院多住了两天。

    而他自己也放下了工作,每天都在医院陪着她。

    由于乐烟儿的一只手还不方便,所以夜廷琛一日三餐都亲自喂她,削苹果端茶送水更是不在话下。

    乐烟儿第一次产生了类似“有个老公也不错”的想法。

    乐烟儿很清楚这次的火灾肯定不是意外,毕竟那些装满酒精的玻璃瓶是从外面扔进来的,必然是有人故意设局想害她。

    而且用心十分歹毒,直接就想要她的命。

    但是当乐烟儿问起这件事的时候,夜廷琛却并不正面回答她,只说已经处理好了,让她不要担心。

    这个问题,直到这天才终于解决。

    中午吃完饭,乐烟儿和夜廷琛正准备一起看场电影,忽然听到vip病房外的走廊里,传来一阵喧哗,然后,病房响起一阵敲门声。

    “进。”夜廷琛只要不和乐烟儿说话的时候,声音就十分冷淡。

    病房的门被打开,乐烟儿好奇地扭过头,想看看是谁,入目的却是一辆精致的手推车,上面摆着一个三层的红酒架,架上摆着足足十几瓶红酒。

    后面又一辆。

    然后再一辆。

    三辆手推车入内,乐烟儿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这才看到跟在最后的正主,欧延西。

    欧延西先笑眯眯地和夜廷琛打了招呼:“大哥好。”

    夜廷琛神情淡淡地点了点头。

    欧延西太熟悉夜廷琛了,对他的冷淡也不以为意,转头又对乐烟儿道:“大嫂好。”

    乐烟儿可是第一次遭遇这种待遇,居然被人叫大嫂,当下紧张得手都不知道往哪摆了。

    “你、你好啊,贤弟……”

    乐烟儿脑子一下子短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欧延西,连以前拍古装戏时候的称呼都冒出来了。

    “扑哧——”欧延西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大哥,你眼光不错,我这位新嫂子很有意思啊。大嫂你不用客气,叫我西子就行了,我今天来,是给你赔罪的。”

    赔罪?不是探病吗?

    “养的小狗不听话,居然咬伤了人,实在是我这个做主人的责任,让大嫂受惊了,大嫂放心,我已经把她处理了,算是给大嫂一个交待。”

    乐烟儿当然没有被狗咬伤,她瞬间就明白了欧延西的意思。

    杰尼和叶千夏都告诉过她,苏菲傍上的人是欧延西,那么,欧延西现在口中满不在乎的“小狗”,指的就是苏菲了。

    没想到苏菲机关算尽,在欧延西的眼中居然只是一个小宠物罢了。

    欧延西说的“处理了”三个字,虽然轻描淡写,但是背后必然不是什么美好的事情,乐烟儿不想再追问了。

    乐烟儿的视线移到了旁边的整整三手推车的红酒上,虽然离得远不能仔细查看,但大略一扫也能看出这些红酒绝非凡品,几乎每一瓶都是鹦歌赤霞珠这个档次的。

    来赔罪居然送红酒,这位欧大少爷也算是一朵特立独行的奇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