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80章 做我真正的妻子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感觉到了她的热情,及不可察地勾起唇,然后加深了唇上的动作,吻得越发深入。

    许久,乐烟儿觉得自己胸腔内的氧气已经供应不足,被吻得快要昏过去的时候,夜廷琛终于抽身,离开了她的嘴唇。

    乐烟儿立刻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

    夜廷琛的薄唇轻轻游移,辗转到了她的耳边,对着她秀气的耳朵耳语:“抱歉,以后我不会再无故消失,不会再让你担心我。”

    他说话的时候,湿热的气息喷薄到她的耳朵上,使得她气血上涌,耳朵瞬间烧红,原本就酥麻的身子,更加有点站不住了。

    乐烟儿简直快难为情死了,她咬紧牙关,唤回自己的一点神智,猛地推开夜廷琛。

    刚才被那样调戏,乐烟儿嘴硬道:“谁担心你了!别自作多情,我天天过得好得不得了,根本就想不起来你是谁!你爱去哪去哪,我才懒得管呢!”

    看到乐烟儿嘴硬跳脚的可爱样子,夜廷琛不自觉地勾起了唇角,竟有几分魅惑诱人。

    “真的吗?”

    他的声音低醇迷人,如暗夜罂粟。

    “当、当然了!”乐烟儿不肯示弱。

    夜廷琛戏谑地看着她:“是谁每天给陈落打电话,问我到底在哪?”

    被说中的乐烟儿脸颊瞬间腾红,不自在地移开视线,不肯和夜廷琛对视。

    “我,我是担心你死了,没人和我离婚,我就成寡妇了,那多难听啊!”

    再次听到乐烟儿的口中说出“离婚”两个字,实在是扎耳得紧,夜廷琛的眉头微微一跳,敛了笑意,再次倾身吻下,比刚才还要深入,缠绵。

    乐烟儿彻底被吻得意乱情迷了,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夜廷琛离开了她的唇,在她耳边低语:

    “烟儿,不要离婚好不好?做我真正的妻子,好不好?”

    他说什么?!

    乐烟儿的唇瓣猛地一抖,既是吃惊,也是惊慌失措。

    “你不要开玩笑了。”

    乐烟儿不自在地垂下眼,避开了他炙热的目光。

    看到她的态度,夜廷琛目光骤沉:“你不愿意?”

    “我……”乐烟儿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自己心里的想法。

    如果说两人是合约结婚的话,那么她还能够没有心理负担地和他领证,毕竟,总有一天是要分开的。

    可是,他现在居然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真正的妻子。

    这是什么样的概念啊,终其一生,陪伴一个人,相知相伴,相爱相守,这是她曾经追求的爱情,但是在经历了林冬陆的事情之后,她就将这份期许彻底地藏在了心中。

    经历了这么多事,她已经渐渐地明白,两个人能够在一起,并不是只有爱情就够了,现实的问题一个比一个残酷。

    以夜廷琛这样的身份,她真的能够安然地和他在一起吗?

    乐烟儿并不是一个自卑的人,这种话她问不出口。

    夜廷琛是何等聪明的人,从她为难而犹疑的表情,就隐隐猜出了她的想法。

    他伸出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和他对视。

    “不要考虑别的事,我只问你,你喜欢我吗?”

    乐烟儿的心中,那个答案呼之欲出。

    从酒店的那场阴差阳错两人相识,然后从陌生人慢慢靠近,他一次次地帮助她,照顾她,保护她,永远站在她的身后,如同保护神。

    当撕开了他是gay的误解,她才第一次直面了自己的心。

    被夜廷琛一再地逼问,乐烟儿倔强地咬了咬牙,心一横,道:“我喜欢你!”

    有人曾说过,世界上有三种东西是无法隐瞒的,贫穷,咳嗽,和爱一个人的心。

    是的,她早就喜欢上他了。

    话一出口,乐烟儿看到夜廷琛的眼神,就怔住了。

    他那幽暗深邃的眸光,卷起了无边的欣喜,包含着炙热滚烫的情感,将她深深地容纳在眼底。

    夜廷琛几乎不可抑制地勾起了嘴角,一贯冷若冰霜的男人,此刻居然笑得有几分孩子气。

    夜廷琛伸出强健有力的胳膊,将她纤细地腰搂进怀里,他宽阔的胸膛给她安全感。

    “不用担心,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对你好。”

    他的声音低沉醇厚,有种让人信赖的力量。

    乐烟儿听在耳中,眼眶却渐渐地湿了。

    她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像个女英雄一样活着,无论是再艰巨的挑战,她都可以勇往直前,可是,听到夜廷琛的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就像被蚂蚁蛀空的河堤一样,瞬间溃不成军。

    这一次,她没有忍着,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她的小手握拳,抵在他的胸口,像是忍不住了似的,狠狠地砸在夜廷琛的身上。

    “夜廷琛!你这个混蛋!我才不会相信你呢!一句话都不说就突然消失,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每天都做噩梦,梦到你浑身都是血,没有一个人肯告诉我你的实际情况,我以为你死了!你现在突然出现要我嫁给你,我才不嫁!死都不嫁!”

    这么多天的担心和恐惧涌上心头,乐烟儿再也不隐忍了,一边咒骂夜廷琛,一边大声地哭了出来。

    夜廷琛看着怀里的人哭成了一个泪人,上气不接下气,顿时觉得心揪疼得厉害。

    她怎么打他都没关系,可是看到她的眼泪,他痛不可抑。

    夜廷琛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本是想保护她的行为,居然给她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

    这个在商界雷厉风行,说一不二的男人,第一次这么后悔自己做过的决定。

    “不会有下次了,我保证。”

    夜廷琛笃定地许下承诺,手轻轻拍着乐烟儿的后背,怕她哭得岔了气。

    他曾以为自己是没有感情的怪人,未曾想过有一天,他也会对着一个女人,许下这么沉重严肃的承诺。

    听到夜廷琛的话,乐烟儿哭得更加凶了,但是手倒没有再打他,而是紧紧地搂住了夜廷琛的脖颈,将小脸埋在他的怀中,丝毫不顾形象地嚎啕大哭起来,仿佛要将这些天的伤心全部宣泄出来。

    看到她哭得这么伤心的样子,夜廷琛在心中把自己责怪了一千遍。

    他陷入昏迷以前,最后一个命令就是,不要让乐烟儿知道他的情况,为的就是不让她担心,甚至因为怕夜夫人迁怒于乐烟儿,他连夜夫人都没有通知。

    他在法国隐秘地治疗,没想到会让她担惊受怕这么多天。

    是他太过忽略她的感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