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72章 白若梅知道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第二天清早。

    白若梅按照惯例早早地起了床,做了早饭,然后到门口的报纸投递箱里拿回了今天的娱乐报。

    她有些得意地想,昨天她去探班的新闻,就算不是头版头条,至少也应该博个次版吧。

    但是在她翻开报纸的一瞬间,笑容瞬间凝固了。

    林冬陆走下楼梯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

    白若梅已经坐在餐桌前,桌上摆着各种丰盛的早餐,她看都没看一眼,手中拿着一份报纸,认真地看着,长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脸,看不清楚表情。

    林冬陆尽量做出一副温柔体贴的样子,一如往常:“若梅,辛苦你了,又起这么早准备早餐。”

    听到林冬陆的声音,白若梅才从报纸中抬起头。

    她的脸上,不再有平时的温婉和柔顺,反倒有几分冷意。

    “冬陆,”白若梅开口,声音很轻,“你昨天去哪了?”

    不期然听到白若梅这么问,林冬陆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仍然尽量保持若无其事的样子,笑着坐到了餐桌的对面。

    “我昨天去公司了啊,不是告诉你了吗?”

    白若梅嘴角勾起一抹微笑,眼神却颇有深意的样子。

    “我昨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去了公司,回来得比我还晚。”

    林冬陆被她问得心虚不已,有些不耐烦了,尽量耐着性子道:“公司事多,忙,你又不是不知道。”

    见林冬陆到这个时候还在骗她,白若梅心中最后的那根弦,断了。

    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伸手将报纸扔了过来。

    “我以前倒是不知道,乐烟儿也是你公司的同事呢!”

    骤然听到白若梅的口中说出乐烟儿的名字,林冬陆的心中突突一跳,涌出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连忙拿起报纸,几乎不用翻,娱乐版的头条就是答案。

    而下面,就是两张高清的照片排在一起。

    两张照片分别是乐烟儿和林冬陆两个人从道具室走出来的样子,上面还有清清楚楚的拍摄时间,两人前后相差不到五分钟,就从同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这篇报道详细介绍了昨天《白色恋人》媒体招待日的情况,被路导大加赞赏的乐烟儿从头到尾都没有参加采访,大家原以为她是受了伤需要休息,但是没想到乐烟儿手臂受伤的情况下,仍然要与林冬陆幽会,只怕两人关系匪浅。更让人惊奇的是,昨天白若梅也来到了剧组现场探班,林冬陆居然在未婚妻的眼皮底下私会女明星,不知道林冬陆和白若梅的婚期是否会影响。

    后面,更是跟上了一张在乐烟儿和林冬陆离开后,记者拍摄的道具室的现场照片。

    房间里摆放着各种道具,非常杂乱逼仄,也就只有落脚的地方。

    整篇报道都充满了这样的恶意揣测和刻意的引导,就差明着说乐烟儿是介入林冬陆和白若梅之间的第三者了。

    林冬陆飞快地看完了报道,霍然抬起头,对着白若梅道:“若梅,这不是真的,你要相信我。”

    白若梅的心中充满了无边的恨意,但是她放在桌下的手狠狠地收紧,指甲嵌入了手心里面,那连心的疼痛提醒着她不要失态。

    白若梅垂下眼帘,黯然神伤地摇了摇头:“不是我不相信你,冬陆,证据摆在面前,你要我怎么相信?你要我的家人怎么相信?你要林家的人怎么相信?”

    白若梅的这句话提醒了林冬陆,他忽然想起他和白若梅订婚的原因。

    白若梅不仅仅是一个女明星,更是百世集团的小姐,虽然不是唯一的女儿,但是作为两家合作的联姻是完全够了。

    也是因为这样,林家才会一力促成两人的婚事。

    林冬陆被乐烟儿迷惑的头脑一点点清醒过来。

    他不能失去白若梅,至少是现在,他还没有坐稳林家继承人的情况下,绝对不行!

    几乎是在一瞬间,林冬陆就清楚地做出了利益判断。

    再抬起头时,他的脸上已经一片诚恳。

    “若梅,我爱的真的是你,我和乐烟儿一点关系都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去见她?”

    林冬陆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你知道的,在之前乐烟儿就一直纠缠着我,在她和夜廷琛结婚以后,我以为她会有所收敛,没想到她昨天又威胁我,说如果我不去见她,她就会将你的不利消息公布给媒体,我知道你有多么热爱这份工作,怎么能够容忍她影响你的名声呢。”

    白若梅眼中光芒微闪,稍纵即逝。

    “那么结果呢,她说了什么?”

    “她那样的女人,你又不是不了解,就像过去那一年她纠缠我们一样,昨天也只是把我骗过去,说希望我能再给她一次机会。”

    林冬陆说着谎,脸上居然一丝端倪都不露,还一副非常恼怒的样子。

    可惜了,林冬陆毕竟是业余的,白若梅才是专业的演员,他眼角眉梢那隐晦的心虚,并没有逃过白若梅的眼睛。

    白若梅看在眼里,心中有讥讽的冷笑,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截然相反。

    她什么话都没说,静静地看着林冬陆,然后,眼圈渐渐红了起来,眼泪噼里啪啦地往下落。

    林冬陆见状慌了神,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餐桌的另一头,将白若梅搂进怀里,有些心疼地道:“若梅,若梅不要哭,你要是不相信,我还可以给你解释,你一哭,我心都碎了。”

    白若梅摇了摇头,眼泪落得更凶:“冬陆,我为什么总有一种预感,好像我快要失去你了。”

    “怎么会呢,你不要多想了。”

    白若梅的声线微微颤抖,带着无助与可怜:“我觉得我现在已经不了解你了,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就像一个外人一样。”

    林冬陆扶住白若梅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道:“那我以后什么都先告诉你,好不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