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70章 做贼心虚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林冬陆在干什么!!

    乐烟儿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几乎是立刻就挣扎起来,伸手去推林冬陆。

    可是她一只手上包裹着简易石膏,剩下一只左手根本就没有什么力气,推搡林冬陆的力道也不痛不痒,林冬陆不为所动,继续在她的唇上肆虐。

    林冬陆感受着她柔软的触感,不知为什么,竟然有种心安的感觉,仿佛这才是他一直所追寻的。

    忍不住闭上了眼睛,竟然有些享受其中。

    他把她当成什么人了?

    乐烟儿的眼中瞬间积聚起了眼泪,羞愤的感觉涌上她的心头,她一边咬紧牙关,不让林冬陆深入,一边抬起脚,毫不留情地用高跟鞋狠狠地踩住了林冬陆的脚面。

    高跟鞋尖锐的鞋跟让林冬陆皱起了眉,停下了攻势,微微离开乐烟儿的脸一段距离,大口地喘着气。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跑到剧组来发什么疯!”

    林冬陆喘着气,眼睛死死地盯住乐烟儿的脸,没有说话,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吻。

    他的眼神太过**,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样,乐烟儿的心里涌起一阵不适。

    乐烟儿毫不避讳林冬陆的目光,让他看清楚自己眼中的厌恶,然后缓慢地伸出手,重重地擦过了自己的嘴巴。

    “你真让我恶心。”

    他这算是什么?跑到剧组来,把她拉到道具室,然后强吻她。

    他是在恶心她吗?

    林冬陆却毫不在意似的,勾起一个邪气的笑容,有些恶意地道:“你不是问我要什么吗,那我就告诉你,我要你,只要你和夜廷琛离婚,我就把项链还给你!”

    听到他这些疯狂的话,乐烟儿瞪大了眼睛。

    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如果说是一年前的乐烟儿,听到这句话,可能会幸福得哭泣。

    可是现在,她已经和夜廷琛结婚了,他自己也和白若梅订婚了,在这种时候,居然跑过来对她说,他要她?

    乐烟儿嘴唇有些颤抖:“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不过你不要自作多情,以为我是爱上了你,我只是不相信你的话,所以,我要你亲自证明,我们之间没有那五年!”

    林冬陆刻意忽略内心深处的悸痛,努力说得毫无感情。

    乐烟儿听到他这根本不讲道理的话,忍不住骂道:“疯子!没有的事情你让我怎么证明!”

    “这我不管,你自己说出来的话,自己就要负责,不然你以为你想来招惹我就招惹,想抽身就抽身吗?只要你和夜廷琛离婚,就可以拿回你妈妈的遗物,怎么,在你的心里,一个男人会比你妈妈还重要吗?”

    不得不说,乐烟儿有一个瞬间是真的动摇了。

    她和夜廷琛的婚姻,本来就是一场合作,各取所需罢了,本来也就是要离婚的。

    如果离婚了林冬陆就会把项链还给她,那倒是把这件事给大大的简化了。

    可是,为什么在心中闪过离婚念头的瞬间,会有一种撕裂般的疼痛……

    看到乐烟儿眼中的挣扎,林冬陆的脸上闪过一抹得意。

    “就算有钱又怎么样,即使贵为夜廷琛,也一样有他拿不到的东西。”

    要不要答应他?

    乐烟儿的心中天人交战。

    就在这时,道具室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乐烟儿清晰地听到有人问道:“白若梅小姐今天怎么会来剧组呢?”

    白若梅?!

    乐烟儿霍然抬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林冬陆:“你居然是和白若梅一起来的?”

    这个人到底是有多无耻,带着自己的未婚妻,来要求前女友离婚?

    但是林冬陆听到了那句话,也是一脸震惊。

    “没有,我是一个人来的,若梅她今天去公司了……”

    白若梅怎么会来剧组?难道是跟踪他来的?

    不可能,早上他亲眼看到白若梅去了公司,他来度假山庄也是临时起意,白若梅不可能会知道。

    会不会……是他听错了?可能不是白若梅的名字。

    但是他这点侥幸很快就破灭了,他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接下来的那句话。

    温温柔柔的,是他每天朝夕相对,无比熟悉的声音:“我和路淮安导演曾经合作过,今天来探一下路导的班。”

    林冬陆的心里咯噔一声,这个声音他不会听错,真的是白若梅。

    他还没有失去理智,他很清楚,无论他心中对过去的经历有了什么样的怀疑,至少现在白若梅都是他的未婚妻。

    如果让白若梅看到他来找乐烟儿,恐怕不会善罢甘休。

    林冬陆的表情有些慌乱。

    乐烟儿冷冷一笑,刚才言辞还那么激烈果决,听到白若梅的声音,竟然瞬间就慌了,她真是看不起眼前的男人。

    乐烟儿伸出手,就要去打开门的把手。

    林冬陆猛地攥住了乐烟儿的手,害怕外面的人听到动静,压低了声音问:“你干什么?”

    “你做贼心虚,我可是问心无愧,如果你愿意在道具室待着,那随你高兴,但是我要走了!”

    乐烟儿一分钟都不想和林冬陆多待。

    林冬陆看出她是真的想出去,立刻反手将乐烟儿的手腕扣在手中。

    “你问心无愧,那记者呢?”

    林冬陆的问题,成功地制止了乐烟儿挣扎的动作。

    林冬陆接着道:“我们俩从道具室一起走出去,正好撞上白若梅,你生怕记者明天的头条不够写吗?这下可好,图文并茂,连剧组的风头都能盖过去。”

    听到林冬陆毫不掩饰的讥讽,乐烟儿更加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有什么资格嘲讽我,难道这不都是因为你擅自跑来剧组,才惹出来的麻烦吗?”

    她本来今天就受了伤,急需休息,林冬陆忽然出现,对她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话就算了,居然还遇到白若梅来探班,甚至陷入了现在这样的尴尬局面。

    这怎么越来越有点“捉奸在床”的味道了?

    刚才乐烟儿怒火之下,没有控制好音量,她话音刚落,便听到外面有人疑惑道:“咦,这个房间是做什么的,里面有人吗?”

    说着,脚步声由远及近。

    乐烟儿脸色顿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