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49章 毕竟你是个gay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近乎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不知道拿乐烟儿怎么办才好。

    他伸出手,轻手轻脚地将乐烟儿抱起来,准备送她回房。

    夜廷琛的力度已经非常温柔,但是手臂才刚碰到乐烟儿的后背,睡梦中的她就疼得皱起眉来。

    他敏锐地发现了她的变化,将手臂上移到她肩膀的位置,避开了后背,乐烟儿才慢慢地舒缓了皱巴巴的小脸。

    夜廷琛抱着乐烟儿直接回她的房间,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将她那身礼服脱下来,这才发现,她莹润如雪的后背,此刻竟然一片淤紫。

    难怪刚才碰到她的后背的时候,她就皱起了眉。

    他回想起他赶到仓库的时候,乐烟儿被林冬陆抵在金属货架上,想必是那个时候撞伤了后背。

    夜廷琛的眼中满满的心疼。

    她的肌肤白皙凝润,如霜似雪,背后这一片暗紫的血淤就显得越发触目惊心,可以想见她当时有多疼。

    夜廷琛从药箱里取出药,坐到床边,用棉签一点一点细致地帮她上药。

    大概是碰到了痛处,乐烟儿皱着眉头呻吟了一下,睫毛微抖,疲惫地睁开了眼睛。

    专心上药的夜廷琛并没有发现乐烟儿已经醒来,乐烟儿有些迷糊地眨了眨眼,就感觉到身上微凉,低头一看,看到自己已经被脱了个干净,把她吓了一跳。

    “夜廷琛,你干什么!”

    乐烟儿当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起被子包裹住自己,一脸戒备地看着夜廷琛。

    她的脑中一下子就闪过晚上在贝克公馆,夜廷琛强吻她的画面,现在看到夜廷琛不顾她的意愿,将她的衣服脱得一干二净,当下觉得又羞耻又屈辱,忍不住道:“你强吻还没完,难道还想强.奸吗?”

    看到她戒备的动作,听到这刺耳的话,夜廷琛眼底来不及收回的温柔瞬间凝固,变成一层寒霜,他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夜廷琛一句话都没说,将药水丢在地上,直接起身就准备离开。

    乐烟儿这才发现,夜廷琛刚才是在帮她上药,她想起自己的后背,想必受伤不轻,她自己都忘了,夜廷琛居然还能想起来。

    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乐烟儿有些慌张,伸手抓住夜廷琛的衣摆,止住了他的脚步:“等等!”

    夜廷琛低头看着她,薄唇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显得越发凉薄:“怎么,不怕我强.奸你了?”

    乐烟儿的脸上浮现出羞愧的表情,尴尬地道:“抱歉,我……我刚才还不清醒,没有看清楚你在做什么,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不知道我是不是会强.奸你?”夜廷琛直接打断了乐烟儿的话,还故意曲解她的意思。

    可见,乐烟儿刚才的话,确实让夜廷琛耿耿于怀。

    乐烟儿只能硬着头皮解释:“我不是这个意思,夜廷琛,确实是我口不择言了,我认错,但是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我们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再加上你在贝克公馆的时候又那样对我,所以我心中不自觉地就会往这方面想……”

    夜廷琛冷冷勾唇,眼中一片冰雪,薄唇吐出的话刻薄又冷硬:“不自觉?看来我在你心中强.奸犯的形象还真是根深蒂固。”

    乐烟儿有些头疼,这个男人太聪明,所以一般的话不可能糊弄过他,但他也太霸道,总是忽略别人的感受。

    “不是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毕竟你是个gay,本质上来说根本就不喜欢和女人相处,我不应该怀疑你,是我不对……”

    听到乐烟儿的话,夜廷琛的长眉狠狠拢起,眼底翻涌过可怕的暗潮,他忽然抬起大手,猛地捏住乐烟儿的下巴,神色不善地眯起凤眸。

    “你说我是什么?”

    乐烟儿自知失言,说漏嘴了,顿时肠子都悔青了。

    没有人喜欢这样被人戳痛处,他们这种性向小众的人应该更是如此。

    “没……没什么,我说错了。”

    乐烟儿毫无说服力的辩解没能说动夜廷琛,他的眼神无比冷厉:“是谁告诉你的?”

    乐烟儿感觉到下巴上的手指纹丝不动,甚至越发用力,心一横,说了实话:“你,你不用隐瞒了,安珏早就告诉我了,你是个同性恋,根本就不喜欢女人,还有你们的关系,我也已经知道了。”

    说完这句话,乐烟儿眼睁睁看着夜廷琛的眼神,变得越来越冷,没有了一丝感情。

    “安珏?”夜廷琛轻问出声,声音却比冰还要冷,带着一种危险的气息,仿佛来自地狱。

    乐烟儿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有些害怕,她顺势就想下床,逃离夜廷琛的掌控。

    但是没想到她刚动作了一下,夜廷琛就欺身上来,压在她的身上,将她按在床上。

    柔软的床铺深深地陷了下去,乐烟儿的心中升起强烈的不安,她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头顶上的男人已经冰冷开腔:“你居然和安珏有联系,你究竟把我当成什么人?”

    夜廷琛说话时气息喷薄在她的脸色,她不禁微微眯起眼睛,睫毛挡住了视线,夜廷琛那张冷若冰霜的脸竟然有些看不清楚,但是却能清晰又真切地感受到他身上翻滚着的可怕怒气。

    乐烟儿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说错了,居然再度惹得夜廷琛发怒,只好费力地解释:“不是的,是安珏主动找我,他也只是好意,告诉我真相而已。”

    “真相?”

    乐烟儿觉得自己很委屈,声音有些颤抖地从喉咙里挤了出来:“你什么都不肯告诉我,难道也不准别人告诉我吗?”

    “乐烟儿,你的脑子是个摆设吗?宁愿相信别人都不肯相信我?”夜廷琛的声音如同寒冰利刃一般撞进她的心底。

    她直视着他的眼睛,看到湛黑的眼眸中汹涌的感情,居然觉得有些心虚。

    明明,她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会心虚,为什么会觉得,在这样深邃的凤眸下,她无法招架?

    乐烟儿丰润的唇瓣微微颤抖:“相信你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很快,她就明白了。

    夜廷琛猛地低下头,攫住她柔软的嘴唇,带着不容拒绝的霸道力度,狠狠地吸取侵略,像是要将她拆分入腹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