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48章 在门外等你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沈管家接着道:“是的,所以少爷在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喝锡兰红茶,我猜想,可能是他无意识地在模仿老爷的习惯,以此寄托哀思。”

    听到沈管家的话,乐烟儿的心里疼得几乎有些难以喘息。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身世很悲惨的,但是她妈妈去世的时候她至少也有12岁了,夜廷琛在8岁的时候就失去了自己崇拜的父亲,还要面对家族各方的压力,逼迫自己快速长大,乐烟儿觉得无比地心疼那个无助的小男孩。

    了解夜廷琛越多,她就越能理解现在夜廷琛这种冷情孤绝的性格。

    “沈管家,你教我泡茶吧,我要好好向夜廷琛道歉。”乐烟儿郑重地对沈管家道。

    沈管家的眼中闪过一丝欣慰,点点头:“好。”

    小夫妻嘛,吵架闹矛盾都是很正常的,只要能和好就行了。

    为了保证诚意,沈管家全程都只是口述过程,没有插手,每一个环节都是乐烟儿自己亲手泡的,花了好长时间,才泡出了一壶完美的锡兰红茶。

    乐烟儿将陶瓷茶壶和茶杯放在托盘上,端着上了楼,走到夜廷琛的书房门前,踟躇了一下,才轻轻地敲了下门。

    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乐烟儿只好加重了敲门的声音,开口道:“那个,夜廷琛,我泡壶茶……”

    里面仍然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要不是沈管家告诉她,夜廷琛一回家就直接进了书房,她真的要怀疑里面到底有没有人了。

    乐烟儿咬了下唇瓣,面对这种挫败,心里的倔强升了起来。

    “你既然现在在忙,那我就在门外等你。”

    他既然不让她进去,那她就在门外等着他好了,反正她不信他能够一晚上都不出来!

    时间一点点流逝,夜色渐深。

    视频会议里的欧延西,原本还一本正经地在和夜廷琛讨论工作,但是看到夜廷琛比平时更冷漠几分的表情,看了眼手上的手表,疑惑地挑起了眉:“啧,现在是国内的凌晨十二点了吧?不用去陪你的新婚小妻子吗?”

    夜廷琛眼皮都不抬一下,仍旧一脸冷意:“合同考虑好了?还是说你觉得给欧氏的利润太高了,可以再降三个点?”

    虽然面上不露分毫,但是在摄像头照不到的地方,手中的笔却停顿了一下。

    心中划过一种异样的情绪。

    外面早就没有声音了,这么晚了,她应该已经回房了吧。

    “哎呦喂,怎么跟独守空房的怨夫一样,一提就炸,还拿利润威胁我。前两天不是还浓情蜜意地打电话吗,怎么,电话也不打了?”

    欧延西好整以暇地抱着臂,悠闲地靠在椅背上,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他认识夜廷琛二十多年了,是实打实的好兄弟,深刻了解夜廷琛的性格,压根就不把夜廷琛的威胁放在心上。

    欧延西说的,是前段时间乐烟儿在剧组的时候,无论夜廷琛在做什么,都会在睡前给乐烟儿打个电话,欧延西有幸,还遇见了两次。

    “让我来猜一下,前段时间提起你的小妻子,还一脸的幸福藏都藏不住,现在又变成那个大冰山了,我估计,是跟嫂子吵架了吧?”

    这话说到痛处了,夜廷琛抬手将手中的文件直接丢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湛黑的凤眸此刻尤其阴沉。

    “你的话,太多了。”

    一般人要看到夜廷琛这个样子,早就恨不得跪地谢罪了,也就是作为发小的欧延西,还能得意地一笑:“行啦,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早点去陪你的小美人吧,免得你欲求不满,还要跟我发火。不过说起来,我倒是对乐烟儿越来越感兴趣了,居然有一个女人能把你治得服服帖帖的……”

    欧延西的话还没说完,夜廷琛就厌烦地关掉了视频会议。

    整个书房里唯一发出声音的东西被夜廷琛关了,房间里霎时安静得可怕。

    夜廷琛看着电脑,此刻没了一点办公的心思。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一点了,即使是铁打的人,此刻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惫。

    夜廷琛轻轻地瞌上眼睛,闭目养神,歇息一下。

    但是,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乐烟儿那张小脸,她笑的样子,她哭的样子,她倔强地扬着脸和他吵架的样子,全都清晰可见。

    越想,越觉得心浮气躁,烦闷地睁开眼。

    明明是生她的气的,可是却又忍不住惦记着她,连带着惦记着她想要的东西,夜廷琛想,他大概真的是欠她的。

    他拿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短信发出去,夜廷琛觉得心中的郁气稍微散了点,将面前的文件简单地整理了一下,准备去酒柜那瓶酒,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下。

    结果刚打开书房的门,长腿还没迈出去,就看到一个小小的人影,猫似的窝在墙角睡着了。

    乐烟儿还穿着那身单薄的礼服,似乎是有些冷,整个人缩成一团,放着锡兰红茶的托盘就放在一边的地板上,早就凉透了。

    她居然等到了现在?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夜廷琛觉得心口揪疼了一下,一种酸涩的感觉在心里蔓延,冰冷的眼神有所回暖。

    他收起长腿在她的身边蹲下去,细细地看着她的睡颜。

    大概是在地板上睡得很不舒服,她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在梦里也不开心的样子。

    看着她疲惫的小脸,夜廷琛眼中闪过心疼,剑眉微蹙,低声问道:“既然要跟我认错,为什么一开始还要惹我生气?为什么要说那么伤人的话?”

    乐烟儿睡的正香,当然不会回答他。

    但是夜廷琛要的也不是她的答案,看到她在门外等了这么久,他一晚上的火气,居然就这么散了。

    多么可怕,无论她说出再伤人的话,作出再过分事,他居然都没有办法真的对她生起气来,只要看到她乖巧的模样,他所有的怒火都瞬间烟消云散。

    这就是乐烟儿的独特魅力,他近乎无力招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