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44章 双重标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听到夜廷琛的问话,乐烟儿明白了,原来夜廷琛之所以这么生气,是因为她私自去见了林冬陆。

    她连忙解释道:“是因为他突然收回项链,然后告诉我今晚项链不与拍卖了,让我去下面谈一下,我才去的。”

    乐烟儿觉得自己的解释合情合理,即使不能一下子消除夜廷琛的不满,至少也不会加重他的怒气。

    但是没想到,她话刚说完,夜廷琛仿佛怒气上涌,一拳砸在她身后的门板上,发出“咚”地一声巨响,吓得乐烟儿浑身一颤。

    怎么好像她解释了,他反而更生气了?

    乐烟儿疑惑地看着夜廷琛:“你到底怎么了……”

    夜廷琛眼神冰冷地看着她:“乐烟儿,你究竟有多么不相信我?”

    乐烟儿下意识就否认:“我没有不相信你。”

    “我告诉过你,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林冬陆联系你了?为什么单独去见他?刚才为什么不肯跟我走?”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乐烟儿哑然。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来反驳,却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只好徒劳地沉默。

    她相信他吗?

    虽然刚她否认得那么干脆,但是其实,在她的心里,是不相信的。

    他们相识才不过短短的一个多月,联系他们两人关系的只是一纸合同,他们之间的位置从来就没有对等过,直到现在,她对夜廷琛的了解,都少得可怜。

    即使沈管家叫她少夫人,即使陈落叫她总裁夫人,即使她住在寸土寸金的皇廷别墅里,但是她的心里无比清楚,这些都是有期限的。

    她连这桩婚姻什么时候会结束都毫无把握,又怎么样去真正地相信他呢。

    她怎么敢把这条比她生命还要重要的项链,全部寄托在他的身上呢。

    乐烟儿垂下眼帘,避开了夜廷琛的目光。

    休息室内,沉寂弥漫开来。

    良久,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似的,缓缓开口:“对不起,这次是我不好,因为这条项链对我来说太重要了,即使不惜任何手段,我也要拿回来。这次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是我不对,下次我会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这话说得不那么动听,但是却是乐烟儿的心里话。

    由于这条项链特殊的意义,和他们两人脆弱的合作关系,她依旧没办法全身心地相信他。

    她能做的,也只是在下次类似情况发生的时候,尽量做到尊重她的合作伙伴。

    “尽量?”夜廷琛有些嘲弄地反问,声音冷得像淬了冰。

    湛黑的凤眸中一片冰天雪地,他必须用极大的力气才能忍住心中的怒火,不向面前的人发泄出来。

    她根本就不信任他。

    她道歉,是为了安抚他,为了维护两人的合作关系,但是在她的心中,他仍然是个外人,根本就不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她的第一选择。

    这样的认知,让夜廷琛觉得心口发凉,他这段时间做出的所有努力和付出,好像对她而言都不值一提。

    “既然你能够凭自己的本事,和林冬陆谈判,拿回项链,那我们的合作还有什么意义,我这个丈夫对你而言,就只是个摆设吗?”

    夜廷琛一字一顿地说,冰冷的语气中透露出无尽的失望。

    第一次,他觉得自己很弱,他想要保护的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他现在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挫败感。

    同时,他也意识到了,乐烟儿的心中,真的没有他。

    听到夜廷琛说出这么重的话,乐烟儿有些慌神了,她慌张地抬起头,对上夜廷琛凛冽的眼神,当场就怔住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她不明白,他是想要离婚吗?

    为什么这个念头一升起,她就会觉得心里堵堵得难受?

    乐烟儿有些嗫嚅地说道:“不是的,夜廷琛,我从来就没有这么想过,凭我一己之力拿不回项链,我仍然需要你。”

    夜廷琛不为所动,冷冷地说道:“但是,你从来就没有真正地信任过我。”

    这次,乐烟儿真的让他失望至极。

    他早就说过,他不需要她的道歉,也不需要她的感激,他想要的,是她的信赖。

    可是她没有办法给他。

    就像现在,无论乐烟儿怎么样跟他道歉,也不能改变她瞒着自己去见林冬陆的事实。

    夜廷琛想起他赶到仓库时看到的那一幕,就觉得心口一阵揪痛,他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来一步,乐烟儿会不会真的出现什么意外。

    这个念头一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就让他忍不住怒不可遏。

    但是乐烟儿也觉得自己很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直在跟夜廷琛道歉,他还是不肯放手,一直揪着这个问题不放,当下也有点生气,急得口不择言起来:“要我信任你,那么你又真的信任过我吗?你把我调查了个底朝天,却连你家族的事情一个字都不肯透露。你真的把我当成一个可以信赖的合作伙伴吗?还是说只是一个可以随便被你利用的道具呢?”

    夜廷琛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他珍视她,爱惜她,保护她,到她的眼中竟然这样不堪。

    但是多年的习惯让他不会开口解释一个字,他只是眯起寒眸,那双不带一丝温度的大手来到她的脸上,用力地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抬起小脸和他对峙。

    “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你才会觉得你有反抗我的资本。”

    听到这话,乐烟儿脸上的寒意一点也不比他少,杏眸怒气腾腾地瞪着夜廷琛。

    “反抗?你觉得这是反抗吗?你未免也太双重标准了吧,你隐瞒我可以,我隐瞒你就不行,我只是质问两句,你就说我是在反抗你。难道就因为你有钱有势,所以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吗?我根本就不该跟你道歉,你瞒着我,我瞒着你,这样最公平!”

    乐烟儿说着,感觉到下巴上的手力度越发收紧,疼得她微微蹙起了眉,但是她却倔强的不肯呼痛,只是推搡着面前的人:“你放开我,离我远点,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