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43章 夜廷琛生气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看到林冬陆这样,乐烟儿心里又不由得觉得他很可怜。

    “林冬陆,你没事吧?要不要叫医生来……”

    乐烟儿一边说着,一边想靠近一点,查看林冬陆的情况。

    却听到林冬陆大喝一声:“离我远一点!”

    脖子上的刚才被掐的地方还在隐隐作痛,乐烟儿心中仍然害怕林冬陆会再度失控,所以听到林冬陆这一声暴喝,当即吓得停下动作,一动也不敢动。

    林冬陆明明头痛欲裂,却仍然扶着金属货架,挣扎着站了起来。

    “滚开,离我越远越好,不然我不敢保证我还会不会伤害你!”

    听到这话,乐烟儿一愣,皱眉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吗……”

    林冬陆暴躁易怒,听到这话,随手拿起货架上的陶瓷盘子,狠狠地扔在乐烟儿的脚边,吓得乐烟儿连忙后退两步。

    “滚出去!你听不懂是不是!滚出去!”

    一边吼,一边砸下一个又一个盘子,整个人简直像暗夜修罗一样,散发着可怖的气场。

    林冬陆的盘子准头倒是不错,都是对着乐烟儿的脚边扔的,砸得乐烟儿节节后退,最后只能站在门边。

    但是乐烟儿该说的话还是要说:“林冬陆,这种情况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一年前吗?你在美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现在的情况韩克知道吗,也没有联系过医生……”

    乐烟儿心中的疑问实在是太多了,全部都盘旋在她的心头。

    但是,还没等乐烟儿说完,林冬陆就像一个暴怒的狮子一样,大声地怒吼道:“你想说什么,你觉得我疯了是不是?!告诉你,我没病!我不需要看医生,也不需要你的可怜!给我滚!”

    说着,林冬陆居然抄起了旁边的一个小型货架,直接往乐烟儿的方向砸过来。

    乐烟儿虽然早有防备,但还是被他这疯狂的举动吓了一跳,立刻转身从仓库大门钻了出来,然后将大门碰上。

    几乎是在门锁碰上的瞬间,货架和铁门接触,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撞击声。

    而加牢加固的大铁门,居然被货架给砸出了一个不小凸痕,可见刚才林冬陆已经用尽了全力。

    看到门上的痕迹,乐烟儿心中一阵后怕,她不知道林冬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她真的不敢再进去了。

    乐烟儿这时才想起夜廷琛,她左右四顾了一下,发现夜廷琛真的已经离开了。

    想到夜廷琛走之前,眼中流露出的失望,乐烟儿觉得心口一阵揪紧。

    她必须要给夜廷琛解释清楚,但是在此之前,也要把林冬陆的事情处理好。

    乐烟儿拿出手机,拨通了韩克的电话。

    这是上次她去医院探望林冬陆时,韩克给她留下的,说以后有什么事情,不方便找林冬陆的,可以联系他。

    她原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用上这个电话,没想到却在此时拨通了。

    手机拨通后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通,乐烟儿只好挂了电话,发了一条短信给韩克,让他一会来接林冬陆回去。

    对于林冬陆刚才发狂的情况,乐烟儿只字未提。

    她觉得这件事处处都透露着蹊跷,她不知道韩克究竟是不是可以信任的人,所以,最好还是不要让他知道。

    做完这些以后,乐烟儿咬住了唇瓣,终于鼓起勇气拨通了夜廷琛的电话。

    听到“嘟嘟”的声音,乐烟儿在心里暗暗祈祷,一定要接啊。

    她真的很怕夜廷琛因为她刚才的行为生气,连她的电话都不肯接。

    好在手机响了几秒以后,还是被接通了。

    夜廷琛没有说话,但是乐烟儿可以通过电流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这说明他在听。

    乐烟儿心下稍安,连忙道:“夜廷琛,你在哪?我现在去找你。”

    夜廷琛开口,声音却冷如冰霜:“不用照顾林冬陆了?”

    夜廷琛性子冷清,一直以来对乐烟儿虽然不说过分温柔,但是也有刻意收敛自己身上的寒意,这对于夜廷琛来说已属不易。

    现在夜廷琛对乐烟儿说话的语气简直和其他人一样,乐烟儿听在耳中,心里有些不好受。

    “我……夜廷琛,你听我跟你解释好不好?”

    夜廷琛沉默了两秒,终于道:“16楼vip休息室。”

    乐烟儿坐电梯上了16楼,走到vip休息室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着的,她轻轻地推开门,走了进去。

    脚步才刚刚迈进门,手腕上就突然传来一个巨大的力度,将她拉了进去,随即身后就传来门被大力关上的声音。

    乐烟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夜廷琛扔在门上,原本刚才就在金属货架上撞得不轻的后背,此刻更加是剧烈地痛了起来。

    乐烟儿当下就吃痛得皱起了眉。

    她疼得厉害,觉得夜廷琛简直莫名其妙,刚才心里的那些愧疚和心虚一下子就淡了很多,不高兴道:“你做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小手,抵在他的胸口,想拉开两人的距离将他推开,她的背实在是太痛了。

    而且他靠得这样近,她鼻尖萦绕的全是他的气息,虽然清冽,但此时却觉得非常有压迫力,有些渗人。

    她一直以来都不喜欢夜廷琛这种态度,睥睨天下,盛气凌人,仿佛其他人都是草芥,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这会让她异常清楚地感受到两人的阶级差距。

    夜廷琛不止身上的气势骇人,眼神也凌厉得可怕,紧紧地盯着她的脸,仿佛一把寒刃在凌迟她。

    乐烟儿推拒的动作,激怒了夜廷琛,他危险地眯了眯眼睛,低沉压抑地说道:“我刚才救了你,你对我就是这个态度?”

    闻言,乐烟儿想到刚才在生死一线的时候,确实是夜廷琛及时赶到,救下了她,如果没有夜廷琛,后果不堪设想。

    想到这里,乐烟儿心中的怒气消了一些,放软了语气,主动向夜廷琛道歉:“对不起,我刚才的态度不好。今天仓库的时候谢谢你了。”

    夜廷琛的神色略有缓和,眼神却仍然冰冷地注视着她。

    乐烟儿被他看得不自在,犹豫道:“但是你……能不能后退一点,不要靠这么近,你这样弄得我很不舒服。”

    “你为什么要去见林冬陆?”夜廷琛避开了她的问题,直接喝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