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40章 地下仓库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觉得今天一整天的郁气都聚集在胸口,她拿起手机,直接拨通了林冬陆的电话。

    几乎是拨通的瞬间电话就被接通了,似乎料定了,只要提到星之海,她必然坐不住。

    还没等林冬陆开口,乐烟儿抢先骂道:“林冬陆,你这个疯子!你以为拍卖会是儿戏吗,你要捐就捐,要收回就收回,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是在耍我玩吗!”

    林冬陆好像对她恶劣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似的,语气仍然很平静,只是带着几分阴测测的冷意:“问我想干什么,下来你就知道了。”

    “你……”

    他这个态度让乐烟儿气结,她还想再说什么,但是林冬陆根本就不给机会,直接挂掉了电话,似乎是笃定乐烟儿一定会下来。

    乐烟儿死死地捏住手机,心中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去。

    林冬陆现在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已经不是她熟悉的那个温暖少年了。

    他现在阴鸷,可怕,让人捉摸不透,回想起上次林冬陆在咖啡厅对她做的事,她心中对他居然有些恐惧。

    但是不得不说,林冬陆真的很会掌控人心,他明白项链对她的重要性,所以拿这个来要挟她,几乎就是拿捏住了她的命门。

    乐烟儿咬牙,终于做了决定,脸上划过坚毅的神色。

    去就去,夜廷琛为了帮她拿回项链,也付出了这么多努力,她总不能什么都不做,万事指望夜廷琛,坐享其成吧。

    乐烟儿理了理裙子,拿着手包,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小心地走出了拍卖厅。

    她没有发现,在她转身离开以后,一直看着前方的号,忽然转过了头。

    那双隐藏在阴影中的眼睛,看着她离去的方向,闪过了一丝莫辨的情绪。

    现在拍卖厅里正热闹,外面没有什么人,乐烟儿很快就到了地下室的仓库。

    地下室因为位置的原因,气温低得可怕,乐烟儿穿着单薄的礼服,居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仓库的门虚掩着,里面没有一丝光亮,只能看到无穷无尽的黑暗,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有种本能的恐惧,不自觉地会猜想黑暗中是否有什么可怕的猛兽。

    乐烟儿的手伸上了门把,却在这个时候有些犹豫。

    她连夜廷琛都没有告诉一声,贸然地一个人跑到地下室来,是不是有些太过冲动了?

    但是一想到妈妈的项链在里面,她的心中有升起一股勇气来。

    无论会面对再可怕的事情,她都必须进去,不然,她有什么面目去面对天堂的母亲?

    乐烟儿心一横,鼓起勇气,推开了仓库的门。

    她小心地踩着步子,一步一步地走进这浓重的黑暗中去。

    太安静了,又太冷了,乐烟儿的心里有些发毛,忍不住开口问道:“林冬陆,你在吗?”

    回答她的,是死一般的沉寂。

    乐烟儿的高跟鞋在仓库里声声回荡,让人觉得心里惴惴不安。

    乐烟儿不知道灯在哪,只好拿出手机,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一小束光只能照亮眼前的小范围。

    乐烟儿拿着手机照了一圈周围,发现旁边居然有很多货架,上面摆着各种精美的瓷器餐具,每一件都仿佛艺术品一般。

    这是今天晚宴时候用的餐具,看来这里,就是放置厨房用具的仓库了。

    乐烟儿照了半天,因为照亮的范围有限,并没有发现人影。

    正在犹豫还要不要走进去的时候,突然“啪嗒”一声,整个仓库一瞬间灯光大亮。

    乐烟儿好不容易适应了黑暗,被这突如其来的光明吓了一跳,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惊惶地转过身。

    原来林冬陆一直都抱着手臂站在仓库的门口,难怪她一路走进来都没有发现。

    乐烟儿关掉手机的手电筒,直接向林冬陆走去。

    林冬陆神色莫测地看着她,突然反手将仓库的门关上了。

    乐烟儿没有心思去留意他这些动作,直接气势汹汹地问道:“林冬陆,别弄这些小花招了,你告诉我,项链呢?”

    听到她一开口就是问项链,林冬陆的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失落,被他掩藏得极好,他没有说话,只是从身后拿出一个盒子。

    林冬陆缓缓将盒子打开,头顶的白炽灯将这一千颗碎钻映照得璀璨无比,如同星海。

    听妈妈说,这些碎钻每一颗都是最完美的切功,如果不能保证八心八箭的话,就会被废弃,为的就是保证在每一个角度,都有最完美的反射光。

    而镶嵌这一千颗碎钻,更是用了比利时最高级的手工大师,整整一年的时间。

    所以这条星之海,无论是材质还是人工,都可谓举世无双,在全世界范围内,都不可能会有第二条。

    一看到这条项链,乐烟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她伸手就想将项链连盒子一起抢过来。

    但是林冬陆早就预料到了她的意图,他“啪”地一声将盒子盖上,果决地收回到怀里。

    乐烟儿刚才蓄的力扑了空,却已经不能再收回去了,整个人因为惯性而向前扑去。

    这倒是正合了林冬陆的意,他不躲不闪,甚至还主动上前了半步,接住了乐烟儿,让她砸进自己的怀里。

    乐烟儿落入怀中的那一刻,林冬陆整个人都有些恍惚了,觉得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失而复得,整颗心脏都忍不住颤抖。

    好像他漫长的跋涉,艰难地挣扎,都是为了此刻的一个拥抱。

    林冬陆有些控制不了心中柔情的爆发,正准备伸出另一只手,加重力道,将乐烟儿彻底地揽入怀中,但是乐烟儿却动作更快,使劲地推了林冬陆一下,借着力从他的怀抱中退了出来,扶着旁边的货架站直。

    那动作,颇有些唯恐避之不及的意思。

    乐烟儿的行为如同一盆凉水兜头泼下,浇灭了林冬陆心中火热的情感,他被彻底激怒了。

    林冬陆站在原地,看着她,眉头狠狠地锁着,暗黑浓稠的眼眸中,满是阴鸷与疯狂,看着十分骇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