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36章 补全了他的缺口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见到乐烟儿的眼泪,夜廷琛心中更痛。

    只是,一贯冷情的他,并不擅长安慰别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知该如何安慰她,让她不再哭泣。

    他能给的,是一句坚定的承诺:“放心,有我在,以后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不会有人欺负你。”

    这句话不仅是对乐烟儿说的,更是告诫他自己。

    如果,他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那么,他即使权势滔天又有什么意义。

    乐烟儿哭了好一会,终于慢慢止住了眼泪。

    夜廷琛低声问道:“好些了吗?”

    听到夜廷琛的声音,乐烟儿意识清醒了一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整个人都依偎在夜廷琛的怀里,登时烧红了脸颊,连忙坐了起来。

    “我,我没事了。”

    天哪,她都做了些什么,因为惊吓过度,居然赖在夜廷琛的怀里哭。

    还好夜廷琛不喜欢女人,要不然非得以为她是故意投怀送抱不可。

    夜廷琛看到她对自己仍旧是见外的,眼中闪过一抹失落,但是心知这件事得徐徐图之,记不得。

    夜廷琛不想再提刚才的事情,转移了话题,开始说正事:“拍卖会快开始了,如果你还是觉得不舒服的话,我可以陪你先回别墅去,至于项链,我可以和贝克先生交代一下,等拍卖结束后,无论成交价是多少,我都会以加价10%的价格买下来,然后让人送回去。”

    一提到项链,乐烟儿的脸色顿时一整,强行压下了刚才的失落和软弱,恢复了平时的坚毅和倔强。

    “不,我一定要亲自拿到那条项链,才能放心。”

    白若梅是怎么拿到那条项链的,为什么要将她的项链捐出去,林冬陆最近奇怪的举动又是怎么回事……这一桩桩一件件的疑问都萦绕在她的心头,而且,都与她妈妈遗物密切相关。

    如果不弄清楚这些问题,亲自拿到星之海,那么无论如何她都没有办法放下心来。

    之所以她会答应和夜廷琛定下合同,也正是因为这条项链对她来说无比的重要。

    夜廷琛看到乐烟儿的杏眼重新焕发出了光彩,便知道,她已经决定了。

    他微微颔首,道:“好,拍卖会四十分钟以后开始。”

    乐烟儿站起身,理了理裙摆:“那我和你一起出去吧。”

    夜廷琛长眉微扬,凤眸中闪过一丝戏谑:“你确定,你要这样出去?”

    乐烟儿先是不明所以地望着夜廷琛,随即想到自己和吴能几番周旋,最后还哭了那么久,只怕头发和妆容早已经不忍直视了。

    连忙从手包里翻出一枚化妆镜。

    果不其然,原本半绾起来的长发,现在已经乱七八糟,精致的妆容也被泪水冲刷得有些斑驳了,好在造型师用的都是最好的化妆品,基本的防水效果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有花成大熊猫。

    但是乐烟儿一想到自己以这副尊荣赖在夜廷琛的怀里那么久,就觉得没脸见他了。

    乐烟儿一只手遮住脸,有些尴尬地道:“你先去吧,我补个妆,一会去找你。”

    夜廷琛被她逗笑了,薄唇勾起一丝迷死人的弧度,终于决定好心放过她,道:“我已经向贝克先生借了公馆里最好的造型师,正在门外等你,一会由她们来帮你补妆就行了。”

    听到这话,乐烟儿吃惊地睁大眼睛,连遮挡着脸的手都忘了,缓缓地放了下来。

    夜廷琛未免也太细致了吧,她刚才一直失魂落魄,根本就没有留意到他什么时候联系的贝克先生。

    但是,一般人都不会想到的事情,他不仅想到了,还帮她料理好了。

    乐烟儿的心情有些复杂,看着夜廷琛,由衷地说了一句:“谢谢你,夜廷琛。”

    “我不是说过了吗,跟我,不需要说谢谢。”

    夜廷琛注视着她的眼睛,目光深邃,有洞察人心的力量。

    被那个眼神看着,乐烟儿的心中没由来地就有点慌。

    好在夜廷琛并没有盯着她看太久,似乎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夜廷琛很快就收回了目光,站起身,理了理西装上的褶皱。

    “我也要去换身衣服,一会做好造型,不要随便出去,等我来接你。”

    乐烟儿飞快地扫了一眼,看到夜廷琛衬衣上的一大片水渍,知道自己就是导致夜廷琛需要换衣服的罪魁祸首,心虚地低下了头。

    “好,我知道了。”

    因为感激与心虚,现在的乐烟儿格外的温驯乖巧,夜廷琛又露出一抹笑来,没忍住,伸出大手抚摸了一下乐烟儿的脑袋。

    “乖。”

    简直像是在安抚他的宠物一样。

    乐烟儿在心中腹诽,表面上却不露分毫,目送着夜廷琛走出了休息室。

    夜廷琛走出休息室,等候在一旁的严老立刻迎了上来。

    “少爷。”

    夜廷琛脚步没停,一边走一边淡淡地问:“解决好了?”

    严老跟着夜廷琛的步伐,恭谨地回答:“是的,按照您的吩咐,都处理好了。”

    夜廷琛应了一声,没再说话。

    严老却忍不住了,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道:“少爷,吴能受了那么重的伤,只怕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安平国际贸易,我们是彻底得罪了。”

    安平国际贸易是a市最大的国际贸易中介公司,平时和l.n.有很多合作项目,现在正是夜家内部争斗白热化的时候,在这种时候和安平国际贸易闹翻,并不是明智之举。

    这些事严老能想到,夜廷琛当然也能想到,所以,根本就不需要他出言提醒。

    严老只能隐晦又委婉地说:“这次的行事不是您以往的风格。”

    夜廷琛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严老也赶紧跟着停下了步子。

    “严老,多年前,你曾说过,我什么都好,就是缺少了一些情感。”

    严老听到这话一惊,随即回想了一下,自己确实说过这种话,不过,大概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的他对于夜廷琛来说,还算是半个长辈,所以才有资格说些倚老卖老的话,而现在,夜廷琛已经贵为夜家的继承人,他是再也没有评判夜廷琛的资格了。

    严老不明白夜廷琛忽然提起这件事的意图,只能更加地恭敬地回答道:“您的记忆力一直都非常超群。”

    夜廷琛仍然像平常一样,眼睛直视前方,只是在他冷淡的眸光中,隐隐有什么情绪在翻涌。

    “那么我现在可以告诉你,现在,我已经补全了那一分情感。”

    是乐烟儿,补全了他的缺口。

    所以对于她的事,他没有办法维持平时的冷静与镇定,去计较得失。

    严老闻言,悚然一惊,连忙弯下腰:“是我逾越了。”

    “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