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35章 都是我的错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在夜廷琛的怀抱里,透过西服的衣料,感受到夜廷琛身上的体温,乐烟儿再也止不住眼泪,哭成了一个泪人。

    感受到他的力量,乐烟儿的坚强瞬间瓦解。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夜廷琛及时出现,救下了乐烟儿,还帮她出了气,可是在她开口的时候,满腹的感激却变成了带着哭腔的委屈和抱怨。

    “你……为什么来这么晚?你知不知道我很害怕……没有一个人帮我……”

    夜廷琛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心疼地道:“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旁边的严老在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

    他从小看着少爷长大,从没有听少爷跟任何人道过歉,现在居然不仅向少夫人认错,而且还百般好言相哄。

    果真是百炼钢也抵不过绕指柔。

    乐烟儿倚靠在夜廷琛的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要将刚才受到的委屈都倾泻出来,过了好一会,大哭才变声了低声的抽噎。

    夜廷琛的视线一垂,看到了乐烟儿细白的脚裸.露在裙子的外面,因为刚才光着脚逃跑,已经沾上了一些灰尘和碎屑。

    那双脚骨架匀称,肌肤凝润,却沾上了尘土,让人有种美玉染瑕的感觉。

    夜廷琛眸光一痛,从西服的口袋中拿出一条手帕,然后将乐烟儿的脚微微抬起,细致而温柔地擦过她的脚。

    等到脚上的灰尘擦干净了,夜廷琛捡过被丢在一旁的高跟鞋,单膝跪地,动作轻柔地帮乐烟儿穿上。

    他的神情十分郑重,仿佛手中握着的是水晶鞋一般。

    穿好鞋,夜廷琛再不耽搁,将乐烟儿打横抱起,抬脚就准备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只留下一句话:“严老,处理好这件事。”

    严老立刻恭谨道:“是。”

    待夜廷琛离开后,严老便成了现场的主事人。

    严老行事风格与夜廷琛非常像,直接让警卫将痛昏的吴能丢出贝克会馆,然后对着众人道:“非常感谢各位的配合,让诸位看到这样不雅的一幕我们感到非常抱歉。我家少爷是贝克会馆的股东之一,有权利维护贝克会馆的所有人员安全,并且将那些不适宜出现在会馆的人进行驱逐,以免搅扰了各位名流的兴致,希望各位理解。”

    众人还能说什么,严老背后站的可是夜廷琛,只好道:“理解,理解。”

    “既然各位理解,那么想必也不会将这件事流传出去了,特别是音像资料,说来惭愧,我家少爷在a市不少媒体都有投资,如果一旦有这些消息流传出去,很快我们就能拿到投稿人的全部资料。”

    这番话软硬兼施连消带打,几乎是断绝了那些刚刚偷偷录像想拿出去卖钱的人的后路了。

    没想到不止是夜廷琛有气魄,就连他身边一个看似普通老人的随从,都不是一般人,这样的谈吐和行事风格,简直比一些大企业的董事长还有风范了。

    现场的所有人,刚才都清楚地看到了夜廷琛雷厉风行的狠绝手段,深深领教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一个个自保还来不及,没有一个人愿意去触这个眉头,毕竟枪打出头鸟,和夜家对着干,是没有好下场的。

    严老看到众人脸上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心知自己已经达到了目的,微微颔首道:“告辞。”

    众人原本只是来出席一场拍卖会,顺便参加一场晚宴,没想到却看了这么一场触目惊心的好戏,顿时都唏嘘不已,再没有心情继续交际了,一个个仿佛火烧屁股一般离去,回到了大厅里。

    但是,对于别人问起刚才发生了什么,每一个人都讳莫如深,一个字都不肯吐露。

    *** ***

    夜廷琛抱着乐烟儿到了楼上的专属休息室,房内设备一应俱全,十分舒适。

    乐烟儿已经虚脱了,身体一阵阵地发抖,似乎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脱离出来。

    夜廷琛动作轻缓地将乐烟儿放在沙发上,取过旁边的毯子给她盖上,然后站起身子,准备去给她倒杯水。

    没想到她的小手却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衣摆,仿佛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一样,用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乐烟儿一贯红润如花瓣一般的嘴唇,此刻没有丝毫血色,她微启唇瓣,惊惶地祈求:“不要走……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好怕……”

    刚才哭了那么久,她的眼睛已经无比干涩,可是她现在根本不敢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吴能下流邪淫的微笑,以及围观的人脸上的戏谑与嘲讽。

    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来帮她,一个人都没有。

    这个场景一下子久让她回到了在顾家的那些岁月,孤独,无助,渺小,卑贱如尘埃。

    夜廷琛居高临下地看下去,看到乐烟儿扬起一张白纸般的小脸,脆弱到不堪一击,平时无比明亮的杏眸此刻黯淡无光,渴求地望着他,仿佛一只受伤的幼兽,不愿意离开自己信赖的家人。

    夜廷琛心头一软,重新坐回到她的身边,将她揽入怀中。

    “乖,别怕,我在。”

    感觉到她身体微微的颤抖,夜廷琛不知该如何才能让她安定下来,忽然就想起上次乐烟儿生病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将他认成她的母亲,让他抚摸她的头发,哄她睡觉。

    抚摸头发的动作,对于她来说,似乎有特殊的意味。

    他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伸出手,轻轻抚摸过她丝缎般的长发,如同哄孩子一样,一下一下,温柔绵长。

    比起上一次,夜廷琛的动作流畅了许多,力度适中,也不会扯到她的头发。

    乐烟儿依偎在夜廷琛的怀里,鼻间全是他身上凛冽的香气,舒适干净,让人充满了安全感。

    不知道为什么,夜廷琛明明是个无比冷硬薄情的人,她却总是会觉得他的身上,有一种其他人没有办法给她的安全感。

    这种感觉勾起了她心底的柔软,忍不住又酸了鼻子,只想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乐烟儿闭上眼睛,泪珠顺着脸颊流下,一滴滴地落在他的胸口,洇湿了薄薄的衬衫,很快就烧灼到了他心口的皮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