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34章 蛋,真的碎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吴能一瞬间像被冻住了一样,连挣扎都忘记了。

    这个声音……

    太熟悉了!

    吴能的心中剧烈地抖动,他拼命地安慰自己,不会是那个人的,不会的!

    似乎是从吴能僵直的动作猜出了他心中所想,那双鞋缓缓地移开,吴能终于能够睁开眼,从一个蝼蚁般的角度,望向那个人。

    只见一个男人身着笔挺的西装,双手冷谨的插在口袋里,在灯光的照射下,如同天神从天而降,男人容貌英俊无比,但是他居高临下望下来的凤眸,却带着死亡般的幽寂气息。

    真的是夜廷琛!

    吴能小心地咽了唾沫,回想起刚才夜廷琛说的话。

    他说什么来着。

    连我的人都敢动,你是不想活了吧。

    吴能绿豆大的眼睛霎时就瞪到了极限。

    他的人?那个女人!难道真的是夜廷琛的妻子?!

    “吴能,你还认识我吗。”夜廷琛的声音仍旧冷淡,加霜带雪一般,没有太大的起伏。

    但是跟在夜廷琛身后的严老很清楚,少爷,真的生气了。

    吴能在商界混了这么多年,自然是很清楚什么人不能招惹,没想到今天自己踢到了这么一块铁板,暗叫一声倒霉。

    但是他的心中也不是很害怕,毕竟,他根本就没有来得及对乐烟儿做出什么,反倒是自己被乐烟儿弄了一身的伤,就算是夜廷琛,也要讲道理吧?

    “夜,夜少,好久不见。”吴能因为疼痛而龇牙咧嘴,只能勉强扯了下嘴角,算是笑了,“没想到在这种时候见到您。”

    夜廷琛却压根就不理他,冰冷的黑眸扫了一圈旁边围观的众人,眼神之冷,让所有人的心中都打了个寒颤。

    “各位的兴致很好,都在一旁看着我太太被欺负。”

    这些人说起来也都是a市有头有脸的人,但是在夜廷琛的眼神和气势压迫下,居然连大气都不敢喘。

    “既然各位看了戏,那么,就请各位帮我个忙。”

    众人连忙道:“夜少尽管吩咐。”

    “各位既然看了场好戏,那么现在吴总的裤子脏了,还请各位帮吴总擦干净。”

    夜廷琛话音一落,众人的脸上都闪过一丝难堪,却没有人敢反驳一句。

    夜廷琛淡淡地补充了两个字:“用脚。”

    用脚帮吴能擦裤子?那不就是刚才乐烟儿逃跑时的“断子绝孙脚”吗?

    夜廷琛吩咐完,便有几个黑西服的男人,将吓傻的吴能按在了地上。

    冰冷的视线扫视了一圈,薄唇微启,吐出三个字:“谁先来?”

    众人都在心中权衡,虽然这么一来会得罪吴能,但是他们刚才旁观夜廷琛的女人被侮辱却没有出手相助,只怕也狠狠地得罪了夜廷琛。

    两相比较下,当然是夜廷琛更重要了。

    所以,几乎只是犹豫了片刻,刚才围观的人便一哄而上,争先恐后地朝吴能两腿之间的地方狠狠踹去。

    由于被夜廷琛的警卫按着,吴能根本就挣扎不了,只能不断地哀嚎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在杀猪。

    凄厉的惨叫声,不绝如缕。

    在场的男士们听在耳中,怕在心里。

    这下恐怕要应了刚才吴能说的那句话。

    蛋……

    真的要碎了!

    这边踹得火热,那边,乐烟儿在跑出几百米以后,还是不敌两个保镖,被他们抓住了。

    保镖下手很重,狠狠地拽着乐烟儿的胳膊,乐烟儿有种要脱臼的感觉,忍不住惊呼一声:“好痛。”

    保镖不屑地看着她:“这就痛了,告诉你,得罪我们吴总,你痛的时候还在后面呢。走,别想再耍什么花招。”

    被保镖推推搡搡地前进,乐烟儿的心中一片绝望。

    难道真的就没办法了?

    她刚才连高跟鞋都脱了,现在身上连一件能够防身的东西都没有。

    乐烟儿放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她在心中暗暗地想,大不了就玉石俱焚,只要那个肥猪敢碰她,她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她没想到的是,走回到刚才她跑掉的地方,原本还冷漠旁观的路人,此刻居然一片热闹。

    但是乐烟儿没有心情注意周围那些人,她的注意力完全被那个长身玉立鹤立鸡群的男人吸引了。

    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她心中给自己筑起的坚硬围墙寸寸瓦解,倔强荡然无存,她仿佛后知后觉地感觉到害怕和恐惧一般,身体微微地颤抖起来。

    “夜廷琛……”

    她轻启早已没有血色的唇瓣,艰难地吐出这个名字。

    在开口的一瞬间,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

    多奇怪,刚才被吴能为难,她没哭,被当众侮辱,她没哭,甚至遭受到保镖的粗暴对待,她也没哭。

    现在只是远远地看到了夜廷琛,她便觉得心中的逞强荡然无存,只剩软弱,和一种强烈的安心。

    因为她心里很清楚,夜廷琛不会抛弃她。

    他们没有血缘,没有感情,只有合作,但是夜廷琛却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人,都更加可靠。

    夜廷琛听到她的声音,蓦然回头,在看到她的瞬间,眸光骤暗,长腿一迈,大步地走了过来。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无助的眼神,以及微微颤抖的瘦弱身躯,他心中刺痛。

    他很清楚,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她都已经精疲力尽,急需一个怀抱。

    所以,夜廷琛加快了速度,终于在乐烟儿倒地的前一秒接住了她,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

    夜廷琛感受着怀中的人无法抑制的颤抖,心如刀割。

    他被她仿佛绝处逢生一般的眼神给刺痛了,他不敢去想,如果自己晚到片刻,乐烟儿会遭遇到什么。

    刚才,她居然一个人面对了那么多丑恶的嘴脸,遭受了那么恶心的侮辱,他却没能及时赶到,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责怪自己。

    他向来对热闹不感兴趣,还准备去二楼的休息室找乐烟儿,要不是后面的动静太大,严老去看了一眼,他可能真的就要错过解救她的时机。

    他视若珍宝的女人,怎么能容忍别的男人对她有那些肮脏的企图?

    所有胆敢觊觎她的人,都必须付出血的代价!

    夜廷琛感受到她的无助,不由得将她抱得更紧,只觉得怀中的人轻飘飘如一片羽毛,他无比自责地道:“对不起,我来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