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19章 为什么不继续打扰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接过剧本,随意地翻了一下,也没细看:“我回去再仔细看吧,说起来,剧组也快复工了吧。”

    “嗯,三天后记得去剧组报道。”杰尼说着,上下扫视了乐烟儿一眼,嫌弃道,“还有你的形象,好歹也注意点,剧组给你们放了半个月的假,你这副样子别人还以为你用这半个月去吸.毒了呢。”

    “是是是,好好好。”乐烟儿无奈,连忙应下了。

    和杰尼又闲聊了一会,杰尼还有别的工作,乐烟儿便先离开了杰尼的办公室。

    走到电梯口,刚按下电梯的按键,乐烟儿便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

    乐烟儿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没想到居然又是林冬陆的短信。

    乐烟儿皱起眉头。

    林冬陆怎么回事,昨天半夜发疯就算了,今天还没完?

    她现在是yy的妻子,他是白若梅的未婚夫,他们私下见面算是怎么回事?林冬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冲动了?

    乐烟儿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按下了删除。

    但是没过几秒,林冬陆便发来了第二条短信。

    像是料准了她不会回复,他说:

    这是威胁她?

    乐烟儿简直目瞪口呆,她印象中的林冬陆可不是这样的。

    乐烟儿捏紧手机,深深地做了几个深呼吸,才把心头的郁气压下去,咬咬牙,下了楼。

    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林冬陆坐在角落的位置。

    他穿着一身白衬衫,仿佛回到了几年前那个清冽纯澈的少年,干干净净,如一泓清泉。

    白色,从来就是最适合他的颜色,加上他温暖的笑容,如同天使。

    乐烟儿一走进咖啡厅就看到了林冬陆,她的表情没什么变化,平静地走了过去。

    刚坐下,乐烟儿就忍不住蹙起了眉。

    隔着桌子的距离,她居然都能闻到林冬陆身上一股烟味和酒味。

    她认识林冬陆这么多年,最了解他,林冬陆这个人非常自律,烟酒这些东西他是从来都不沾的。

    不顾转念一想,她已经不在他身边一年多了,他连对她的感情都能说变就变,生活习惯改变一下也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林冬陆戴着墨镜,眼神近乎贪婪的注视了乐烟儿一阵,有镜片的遮挡,乐烟儿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后林冬陆缓缓摘下墨镜,露出一双充满血丝的双眼,眼下青黑一片,想必是一夜没有安眠。

    看到他的气色,乐烟儿微怔,张张嘴想问他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把话咽了下去。

    她已经没有资格了。

    “你约我来有什么事吗?”乐烟儿连一句客套都没有,直接切入正题。

    林冬陆没有回答,有些苦涩地垂下眼睫,看到她放在桌面上的手机,眼神微动,伸手将乐烟儿的手机拿了起来。

    林冬陆只是略加思索,然后顺畅地按出几个数字,手机的密码锁居然解开了!

    连林冬陆自己都有些愣住了,他只是隐隐觉得自己知道乐烟儿手机的密码,所以跟随潜意识,直觉般地按了几个数字,没想到居然真的能解开。

    原本看到林冬陆拿起自己的手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的乐烟儿,这下眉头狠狠蹙起,表情十分不悦:“你拿我手机干什么?”

    乐烟儿伸手就要去抢,但林冬陆早有防备,微微错开身,就躲开了乐烟儿的攻势。

    林冬陆顺势点开短信箱,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眸光有些危险。

    “为什么删了我的短信?”林冬陆紧紧抓着手机,脸色铁青,眼中一片阴郁,有种质问的味道。

    果然如他所想,短信箱里安安静静地只孤零零地躺着一条,大概是乐烟儿来不及删,其他的短信,无论是昨晚的,还是刚才发的,都被删了个干净。

    删短信虽然不算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但是被正主发现,乐烟儿的表情还是有些难堪。

    她咬了下嘴唇,眼神有些复杂。

    林冬陆现在在做什么?兴师问罪吗?

    他有什么资格质问她?

    想到这里,乐烟儿一咬牙,猛地起身,将自己的手机夺了过来。

    “我的手机,里面的短信删不删,是我的自由,你有什么资格过问?”

    这句话有点重,几乎瞬间将林冬陆的气焰浇灭了。

    他脸上那种阴厉的神情瞬间消失,原本气色就不太好的脸色,此刻变得越发的苍白。

    林冬陆无力地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过问。

    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生气?

    为什么昨晚看到乐烟儿和yy在顾家出双入对,他就觉得心似刀割?

    为什么昨晚他喝了那么多酒,夜不归宿的时候,却还是想和乐烟儿联系?

    为什么宿醉醒来,头痛欲裂,想的第一件事却是见到乐烟儿?

    为什么?!

    没有答案,因为他失去了那段记忆。

    林冬陆像是陷入了无边的挣扎中,脸色越来越难堪,眼中也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乐烟儿想到几天前他还毫无知觉地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痊愈了没有就出了院,现在还满身酒气只怕昨天宿醉整晚,看到他现在越来越苍白的脸色,终究还是有些不忍。

    乐烟儿再次开口,语气缓和了很多:“林冬陆,以前是我不懂事,明知道你和白若梅在一起,还一直纠缠着你,给你和白若梅都增添了不少麻烦,我真诚地向你道歉。但是这件事过去了就过去吧,我已经想开了,以后不会再打扰你。我现在真心实意地祝福你,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曾经温暖过她的少年,即使不再爱她,她还是希望他能够以其他的方式,获得幸福。

    林冬陆听到她的话,猛地抬起头:“为什么不继续打扰?”

    原本是她极熟悉的干净深邃的眉眼,此刻却铺满了她从未见过的情绪。

    乐烟儿没想到他会说出一句这样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地问:“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