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12章 一个月的时间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又是一句废话。”夜廷琛的声音依旧冰冷。

    这是对应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他不喜欢听废话。

    “是废话吗?我还以为是你内心的意愿呢。”男人轻呷了一口红酒,漫不经心地道。

    “我没时间应付你。”

    感觉到夜廷琛的耐心快用完了,男人忽然笑道:“大哥,你别误会我了,你知道的,我对于权势没那么感兴趣,夜家继承人的位置我也不稀罕,最重要的是,我并不想与你为敌。所以,我想到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能让你通过家族的考验,成功继承家族大权。”

    夜廷琛闻言,并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依旧淡漠地听着。

    夜廷琛太了解这个弟弟了,他接下来要说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话。

    果然,男人幽幽地开口,似乎有些哀怨:“家族给了你三个月的时间,而我给你一个月,如果这一个月内大嫂怀孕,那么一切好说,但是如果一个月内你和新嫂子没有孩子的话,那么,就只好我来牺牲一下成全大哥了。新嫂子长得不错,虽然看着寡淡了点,不过我也不嫌弃。到时我来代替大哥完成任务,偷龙转凤,孩子也有了,继承权也保住了。大哥,你说我的这个主意,是不是两全其美?”

    “你敢动她,我就要你的命。”夜廷琛终于开口,薄唇中说出的话却比冰还冷。

    语气中不含一丝的感情,巨大的威压带着死亡的气息,以及睥睨天下的气势,从听筒中传来,听得男人心头猛地一跳,瞬间收敛了所有的笑容。

    男人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丝毫不怀疑夜廷琛的话,这些年他们从家族到商场,明里暗里交手过很多次,越是了解,他越是觉得夜廷琛无比可怕。

    心狠手辣,雷厉风行,夜廷琛不屑于威胁别人,因为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

    而他,一开始在气势上就矮了夜廷琛一截。

    男人想到这些,暗恨自己的不争气,气得一拳打在面前的液晶屏幕上,仿佛这样就能打到夜廷琛的脸,缓解他心中的阴郁。

    手和坚硬的屏幕接触,传来一阵痛感,让男人的情绪更加恶劣,几乎是故意挑衅地说:“不试一试怎么知道?”

    “有的东西,我劝你不要尝试,因为,你付不起这个代价。”

    暗黑的凤眸眯起,形成一条危险的弧度,眼底墨色翻滚,充满了危险的味道。

    一想到他居然想打乐烟儿的主意,夜廷琛就感到一阵怒气在胸中翻腾,大手紧握,关节森白,手背青筋暴跳,但是脸上,却平静得没有一丝异样。

    男人听到他的声音觉得心头一凛,然仍然桀桀地怪笑道:“大哥,你知道我向来言出必行,记住了,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你办不到,那我这个做弟弟的,就亲自帮你办到。”

    男人挂了电话,刚才因为夜廷琛的态度而升起的怒气,渐渐平缓了下去,他呷着红酒,慵懒地看着面前的液晶屏,看到夜廷琛紧抿的嘴角,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笑容。

    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男人对着直升机的驾驶座吩咐:“走吧。”

    直升机调转了方向,开动起来。

    男人看了眼窗外的夜色,带着初夏特有的潮湿与阴冷。

    “啧,看来这一趟不会很无聊了,起码……遇到了一个能让大哥动容的女人,有点意思。”

    沾染着殷红酒液的唇角,弧度渐渐加深,笑容邪肆,像是恶魔在玩一场邪恶的游戏。

    *** ***

    乐烟儿已经在书房等了很久了,佣人说爷爷很快就来,她便只好耐心等着。

    毕竟,她从本质上来说并不属于顾家,也只是个客人罢了。

    乐烟儿有些百无聊赖地站了起来,闲散地看了看桌上的礼盒,应该都是客人送给爷爷的礼物。

    各种名贵的补品,精美的包装盒上还插着贺卡。

    有一张贺卡随着乐烟儿的动作掉到了地上,乐烟儿伸手捡起,顺便无所事事地打开了贺卡,看看是哪家送给爷爷的生日礼物。

    不期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

    贺卡的落款处,写着“林冬陆、白若梅敬送”。

    乐烟儿手一抖,贺卡差点掉到地上。

    他们已经来过顾家了?

    乐烟儿突然想到了那个视频,被顾心月拿来威胁她的那个视频。

    当年她和林冬陆感情正浓,本来说好等乐烟儿拍完手上的戏两人就订婚,却突然传来了林冬陆和白若梅订婚的消息,她去找林冬陆质问,林冬陆却已经完全不记得她了。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找到了顾家,在客厅里跪着哭求顾文生能帮帮她,却被顾家的人无情羞辱。

    顾文生更是觉得她丢人现眼,狠狠地将她斥责了一顿。

    现在想想,她并不觉得当年的自己做错了什么,在没有得到任何交代的情况下,她挽回自己的爱人,她问心无愧。

    只是,没有人相信她,所有人都觉得她是第三者,妄想插足别人的感情。

    刚才顾心月拿这个视频威胁她,乐烟儿当时就觉得心头颤了一颤。

    她不敢想象夜廷琛看到这个视频会是什么反应,如果他也觉得她丢人现眼,不配做他的妻子,那该怎么办?

    如果拿回了项链,一切好说,但是现在还没拿到项链,如果终止交易,她将再也没有办法拿回母亲的遗物,她要怎么跟母亲交代?

    可是纸是保不住火的,以顾心月的性格,手里有这么好的把柄,不可能只威胁她一次。

    想到这里,乐烟儿心乱如麻,忍不住叹了口气,端起桌子上的冷茶喝了两口,苦涩的茶落到肚中,心情仍然没有平复。

    这时,外面走廊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乐烟儿如梦初醒一般,连忙拍了拍小脸,将那些纷繁的思绪都压了下去,然后对着书柜的玻璃照了照,反复练习了一下微笑,确定看不出破绽以后,才走到书房的门边。

    “爷爷……”

    乐烟儿打开门,看向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笑容灿若骄阳。

    但是视线略微上移,看到推轮椅的男人后,乐烟儿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