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05章 白若梅发现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a市第一医院。

    从乐烟儿来探望林冬陆后,已经过了两天,虽然林冬陆依然没有醒过来,但是烧已经退下去了,身体的各项机能也在恢复,医生说只要他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

    韩克像往常一样来医院照顾林冬陆,但是刚走到走廊的拐角,却发现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人。

    “韩克,你好大的本事啊,冬陆住院了,这么大的事,你连我都瞒着。”

    这话说得韩克心里抖了一下。

    是白若梅。

    韩克没想到会在医院见到她,顿时有些慌了。

    但是表面上仍然扯出一个不自在的微笑:“白小姐,你误会了,我怎么会瞒着你呢。”

    白若梅可不是好糊弄的人,冷冷一笑,道:“你不是说冬陆去开会了?他每天躺在医院开会?要不是我不放心,派人查了一下,还真被你糊弄故去了。韩克你还真是不把我放在眼里,我是冬陆的未婚妻,你连冬陆住院都不让我知道,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白若梅虽然在林冬陆面前总是温婉可人,但是韩克却很清楚,白若梅的性格刻薄,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要真得罪了她,以后不知道明里暗里要给他使多少绊子。

    于是赶紧赔笑道:“白小姐,你真的误会了,你是冬陆的未婚妻,是他最重要的人,我怎么会故意要瞒你呢。实在是这次情况紧急,怕你们担心,连林家的人都没有通知。”

    白若梅也不是真的想和韩克撕破脸皮,只是给他个教训罢了。

    当下也不再继续追究下去,问正事:“那冬陆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没什么事了,等他醒过来就可以出院了。”

    白若梅眉头一皱:“醒过来?他昏迷了多久?”

    韩克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四天了。”

    “他昏迷了四天你都不告诉我,韩克,你真行。”白若梅咬牙切齿,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

    “白小姐,我……”

    白若梅不想再跟韩克废话,冷冷地看了韩克一眼,转身就直接推门走进了vip病房。

    医生刚来巡过房,病房内只有林冬陆一个人,安静地躺在床上,只能听见仪器“滴滴”的声音。

    韩克被白若梅说得十分没面子,却也没有办法,跟着白若梅走进了病房。

    白若梅走上前,看到林冬陆苍白的脸,她的脸色更难看了。

    “冬陆,冬陆,你能听到吗?我是若梅。”

    白若梅试着呼喊。

    韩克知道这没有用,这几天来,他许多次都试着唤醒林冬陆,却没有成功过。

    他也不再挣扎,对所有的治疗都默然接受,但是好像乐烟儿走了以后,他就丧失了对外界的感应。

    果然,林冬陆对白若梅的呼喊就像没听见一样,仍然安静地闭着眼睛。

    白若梅咬了下嘴唇,心有不甘,上前半步,推了推林冬陆的肩膀:“冬陆,你醒一醒啊……”

    韩克有些看不下去了,道:“白小姐,请你不要推冬陆,医生说了最好不要打扰他的休息。”

    白若梅眼睛一横,有几分凶狠:“他是我的未婚夫,现在昏迷不醒,难道我不比你更着急吗?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没用?”

    韩克被她的话噎住了,只好沉默。

    忽然想起之前乐烟儿来看望林冬陆的时候,温柔安静地握着林冬陆的手,与现在白若梅这副急躁的样子,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韩克的脑中第一次冒出一个念头,他们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

    出人意料的是,白若梅推了几下,林冬陆的睫毛忽然颤抖了一下,然后缓缓地睁开了眼。

    韩克和白若梅都惊住了。

    几天没有接触到亮光,林冬陆在睁眼的片刻十分不适应,皱着眉头眯起眼,似乎分辨不清自己在哪。

    “这是……”

    一开口,林冬陆才发现自己的声音也变得十分嘶哑。

    白若梅反应得比韩克快,在林冬陆苏醒的瞬间,就扑到了病床上,还适时地红了眼眶,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冬陆,你终于醒了,我好担心你……”

    说着,一滴眼泪顺着白若梅柔美的脸颊流了下来。

    韩克要不是刚才亲眼所见,根本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刻薄的女人和眼前的人是同一个人。

    林冬陆看到白若梅满脸的泪水,疼惜地为她擦拭。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你醒了就好,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林冬陆转头看向韩克:“韩克,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只记得我突然晕倒在机场,怎么似乎我晕倒了很久的样子?”

    韩克肃容道:“你昏迷了整整四天,我也想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医生说你身体机能没有任何问题,但是大脑的电波浮动很大,怀疑你是不是大脑中触及了什么东西,导致精神短暂崩溃。冬陆,你还记得你昏迷前是什么情况吗?”

    林冬陆皱着眉头回忆:“当时我在机场,若梅先把记者带走了,然后……”

    然后林冬陆没有说下去。

    白若梅急急追问:“然后怎么了?”

    林冬陆垂下眼,遮住了眼中复杂的情绪,恍若无事道:“然后我忘了。”

    白若梅有些失望,却还是道:“没关系,你醒了就好,你把身体养好,别的都不重要。”

    “好。”林冬陆温和地点点头,“若梅,能不能请你去把医生叫进来,我想问下具体的情况。”

    这也是白若梅想知道的,于是白若梅立刻点头道:“好,我现在就去。”

    白若梅走出病房去叫医生,林冬陆忽然抬起头,看着韩克问:“我昏迷的这几天,有什么人来过吗?”

    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韩克一瞬间有些慌乱,但是很快就整理好了情绪。

    他十分肯定,乐烟儿来的时候,冬陆是昏迷的,不可能知道乐烟儿来过。

    “没、没有啊,这几天一直都是我和白小姐在照顾你。”

    “是吗。”林冬陆闻言,淡淡的点头,韩克看不见的是,林冬陆眼中暗黑的眸光,此刻格外诡异深沉。

    林冬陆虽然昏迷,却能清楚地记得,他曾有一阵淡雅的清香萦绕在他鼻间。

    与白若梅身上的高级香水味道,截然不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