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100章 现在都不想问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等乐烟儿回过神,韩克已经坐在驾驶座上,并按下了车门锁。

    乐烟儿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你干什么,放我下去!”

    韩克看着乐烟儿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乐小姐, 我求求你,去见他一面。他忘记你根本就不是他的错,都怪我!只要你肯去,我这条命随你处置!”

    乐烟儿没想到韩克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看到韩克眼中布满了血丝,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往下滴,一副快要急疯了的样子,心中五味杂陈。

    “求求你,救救冬陆。”

    “……”

    车厢内陷入一片沉默,只能听到韩克因为情绪剧烈波动,而大口大口地喘息声。

    乐烟儿将视线移到车窗外,片刻后,淡淡地开口:“好,我跟你去。”

    韩克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生怕乐烟儿改变主意,不敢耽搁,立刻发动车子,狠狠地踩下油门,引擎发出激烈的声响,宝马车扬长而去。

    车里没有人说话,显得过分安静。

    乐烟儿静静望着窗外,抿着嘴唇,理着自己的思绪。

    其实,刚才她说出那么决绝的话,也不过是在强撑,就算韩克没有把她拖上车,她也没有办法真的狠下心放任林冬陆不管。

    即使他们现在不能在一起了,但是曾经,林冬陆对她是真的很好。

    纵然她已经将那五年的感情如同黄粱一梦般放下了,却没有恨林冬陆到想让他死。

    刚才韩克说“他忘记你根本就不是他的错,都怪我”,似乎是在暗示,林冬陆失忆的背后另有隐情。

    可是她不想再追问了。

    为什么一年前林冬陆会忽然消失,为什么回来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为什么突然就和白若梅订婚……

    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曾经她愿意用一切去交换这些问题的答案。

    但那只是在她还爱林冬陆的时候。

    哀莫大于心死,当对于一个人彻底死心了以后,那些问题的答案也就不再重要了,没有人会关注一个与自己无关的陌生人。

    乐烟儿不正眼看韩克,韩克却不由自主地从后视镜里看乐烟儿。

    她神情平静地望着车窗外的车流,在阳光的照映下,柔婉的侧脸显得越发好看。

    几个月不见,乐烟儿似乎变得更漂亮更精致了,最重要的是,她的气质变得更加从容,仿佛内心有了安定感。

    但是没有变化的是她的眼神,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倔强和傲气,在当年她落魄的时候就让人不容忽视,如今更甚。

    在一个路口,车因为红灯而缓缓停下,韩克忍了一路,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乐小姐,你难道没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今天决定来找乐烟儿之前,他也是做好了心里建设的。

    当年乐烟儿那副崩溃的样子他还记忆犹新,也做好心理准备会见到一个那样的乐烟儿,甚至预想了她会质问他的问题,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乐烟儿会这么平静。

    平静得过分。

    就好像那些过往,都不是发生在她的身上一样。

    被突然发问,乐烟儿有些惊讶。

    没想到她不想问,却有人想回答。

    乐烟儿莞尔一笑,沉静优雅,如白茶初绽。

    “嗯,以前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是现在都不想问了。”

    乐烟儿说完这句话,红灯跳绿,韩克缓缓发动汽车,觉得心里既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费了这么多的周折,花了这么多的力气,终于达到了目的,林冬陆可以没有负担地走自己的路了。

    难过的是,那个会因为林冬陆而崩溃痛哭的女孩,已经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了。林冬陆……不仅失去了他最爱的人,也失去了最爱他的人。

    得乎?失乎?

    又有谁能说得清呢。

    韩克心中五味陈杂,缓缓开口道:“我,不能说得太多,但是有些事情可以告诉乐小姐。冬陆的失忆,并非他自愿的,我们的本意都不是如此……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情,推着我们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不能回头。冬陆他……背负了很多,他这条路实在是太辛苦了。”

    “是的,他很辛苦,我不辛苦,所以就牺牲我,牺牲我们的感情,来成全他的路,是吗?”

    乐烟儿的语气很平淡,声音也很轻柔,但是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越发清晰。

    韩克听在耳中,觉得乐烟儿这样的态度,比她歇斯底里地发泄,更让他心里不是滋味。

    不是的,乐烟儿这一路走来,有多辛苦,多艰难,就算他不是亲眼目睹,也有所耳闻。

    其实,她才是最无辜的那个人啊,却一次次地被人伤害。

    直到今天,乐烟儿轻飘飘地问出“是吗”两个字,如同一个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对不起。”

    韩克的喉头有些发紧,千言万语梗在喉咙说不出口,最终只能有些沉重地说出这三个字。

    乐烟儿听到这三个字,觉得有些恍惚。

    一年前,她那么痛苦,那么绝望的时候,没有一个人问过她的感受,没有一个人跟她道歉。

    现在,她已经走出来了,这句迟来的道歉,又有什么意义呢。

    乐烟儿压下胸腔里的悲郁,扬起脸,有些苍白的小脸上牵起一个笑容。

    “不用道歉,我习惯了。”

    习惯了被伤害,习惯了被抛弃,习惯了被牺牲。

    从小到大,那么多次,即使不是她的错,她也要默默承受。

    也许,这就是她的宿命。

    所以她只能背负着这宿命,即使被伤害,也要好好活着。

    这句话终于堵住了韩克的嘴,他心中充满了愧疚,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颜面再去探询乐烟儿的想法,甚至没有资格问她,这一年来过得怎么样。

    这是他造下的孽。

    车厢内再次陷入沉默,这一次,沉默一直维持到了医院。

    车子在a市第一医院缓缓停下,两人安安静静地各自下了车,走进医院的大厅。

    韩克在前面领路,两人无言地进了电梯,上了vip病房的楼层。

    从电梯里走出几步,韩克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身看着乐烟儿,脸上露出一种挣扎又为难的表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