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99章 林冬陆快死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第二天,乐烟儿一大早就被杰尼一个电话召集到了公司。

    公司对于这次舆论的转变,非常震惊,但是上上下下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出手解决了这次麻烦。

    杰尼一脸怀疑地盘问乐烟儿,乐烟儿虽然心虚,却也只能装傻充愣。

    “杰尼,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几斤几两你还不清楚吗?哪有这个本事,扭转全网的舆论。”

    这杰尼当然知道,乐烟儿要是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就不会浪费自身这么好的条件,在圈里混这么久还没出头了。

    “你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乐烟儿连忙摇头:“不知道,我还以为是你找人发的呢。”

    杰尼倒确实是找人了,也准备了一些方案,但是最多只能将乐烟儿截胡抢角的恶劣影响缩小,不可能达到逆转舆论将安知意拉下水的程度。

    而且,杰尼的人根本还没来得及动手,帖子就被删干净了。

    这件事实在是太蹊跷了。

    乐烟儿试探性地问:“杰尼,你说会不会是安知意得罪了其他什么人,有人想整她,只是顺便借了我们这件事?”

    乐烟儿不想让杰尼往自己身上猜,只好故意误导他。

    杰尼闻言,托住下巴:“这个可能也不是没有。”

    这种执行力,这种效率,绝对不是一般的团队,就连星辉传媒自己的公关团队都无法达到这个效果。

    很有可能是安知意得罪了什么大人物,不方便动手,所以借了乐烟儿的东风,不露面地把安知意整死了。

    以杰尼的想象力,是不可能将乐烟儿和什么a市的大佬联系起来的,也就真的相信了乐烟儿全然不知情的说法。

    只能将一切归因于乐烟儿运气好了。

    “这次就算你走运,下次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你以后要给我夹着尾巴做人,听到没有!”

    “是是是。”

    乐烟儿见杰尼把这件事揭过了,连忙应道。

    杰尼抓着乐烟儿又聊了一下未来的工作安排,三个小时后,终于把乐烟儿放了。

    乐烟儿被杰尼念得头都痛了,只想赶快离开公司,找个地方吃点下午茶。

    却不想刚走出星辉传媒,就有一辆宝马停在她的面前。

    乐烟儿根本没多注意,转身就准备绕开这辆车走。

    但是车门忽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了满脸焦急的韩克。

    看到韩克,乐烟儿愣住了,踏出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韩克是林冬陆多年的助理,乐烟儿当然认得他。

    “乐小姐,这次情况真的很复杂,请你帮个忙好吗?”

    对着韩克,乐烟儿神情很冷淡:“他是广盛地产的继承人,高高在上,我一个不入流的小明星能帮他什么忙,韩克,你找错人了。”

    韩克刚想开口,却莫名觉得这话有些熟悉。

    略一回想,随即顿悟,这不就是一年前,林冬陆失忆的时候,乐烟儿来找他,他对乐烟儿说的话吗?

    当时的那番话立刻浮上他的脑海。

    韩克记得当时自己对乐烟儿有多么冷淡疏远,此时,两人的情况对调,他来找乐烟儿帮忙,原本准备好的那些话简直像堵在了喉咙一样,说不出口。

    乐烟儿看到韩克的表情,知道他想起来那些过往,一双杏眼十分清淡,古井无波。

    “你回去吧,林冬陆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要再来找我。”

    说着,就要绕过韩克离开。

    韩克见乐烟儿要走,有点急了,伸手抓住乐烟儿的胳膊,急急地说:“乐小姐,你不知道,昨天冬陆在机场晕倒了,然后从昨夜开始,一直高烧不退,再这样烧下去,脑子都要烧糊涂了!”

    乐烟儿听到他的话,居然有种想冷笑的感觉,只是心底,仍然有淡淡的苦涩,让她笑不出来:“韩克,你的脑子也不清楚了吗?林冬陆生病了,那就去找医生看病,他需要照顾,那就去找他的未婚妻白若梅,你现在跑到我的公司楼下拦我,我有什么立场去见林冬陆?他生病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一年前,她哭到崩溃,求韩克让她见林冬陆一面,那时候,韩克是怎么对她的?

    不需要的时候弃若敝履,需要的时候又三请四邀,在这些有钱人的眼里,她乐烟儿就这么低贱?

    乐烟儿说完,手臂一甩,想摆脱韩克的手。

    韩克没有想到乐烟儿会这么绝情,他在乐烟儿眼中看到的,是近乎冷漠的神情。

    怎么会这样?难道乐烟儿不爱林冬陆了吗?

    不可能!

    五年的感情如果这么容易放下,那么一年前乐烟儿也不会几乎放弃尊严地来求他。

    韩克见乐烟儿去意已决,心一横,近乎咆哮地喊道:“可是林冬陆快死了!”

    乐烟儿刚迈出两步的脚,终究还是停了下来,却没有转身。

    韩克心中焦急,额头冒出一层薄汗,看到乐烟儿停下步伐,心中略微松了口气。

    韩克赶紧继续说道:“我没骗你,他昨天下午被送到医院的时候还是好好的,夜里开始发高烧,似乎还有梦魇,一直在说胡话。无论是谁靠近他,他都像疯了一样挣扎,根本不肯接受治疗,我不敢让冬陆家里人知道他的情况,谁都没通知。”

    乐烟儿听完韩克的话,垂在腿侧的手无意识地握紧成拳,微微颤抖。

    他……病得这么重吗?

    乐烟儿缓慢地吸了口气,仿佛要将压在胸口的郁气吐出去,淡淡道:“那也和我没有关系,你难道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吗?前男友生病了,我没有必要去探望。”

    韩克万万没想到乐烟儿会说出这样的话,这和一年前的乐烟儿简直判若两人。

    “乐烟儿!你知不知道林冬陆背负了什么!你要毁了他吗!”

    韩克喊着,额头青筋都跳起来了。

    乐烟儿微怔,林冬陆背负了什么?这是什么意思?

    一个愣神的时间,韩克看准机会,一手拉开车门,一手拽住乐烟儿的胳膊,将她拖上了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