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7章 难耐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闻言,立刻上前两步,走到了床沿,安抚似的抚摸着乐烟儿的脸颊。

    “别怕,烟儿,是我。”

    燥热焦灼中的乐烟儿,闻到了熟悉的古龙水味道,她的意识越发混沌

    忽然感觉到一双微凉的手抚上了面颊,就像一股清泉,让她内心的燥热微微安抚下来。

    乐烟儿忍不住像小猫似的蹭了蹭那双骨节分明的手。

    夜廷琛却像是触电一般,迅速地收回手,背过身去,大口呼吸了两下,不敢再看床上诱人的女孩。

    这简直就是要命的折磨!

    可是乐烟儿却觉得刚才让她舒服的触摸不见了,药效导致的渴望更加强烈,体内的火好像要将她燃烧殆尽,忍不住喃喃道:“夜廷琛……”

    乐烟儿声音中的哭腔让夜廷琛心揪得一疼,再顾不上别的,转身,坐到床沿,尽量不碰到乐烟儿的身体,克制自己想触摸她的欲.望。

    “我在,我在。”

    夜廷琛尽量不碰到她,乐烟儿却刚好相反。

    她的思维完全混乱了,混混沌沌中,只记得刚才的触碰稍微压制了她体内无边无际的燥热去渴望,便无意识地伸出手,去找刚才让她舒适的东西。

    夜廷琛的衬衣领子被她抓住,然后一个恍神,就被乐烟儿拽到了面前。

    他的身体压在她柔软的娇躯上,感受到她滚烫的温度,像是被蛊惑了一样,对准她花瓣似的红唇,吻了下去。

    她的唇滚烫,他的唇微凉,像是冰与火的交融,一旦相触,就是天雷勾动地火一般的热烈。

    大舌侵略而过,霸道汹涌,她柔软的舌头避无可避,只能热烈地回应他。

    星星之火,渐成燎原之势,夜廷琛的理智也渐渐迷失在巨大的渴望之中。

    不知吻了多久,夜廷琛的唇终于从乐烟儿的唇上离开,缓缓下移,来到她白皙如玉的颈项,细细地吻,密密地啃噬。

    大手也顺着纤细的腰身上移,安抚似的抚摸着她。

    乐烟儿觉得自己如一叶小舟,在大海上飘荡,没有真实感。

    乐烟儿思维错乱,不知怎么的,觉得自己又回到刚才被刘总那身肥肉压在身下的时刻,身体忽然颤抖了一下,哭着呢喃:“不要……”

    夜廷琛停下动作,微微离开她的身体,剧烈地喘息着。

    看到乐烟儿眼角流下的泪,夜廷琛身形一顿,欲色顿消,拨开她脸颊上因为汗而黏住的发丝。

    “烟儿,是我,不要怕。”

    乐烟儿神志不清,只是摇头:“求求你,不要,不要……”

    精致绝美的小脸上,满是无助与绝望。

    夜廷琛眼中的温度冷了下来。

    他不能这样。

    他和她的第一次,就是发生在被下药的情况下,在他们之间留下了一笔污点,他知道,直到现在,乐烟儿都没有真正从心里面放下。

    他一直以来给她空间,和她保持距离,就是因为希望她能忘掉那些不愉快的过往,真正的接纳他,他可以等。

    可是如果今天,他碰了她,即使可以说是因为药物,她醒来也没有理由怪他,可是,一切都将回到原点,她仍旧是在不情愿中,失了身子。

    那么他做的努力还有什么意义?

    他要的,从来就不是短暂的激.情。

    他要她的心。

    夜廷琛深吸一口气,果断从乐烟儿的身上翻下来。

    他头也从卧房走到客厅,生怕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做出难以挽回的事。

    夜廷琛站在落地窗前平静片刻,然后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几乎是立刻就被接通了,欧延西的声音从听筒传来。

    “喂?哥!怎么样了?人找到了吗?”

    刚才夜廷琛担心人多口杂,就让欧延西和叶千夏先回去了,现在两人也在等他的消息。

    “找到了。”

    欧延西敏感地感觉到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夜廷琛轻咳了一声,低声道:“如果被下了……春.药,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吗?”

    他想了很久,这种事也就只有欧延西这样的花花公子清楚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整整好几秒。

    欧延西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居然从自家大哥口中,听到“春.药”这两个字?这还是那个冰冷禁欲的夜廷琛吗?

    欧延西由衷地说:“哥,其实你就是对于女人最好的春.药,不用下药了。”

    欧延西的脑回路实在是太特别了,夜廷琛闭上眼睛,疲惫地捏了一下眉心。

    “不是我要用……乐烟儿被刘威下药了,有什么办法可以解?”

    “卧槽!刘威他妈找死吗,连你的女人都敢动……”欧延西骂了几句,回过神来,“不过哥,乐烟儿不是你的女人吗,你牺牲一下身体帮她解了不久行了吗?”

    夜廷琛沉默片刻,淡然道:“我不想在她不自愿的时候碰她。”

    欧延西道:“可是哥,这药里面加的都是性激素,没有解药的。”

    “没有办法缓解吗?”

    “呃……倒也不是没有,泡在冷水里可以缓解,但是可能需要泡很久,还不如直接满足她算了……”

    得到想要的答案,夜廷琛懒得听欧延西废话,直接挂了电话。

    夜廷琛走到浴室里,将开关打开,巨大的浴池里开始源源不断地注入冷水。

    哗啦啦的声音,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异常清晰。

    夜廷琛走回床边,看到床上的女孩裙子已经衣不蔽体,移开了目光,不敢再看。

    夜廷琛拿过刚才包裹乐烟儿的床单,再次用床单将乐烟儿包起来,尽量不碰触到她的肌肤,抱起她。

    不敢让她靠在怀里,夜廷琛还特地将手臂举出一段距离,尽量减少和乐烟儿身体的接触。

    抱着乐烟儿走到浴室,即使还没有沾到水,都能感觉到冰凉的温度。

    夜廷琛低声在乐烟儿耳边道:“可能有点凉,你忍一下。”

    乐烟儿昏昏沉沉,似乎听到有人说话,无意识地“唔”了一声。

    夜廷琛自己先站到了浴池了,被凉水激得微微皱眉,看到乐烟儿酡红的脸颊和迷蒙的神情,终究还是狠了狠心,缓缓将乐烟儿放进浴池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