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6章 敢动我的人,我要你的命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刘总像团烂肉一样,被夜廷琛拳拳要命地打,他有种自己真的要被打死的感觉。

    夜廷琛拳拳到肉,伤筋动骨,刘总只能拼命捂着头,尽量保住要害,这也使得他根本看不清楚打他的人究竟是谁。

    当再一次被摔到地上时,刘总大喊:“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夜廷琛拽起刘总的衣领,将他从地板上拽起来,眼中是杀人的寒光:“刘威,敢动我的女人!你他妈看看我是谁!”

    听到夜廷琛的声音,刘总哆嗦着缩了缩脖子

    虽然只在开会时听过,可是这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怎么这么像总裁……

    忍着全身的疼痛,刘总拼命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在血污中勉强看清楚,面前的人,真的是夜廷琛。

    “总……总裁……”

    刘总吓得肝胆俱裂,连挣扎都不敢了。

    夜廷琛仍不解气,一想到这头肥猪刚才居然敢碰乐烟儿,就有无法压抑的杀意从心头升起。

    夜廷琛站起身,对着旁边黑西服的男人伸出手,道:“枪。”

    黑西服男人不敢耽搁,立刻将手枪从怀里掏出来,双手递到夜廷琛手上。

    夜廷琛眼底泛着红光,是真真切切的暴戾与杀意。

    “敢动我的人,我要你的命。”

    手枪漆黑的洞口,对准了刘总的脑袋。

    刘总不过是想睡个小明星,做梦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惹到总裁,顾不上自己满身的伤了,挣扎着跪下来,苦苦哀求:“总裁饶命,总裁饶命。”

    夜廷琛丝毫不为所动,缓缓扣下扳机。

    “夜廷琛……”

    细不可闻的声音,带着微弱的哭腔,在这个房间里却像平地惊雷一般,止住了夜廷琛按下扳机的手。

    百炼钢,抵不过绕指柔。

    夜廷琛几乎是立刻扑到了床边,将枪随便扔在床头柜上,他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床上的女孩,平淡无波的眼中铺满了紧张生怕错过她一丝一毫的情绪。

    “我在,我在,烟儿,你哪里不舒服?”

    乐烟儿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浑身没有一丝力气,只觉得燥热和焦灼,头昏昏沉沉的,一团火在身体的每一根经络燃耗。

    她鼻间萦绕着夜廷琛身上清新好闻的古龙水味道,让她安心,像是无尽的噩梦之后,姗姗来迟的光明。

    乐烟儿闭着眼睛,泪水打湿了睫毛,难受得拱起身子:“我好难受……夜廷琛……”

    她瓷白的脸上,泛起了不正常的潮红,夜廷琛忽然想起刚才安知意说,刘总还给她下药了。

    当下怒火更盛。

    但是现在不是处理那个肥猪的时候。

    夜廷琛扯下床单,将乐烟儿包裹好,打横抱起来往外走。

    在走到刘总身边时,对着黑西服男人道:“废了。”

    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黑西服男人恭敬应道:“是。”

    等到夜廷琛走出房间以后,几个黑西服男人架住刘总,另一个人拿起枪,对准刘总胯下的位置,毫不留情地打了下去。

    砰——

    房间里,只剩下刘总杀猪般的哀嚎声。

    *** ***

    夜廷琛抱着乐烟儿出了房间,外面酒店的总经理连忙跟了上去。

    总经理知道夜廷琛的女人被动了,真是满头冷汗。

    赶到的时候看到外面齐刷刷的两排黑西服男人,心里更是咯噔了一下,知道自己已经来晚了。

    夜廷琛怀中的人被白床单包得严严实实,一丝皮肤都没有露出来,脸埋在他的怀中,只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流泻下来。

    总经理偷偷地扫了一眼,就不敢再看,跟上夜廷琛的步伐,点头哈腰地道:“夜少,顶层的总统套房已经准备好了,您和这位……先去休息一下吧,发生这种事亚湾酒店感到非常抱歉,如果有任何需要,您请直接吩咐……”

    砰——

    总经理的话还没说完,夜廷琛刚走出来的房间里就传出一声枪响。

    巨大的声音吓得总经理脚下的步子一乱,差点左脚绊右脚的把自己给绊倒,这可是他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听到枪声!

    不会闹出人命吧?

    总经理心里有些发虚,可是这话是绝对不敢问出口的,见周围的黑西服男人都面无表情,只有咽下心中的疑虑,跟紧夜廷琛的脚步。

    “唔……”

    燥热得厉害,乐烟儿在夜廷琛怀里无意识地挣扎了一下。

    夜廷琛低头看了乐烟儿一眼,见她神情难受,终于冷淡地对着总经理开口:“房卡。”

    总经理双手将房卡递上,心中松了口气。

    夜少今晚愿意在酒店住下,说明他愿意放酒店一马,不追究酒店的责任了。

    走到电梯前,正好电梯从楼下上来,夜廷琛抱着乐烟儿走了进去,淡淡地对那些黑西服男人吩咐:“处理一下,别让刘威死了,然后你们就先回去吧。”

    他们立刻恭敬应道:“是。”

    夜廷琛按了顶层的按钮,电梯缓缓关上。

    电梯很快就到了顶层,整个30楼只有一个房间,就是总统套房。

    夜廷琛刷卡进了房间,轻轻地将乐烟儿放在床上,见她似乎被刚才包裹着她的床单束缚得很不舒服,便伸手扯掉了床单。

    在床单扯掉的瞬间,夜廷琛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女孩的裙子本就被撕得七零八落,聊胜于无地遮挡着重要的位置,反而显得若隐若现,更加诱人,她因为燥热而出了一身薄汗,使得裙子的布料紧贴着她莹白如玉的肌肤。

    而且,因为体内春.药的催动,乐烟儿急促地喘息着,胸口不断剧烈起伏,无意识地扭动了一下身体,皱起精致的眉头,发出了一声娇弱的鼻音:“嗯……”

    这样的声色诱惑,对于夜廷琛简直就是酷刑。

    夜廷琛看着她丰润嫣红的唇瓣,觉得喉咙无比干渴,几乎就想附身上去。

    但是理智控制住了他,夜廷琛无端觉得房间太热了,不耐烦地脱下西装外套,又泄愤似的松了松衬衣领口,连拽掉了一颗扣子都没有注意。

    乐烟儿似乎感觉到房间里有人,迷蒙地睁开眼睛。

    她现在整个人的思维都是混乱的,根本分不清时间空间,完全忘记夜廷琛刚才把她救出来了,惊慌地问:“是谁在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