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59章 你倒是挺坦诚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叶千夏淡淡一笑:“我也是从你这个阶段过来的,女明星这些明里暗里的陷害,我也没少经历。”

    乐烟儿叹了口气:“这个圈子太乱了。”

    “烟儿,听我的劝,人善被人欺,想在娱乐圈里混出头,是绝对不能软弱的。”

    叶千夏看着乐烟儿,郑重地说。

    叶千夏才不过24岁,眼神已经颇有些沧桑,仿佛经历过很多。

    乐烟儿有一瞬间也有些好奇,叶千夏入行五年到底经历过什么,但是立刻就压了下去。

    不探究,也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尊重。

    不过叶千夏的态度,倒与她不谋而合。

    于是乐烟儿点头:“好的,千夏姐,我知道了。”

    乐烟儿回到酒店,认认真真地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又在叶晓茹的监督下吃了药,叶晓茹才放心一点,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先离开了。

    乐烟儿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睡过去的时候,忽然被手机的铃声吵醒。

    “喂……”

    乐烟儿睡眼朦胧,看都没看就接起来,声音带着浓重的睡意。

    “睡了?”低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似乎还有些笑意。

    乐烟儿瞬间就惊醒了,坐起身子,靠在床头。

    “你,这么晚了,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

    夜廷琛瞄了一眼办公桌桌上的钟。

    “晚?才九点半。”夜廷琛几乎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什么问题,“你今天睡这么早?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乐烟儿扶额,所以说啊,人太聪明不一定是一件好事,和他交流的人压力多大啊。

    “没有,就是拍戏有点累。”乐烟儿努力维持自己的语调不要有什么变化。

    “如果有什么事,记得告诉我。”

    这是夜廷琛第二次说这种话了,然而乐烟儿听来,仍然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那种被人关心着的熨帖感觉。

    乐烟儿咬住下唇:“放心吧,不会有什么事的。”

    夜廷琛微微皱眉。

    她说,不会有事,却没有答应会告诉他。

    她回避回答这个问题,说明她还不够信任他。

    但是终究心疼她拍戏辛苦,不愿意逼迫她太紧,夜廷琛道:“那你休息吧,晚安。”

    “晚安。”

    乐烟儿躺在床上,想到刚才夜廷琛说的话,心中有些黯然。

    她很想依靠他,可是她不能啊,他们只有短暂的契约关系,如果她形成了习惯,那么合约到期了要怎么办呢?

    林冬陆那一次她已经傻得可以了,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感情上摔倒。

    她绝对不能喜欢上夜廷琛。

    *** ***

    第二天早上没有乐烟儿的戏份,她睡到了自然醒,然后准备去片场。

    叶晓茹不解地问:“烟儿,导演不是让你今天休息一下吗?”

    “休息是要休息的,不过,既然有人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我不回报岂不是不太好?”

    乐烟儿似乎想到了什么,淡淡笑道。

    叶千夏和宋辞白正在拍戏,片场围了很多工作人员,却没有看到安知意。

    乐烟儿在片场外面看到了安知意的保姆车,确定安知意就在片场,便找了个场务问:“安知意在哪?”

    场务指了指休息室:“下场才有安小姐的戏,她在休息室里。”

    “多谢。”

    乐烟儿走到休息室,轻轻敲门,一个女孩的声音问道:“谁啊?”

    说着走过来,将门打开了一条缝,见到乐烟儿,大吃一惊,条件反射般就想把门关上,可是已经晚了,乐烟儿用手中的包抵住门,将门推开。

    “怎么回事……”坐在沙发椅上的安知意听到动静,不耐烦地扭过头来,看到来人,脸色一僵。

    乐烟儿笑容妥帖得体,“安小姐,”然后顿了顿,对着安知意旁边的年轻女孩道,“这位小姐也很面熟呢。”

    站在安知意身旁的年轻女孩,分明就是昨天从更衣室急匆匆跑出来的人,只是换了件衣服罢了。

    女孩被乐烟儿点名,窘迫地低下头,用头发遮住脸,手抓住衣角不安地揉搓。

    安知意毕竟是个江湖老手,眼中的慌乱瞬间就被遮掩过去,她冷冷看着乐烟儿,问:“你来做什么?”

    “有些话,想和安小姐‘单独’聊聊。”

    安知意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犹豫片刻,还是仗着乐烟儿不敢把她怎么样,挥挥手对几个助理说:“你们先出去吧。”

    几个女孩鱼贯而出,休息室里就只剩下安知意和乐烟儿两个人。

    “昨天,派人在我高跟鞋上做手脚的,是你吧。”

    乐烟儿懒得和她周旋,直接开门见山地问。

    安知意根本就不把乐烟儿放在眼里,翘起手指,看着自己修长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是啊。”

    乐烟儿笑了笑:“你到是挺坦诚。”

    安知意之前不敢明着对乐烟儿动手,都是因为乐烟儿截了她的胡,她担心乐烟儿傍上了什么了不得的后台,自己惹不起,现在知道乐烟儿的后台不过是小虾米,态度便越发张狂了。

    说到底,只是她自己是陪.睡上位,就觉得所有的女明星都和她一眼,以己度人罢了。

    “呵,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想告诉路导?现在电影拍摄到中途,别说你没有证据,就算你有证据,你看路导会不会因为你而换角。还是想报复我?陷害我?让我出丑?乐烟儿,真不是我看不起你,连自己的道具都看不好,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蠢吗?你倒是试试,你能不能害到我分毫。”

    说到这,安知意站起身,缓缓踱步到乐烟儿面前,冷笑道:“乐烟儿,我这是给你上一课,告诉你,在这个圈子里,有些人你不该惹,惹了,就等着付出代价,这,才刚开始呢。”

    乐烟儿淡淡一笑:“安小姐,我原以为,你只有演技业余,没想到,你就连害人都这么业余,你大费周章地想害我,最后却让我顺势给自己加了场戏,让所有人都信服我的演技,让路导对我夸奖连连,说起来,我应该谢谢你。”

    安知意已经听说了昨天乐烟儿将落水顺势化解的事情,但是她不在现场,知道她的脾气,助理也没敢细说,只说乐烟儿把戏演完了,安知意便一直以为乐烟儿狼狈地不得了,今天一直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

    安知意没想到情况居然比她想象的还要坏,乐烟儿居然落水还能得到路导的夸奖,她进组这么久,路导还没有说过一个“好”字给她!

    听到乐烟儿的这番话,安知意眼中划过阴厉的光芒,她咬紧牙,盯住乐烟儿,道:“乐烟儿,我们以后走着瞧。”

    第60章 让你体会一下十分之一

    乐烟儿像是没把安知意的凶狠放在眼里,不紧不慢地说:“不用等以后了,安小姐。你刚才问我会不会告诉路导,那么我回答你,不会,我又不是小学生,遇到什么事都喜欢告老师,我这个人,比较喜欢亲自动手。”

    说完,乐烟儿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打开瓶盖,举到安知意头顶,就对着安知意的脑袋浇下来。

    安知意原本冷眼看着乐烟儿,心中充满不屑,不相信乐烟儿敢拿她怎么样。

    没想到乐烟儿居然会用这样的方式还击,安知意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等安知意回过神来,矿泉水瓶里的水早就流尽了。

    冰凉的矿泉水流到脸上,流进头发里,将安知意化好的妆,毁了个彻底。

    乐烟儿毫不躲闪地直视安知意,微笑道:“我就不让安小姐下游泳池了,给你体会一下十分之一,算是我对安小姐一片苦心的回报。”

    下一场就是安知意的戏,她马上就要上场了,乐烟儿居然敢来毁她的造型!

    安知意没想到乐烟儿敢和她正面冲突,气得快疯了,举起手就要往乐烟儿脸上打。

    乐烟儿早就料到安知意的动作,在安知意的手还没扇下来前,便抢先一步,抓住了安知意的手腕。

    “安小姐,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动不动就想甩人耳光,可是又从来都打不到,从这一点上来说,你也算是始终如一。”

    安知意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乐烟儿,你这个贱人。”

    乐烟儿轻笑一声:“原话奉还给你,不过,我劝你不要在这里跟我浪费时间了,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叶千夏和宋辞白的戏已经快结束了,下一场应该是你的吧?重新做造型,重新化妆,可是需要不少时间呢。”

    安知意刚要还嘴,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门外是场务的声音:“安小姐,到您的戏了。”

    安知意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气都喘不顺了,胸口剧烈地起伏。

    终究她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决定暂时先不跟乐烟儿计较,狠狠地甩开乐烟儿抓着她手腕的手,不过乐烟儿早有预料,抢先一步放了手。

    安知意对着门外喊:“知道了。李乐,你们进来,帮我换衣服!”

    安知意的三个助理本就在门外等着,听到安知意的命令,连忙打开门,走进休息室。

    乐烟儿也不恋战,门一开,便往外走去。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还能听到安知意的助理看到她花掉的妆容,惊讶又小心地问:“安姐……这是怎么了……”

    安知意尖锐地叫道:“闭嘴!换衣服!然后把化妆师叫来……”

    *** ***

    上次的事情后,乐烟儿一直在等着安知意的报复,没想到连续两天她都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变得低调多了,拍完戏就走,没有再和乐烟儿起冲突。

    这种变化乐烟儿当然是乐见其成的。

    这天乐烟儿和安知意的对手戏拍完,路导喊“卡”的声音刚落,便有一个人带头鼓起掌来。

    乐烟儿微一皱眉,心里想着,不知是谁这么浮夸。

    扭头过去,看到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大腹便便,大概四十岁出头的样子,脑袋已经谢顶了,脸上的肉挤得五官有些变形,此刻咧着嘴,似乎是在笑。

    路导给大家介绍:“这是寰宇传媒的艺术总监,刘总,这次特地代表寰宇,来察看一下剧组的拍摄情况。”

    寰宇传媒投资了两个亿,是《白色恋人》独立投资最大的股东,公司派个人来剧组,是非常合理的事,而这个人的评价,对于寰宇对这个剧的评价,也是至关重要。

    乐烟儿和安知意走过来,向刘总问好:“刘总好。”

    安知意和刘总的眼神微微一对,刘总的笑容更深了:“哎呀,安知意小姐果然演得十分传神。”

    路导在这圈子里什么没见过,当下就明白了,刘总是特意来给安知意站台撑腰的。

    路导虽然是个搞艺术的,但是这么多年在名利场混,早就没有了年轻时候的骨气,对着寰宇传媒的代表,也不免有些讨好之意。

    路导顺着刘总的话道:“知意确实挺不错的,是个很敬业的演员。”

    安知意笑得春风得意,上前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和刘总握手,刘总好久没近安知意的身了,想起她**的滋味,心里不觉有些痒,暗中捏了一下安知意的手。

    安知意心里对这死胖子其实厌恶得很,但是为了对付乐烟儿,不得不忍着恶心,笑颜如花。

    安知意侧过身,指着乐烟儿对着刘总介绍:“这就是我们这部戏的女二号,乐烟儿小姐,别看她是新人,演技可很是了得呢。”

    安知意说话的时候,着重咬了“女二号”三个字,是在提醒刘总,这就是抢了她的女二号的人。

    刘总听进去了,知道安知意仰仗自己,心里不免有些得意,转头去看乐烟儿。

    看到乐烟儿的一瞬间,刘总的眼中划过一抹惊艳。

    乐烟儿刚拍完戏,还是温素素的造型,漂亮脱俗,清淡干净,白裙子和淡妆越发显得与世无争,简直像一朵山茶花一般。

    娱乐圈里,漂亮的女人太多了,刘总这个身份,玩过的也不在少数,无论是嫩模还是明星,无论是艳丽女郎还是清纯佳人,都是他的床上娇客,可是此时看到乐烟儿,刘总还是有一种眼前骤然一亮的感觉。

    乐烟儿像没听到安知意的话一样,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跟刘总握手:“刘总好,我是乐烟儿。”

    刘总连忙握住佳人的手,只觉得触手柔滑细腻,让他爱不释手,忍不住摩挲了两下。

    乐烟儿没想到这刘总是个急色鬼,眼神一冷,暗暗用力,将手收了回来。

    刘总觉得手上空了,微微有些失落地砸吧了一下嘴。

    安知意在一旁,冷眼旁观了这两人的动作,眼中浮起被忽略的恼火。

    只是她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看着乐烟儿的眼神,也透着一股凉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