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56章 你和我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顾心月不甘愿地看了夜廷琛一眼,见他居然真的没有一丁点要挽留自己的意思。

    顾心月暗暗咬紧牙关,有点赌气心理地上了车。

    等他想明白他错过了谁,肯定会后悔的。

    银色宝马很快开走,顾心月从后视镜里看到,夜廷琛连一个眼风都没有往她离开的方向看过,有些气恼地狠狠踩下刹车。

    旁边副驾驶,没有系好安全带的徐宝琳,不受控制地往前栽去。

    “哎哟,我的头,心月,你干嘛突然刹车啊……”

    徐宝琳的额头撞上挡风玻璃,瞬间头晕目眩,捂着头叫起来,本想抱怨两句,看到顾心月表情不善,把后面的话给咽了下去。

    说起来还是朋友,自己撞到了头,顾心月连一丁点关心都没有。

    想到徐家新的生意还要仰仗顾家的帮衬,徐宝琳还是压抑着心中的不满,讪笑对着顾心月道:“心月,你别生气了,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顾心月想到那个男人视她若无物的眼神,就心头一阵火起。

    右手砸在方向盘上,车喇叭尖锐地响了一声。

    “他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心月,他肯定是没有搞清楚你的身份,不然不会对你这种态度的。”

    顾心月微微眯起眼睛,眼底闪过一阵阴厉的光芒。

    “那个男人,我一定要得到他。”

    顾心月现在在气头上,心里有什么就说什么,徐宝琳听了,眼神却微微一变。

    她故意道:“心月,顾家不是给你订婚了吗?对方还是夜家,这是多好的亲事啊,你就别折腾了。”

    “夜家又怎么样,不就是有点钱吗。”顾心月满不在乎地说。

    徐宝琳闻言,脸上不露痕迹,放在腿边的右手,却狠狠地握成了拳。

    她渴望的东西,顾心月却总是可以轻易得到,而她得到了,又从来不会珍惜。

    夜家是什么地位,说是a市的暗王也不为过。

    以顾家的家世本是高攀不上夜家的,不知道顾文生用了什么手段,夜家居然同意了。

    能和夜家攀上姻亲,顾家的整个阶级都要再上一个台阶。

    可惜顾心月这个没脑子的蠢货,只会做些丢人现眼的事,如果能和夜家联姻的事她……

    想到这里,徐宝琳眼神微凉,但是转头看向顾心月时,却又变成一脸关切。

    “心月,这种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算了,到外人面前可不要说了。”

    顾心月没有发现徐宝琳的异常,冷笑道:“放心,我又不会嫁给刚才那个男人,我只是想看看,他这么高傲,跪在我面前讨好我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

    从小到大,没有她得不到的东西。

    那个男人也一样。

    *** ***

    夜廷琛很快回到了花店。

    等他走进店里,却发现只有老板一个人在算账,乐烟儿不见踪影。

    他的眸光骤冷,问老板:“我太太呢?”

    老板莫名觉得店里气氛一冷,缩了缩脑袋,然后指了指门外。

    夜廷琛眉头微拢,走出花店,四顾了一下,终于在人群中找到那一抹小小的身影。

    乐烟儿蹲在一个货摊前,不知看什么看得入神,裙子逶迤在地上也没发现。

    刚才微微紧张起来的神经,在看到她的瞬间,舒缓下来。

    夜廷琛慢慢走过去,却并没有惊动乐烟儿,站在她身后,想看看她在看什么这么入迷。

    原来是金鱼。

    那是个不大的鱼鸟摊,旁边有各种颜色斑斓的形状奇异的鱼和水母,乐烟儿看都不看一眼,只是盯着角落的一小缸金鱼。

    她瓷白的小脸微微扬起,眼神专注中带着些恍惚,仿佛从这缸金鱼,回想到了很悠远的记忆。

    “好看吗?”低醇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乐烟儿没注意到是谁问的,下意识点点头:“好看呀,和我妈妈以前买给我的一样。”

    “喜欢就买回去。”

    乐烟儿却摇了摇头:“不行的,我现在工作那么忙,跑来跑去的,没有办法照顾它们。”

    “放家里养着就好。”

    终于发现这个和她对话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乐烟儿蓦然回头,正对上夜廷琛墨玉般的眼睛,怔住。

    眼神不像平时那么冷,似乎还有纵容和宠溺一闪而过。

    “哎呀,”乐烟儿回过神来,有点不好意思地站起来,“你怎么过来了。”

    “喜欢吗?”

    “我养不了的……”

    “我问的是,喜欢吗?”

    说话从来不重复第二遍的夜廷琛,居然耐心地又问了一遍,仿佛不问到那个答案就会一直问下去。

    他的眼神专注地凝视着她的脸,似乎给了她一点勇气,乐烟儿慢慢点了下头。

    “喜欢。”

    得到她的回答,夜廷琛立刻对老板说:“老板,把这些金鱼全部……”

    “不要全部!”乐烟儿这次终于有机会制止他了,连忙道,“金鱼不能太多的养在一起,会争夺营养的。”

    “物竞天择,弱者淘汰,这不是自然法则吗?”夜廷琛有些不解。

    乐烟儿简直是汗颜了,这种精英学霸,养个鱼也要这么残酷吗?

    难道看着自己养的鱼自相残杀,今天死一条明天死一条,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吗?

    她只好换个角度劝他。

    “小时候,我妈妈给我买过两条金鱼,那时候,我妈妈对我说,一条代表她,一条代表我。所以今天,我们也只买两条就够了,一条代表你,一条代表我。”

    乐烟儿说完,仰头望着他。

    小鹿般的大眼睛眨了两下,似乎在等他的回答。

    这番话太熨帖,夜廷琛觉得心里透出一股暖意,薄唇也微微勾起。

    “好,买两条。”

    你和我。

    生来尊贵,富可敌国的夜廷琛,就这么轻易地被这两个字给取悦了。

    乐烟儿精心选了个圆形的鱼缸,然后亲手网了一条红色的金鱼。

    夜廷琛心情好,难得纡尊降贵,也亲手网了一条。

    付过钱,便回了刚才的花店,把买盆栽的钱也付了,老板保证第二天就送货上门。

    乐烟儿捧着鱼缸,忍不住一直去看两条鱼的游动,脸上的笑容收都收不住。

    去停车场的路上,几次都差点撞到路人,被夜廷琛一把搂在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