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6章 想起什么了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夜廷琛看到她不自在的样子,也不多说,站起身来:“今天就这样吧,明天继续。”

    乐烟儿傻眼了:“还有明天?”

    夜廷琛两臂支在她身体两侧,低下头问她:“你觉得我背上的伤一两天能好吗?”

    乐烟儿摇头,那么大一片淤青,没有十天半个月怎么可能消。

    夜廷琛慢条斯理地说:“可是,我好像是为了你受伤的。”

    乐烟儿哑口无言,她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可是怎么觉得这么不甘心呢。

    “你可以去医院啊,医生的手法比我好多了。”

    他深邃的眼睛盯着她:“谁闯的祸,谁承担,明白吗?”

    黑玉一般的眼睛,锐利又潋滟,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乐烟儿下意识地点了点头:“明白。”

    夜廷琛勾起一抹淡笑,修长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发顶。

    “乖。”

    说完,转身离开。

    夜廷琛出了她的房间,脚步立刻缓下来,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觉得那股燥热还没有退下。

    真是奇怪,明明他对女人的厌恶感丝毫没变,却能轻易地被她勾起**。

    他们才认识几天而已。

    可是他却总是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仿佛他残缺的人生,就是缺少了这一片。

    似乎,那本就该是他拥有的珍宝。

    夜廷琛在门口略站片刻,想到刚才乐烟儿呆呆傻傻的样子,一贯凉薄的嘴角竟勾起一抹温情的弧度。

    没关系,时间还长,他能等。

    等到门都被关上了,乐烟儿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拍了拍自己烧红的脸颊,仰倒在床上,想到刚才夜廷琛的眼神还觉得有点耳红心跳。

    真是太没出息了,居然被一个gay撩成这样!

    夜廷琛也真是的,一个gay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雄性荷尔蒙,要不是她知道他的底细,真动心了找谁哭去。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乐烟儿拿过手机,看到一条短信。

    屏幕上闪烁的“安珏”两个字,让乐烟儿瞬间冷静下来。

    是了,夜廷琛不喜欢女人啊,而且他还有个青梅竹马的恋人,她还答应了安珏要帮他们的,她都在瞎想什么呢。

    划开手机,点开短信,

    小小的标点,很有安珏的风范,几乎可以想象到他风骚的媚眼。

    乐烟儿犹豫了一下,还是觉得应该把夜廷琛受伤的事情告诉他。

    乐烟儿把今天的情况简要地跟安珏说了,那边一直没有回消息。

    乐烟儿心里有点惴惴不安,安珏不会是生气了吧?不过也可以理解,他们现在连一面都难见,安珏还特意拜托她照顾夜廷琛,结果她还害得夜廷琛受伤。

    许久,收到一条消息。

    没想到安珏居然这么信任自己,乐烟儿微怔,心里还有些感动的感觉,回了句。

    两人互道了晚安,乐烟儿不愿意多想今天发生的那么多事情,把手机丢到一旁,蒙头睡了起来。

    而在某个公寓里,一双桃花凤眼扫过手机,微微一眯,嘴角噙起一抹笑来,低声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

    林冬陆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门刚一开,白若梅就迎上来,着急地道:“冬陆,你怎么出去这么久,电话也不接,我真的好担心你。”

    可是林冬陆却反常地没有安慰她,只是说:“你生病了,快去躺着休息吧。”

    白若梅这才注意到,林冬陆的脸色很不好看,面容十分疲惫。

    “冬陆,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白若梅搀起林冬陆的胳膊,将他扶到沙发上坐着,倒了杯热水,小心地窥伺着他的脸色。

    林冬陆揉了揉眉心,沉默了片刻,似乎在考虑什么。

    白若梅敏感地察觉到不好,却不动声色,也不出声催促,伸出手轻轻地揉起林冬陆的太阳穴。

    温柔的力道缓解着他今天一整天的头痛,他想到这一年来白若梅对他的依顺和体贴,觉得心中的阴霾渐渐散了些。

    最终,对白若梅的信任还是让林冬陆开口:“若梅,我似乎想起来了点什么。”

    白若梅的脸色瞬间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如果林冬陆此刻睁开眼,就会看到眼前的白若梅连一点平时温婉的样子都没有,眼中的戾气简直快漫出来了。

    “冬陆,你说什么?”白若梅努力控制着声音不泄露情绪。

    林冬陆闭着眼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很模糊,像是要抓住了,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感觉那确实是我的记忆。”

    “冬陆,你是不是最近太累了?”

    林冬陆忽然睁开眼,紧紧盯着白若梅:“若梅,我去年在美国接受心理治疗是因为失眠吗?”

    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白若梅的心瞬间紧缩起来,放在沙发上的手紧握成拳,脸色却仍然彷徨又柔弱地说:“是呀,这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

    林冬陆颓然地将手插进头发里,说:“是,我今天去查了我当时的病例,确实是因为严重失眠,可是,我总觉得我好像忘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白若梅松了口气,温温柔柔地搂住他:“不,冬陆,既然忘掉了,就说明这件事一点也不重要。”

    好一会,林冬陆的情绪渐渐缓和过来,白若梅便拿了热水来,看着林冬陆喝下了,状似不经意地问:“冬陆,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想到这些呢?”

    “我今天遇到了乐烟儿,是她提起那五年,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白若梅眸光一寒,又是乐烟儿!

    转头却对着林冬陆笑道:“不是你说你根本不认识她,是她死缠着你吗?难道你和她真的有过什么……”

    说到最后,白若梅轻轻捂住嘴,像是很吃惊的样子:“难道你一直以来都是骗我的吗?你们真的有过感情?”

    林冬陆连自己都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让这么一点模糊的念头破坏他和白若梅的感情,连忙道:“不是的若梅,我真的不认识她,也许是我想错了,可能是最近看了什么电影吧……”

    白若梅依偎进他怀里,轻声说:“冬陆,你最近可能是工作压力太大了,要不要休息一段时间?我把通告先推了,陪你出去度个假吧。”

    林冬陆沉默片刻,说:“也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