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5章 帮他揉背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已经感觉到了他一瞬间的僵硬,抬头道:“夜廷琛,你受伤了,对不对?”

    被她那么执着的眼神看着,夜廷琛沉默片刻,道:“小伤而已。”

    知道他真的因为自己受伤,乐烟儿当下就有点着急:“你没有去医院对不对?我就知道你这么死要面子肯定会自己撑着,你快让我看看你的伤。”

    夜廷琛眸光一闪,低声重复她的话:“你要看我的伤?”

    乐烟儿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问,她难道刚才没说清楚吗?

    随即又反应过来,他的伤在后背,她要看他的伤岂不是要让他在自己的房间里脱衣服?!

    孤男寡女的,虽然他们俩性向不太合,好像也不是很合适吧。

    话已出口,乐烟儿却后悔了,扯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其实也不是很想看啦,我把沈管家叫进来,让沈管家看看……”

    乐烟儿话音还没落,夜廷琛已经抬手开始解衬衫的扣子,而那黑玉般的凤眸,此刻正瞬也不瞬地盯着她。

    领口的第二颗解开,露出嶙峋精致的锁骨……

    领口的第三课解开,露出若隐若现的胸肌……

    除了那荒唐的一夜,乐烟儿还真没在清醒的时候看过夜廷琛的身体,现在看到那张堪比一线明星的脸专注地看着自己,手上又做着撩人的动作,她的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放了。

    衣料窸窣,只片刻,一件白衬衣便被扔到床边。

    夜廷琛有点好笑地看着面前快把头低进被子里的女人,道:“你不是想看吗?”

    算了算了,又不是真的想看他的身体,他是为了救她才受伤的,她要是不管他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

    乐烟儿在心中先把自己说服了一番,鼓起勇气抬起头。

    面前的男人赤着上身,居高临下地抱臂看着她,双臂下是肌理分明的腹肌,如雕刻出来的一般完美。

    没想到他这么瘦还这么有料。

    乐烟儿咳了咳,说:“转过去呀,你又没有伤在正面。”

    夜廷琛居然难得的很听话,背对着她在床沿坐下。

    等看清楚他的背,乐烟儿脸上的笑意顿失,瞬间什么玩闹的心情都没有了。

    宽肩窄腰,完美的倒三角的身体,是最好的模特身材,皮肤干净,充满雄性荷尔蒙的力量,可是此刻,半个后背都是一片青紫的淤伤,触目惊心。

    这么重的伤,都是为了救她。

    夜廷琛见她这么久不说话,问道:“怎么?”

    乐烟儿咬住嘴唇,小声问:“是不是很疼啊?”

    夜廷琛一怔,她是在心疼他吗?

    冰封多年的心底,忽然涌入一种温热的感觉。

    他的语气难得的有些温和,说:“不疼,我在英国练击剑的马术的时候,受过比这严重得多的伤。”

    击剑和马术是贵族礼仪,不可能不学,而他曾受过多么严重的伤,也从来没有人关心过。

    他必须成为一个无所不能,没有瑕疵的家族继承人,足以强大到传承整个家族的荣耀,也强大到让所有人都忘了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乐烟儿闻言,心里并没有好受多少,只是不想泄露情绪,故作轻松地说:“我今天给你买了些药酒,药剂师说把淤血揉开就好了,我去叫沈管家进来吧。”

    说着就站起身准备出门去叫沈管家。

    可是动作刚做到一半,手臂就被拉住了。

    对上乐烟儿茫然地眼神,夜廷琛深邃的眸闪过一丝不同寻常的光,他的声音低暗:“你帮我揉吧。”

    乐烟儿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

    夜廷琛伤的不是脑子吧?大晚上的,孤男寡女,他衣服都脱了,还让她给他揉背?!

    这怎么看也不像是小清新的剧本啊!

    乐烟儿结结巴巴地说:“还、还是让沈管家过来吧,我、我我没有经验……揉不好,”

    夜廷琛声音冷淡下去:“沈管家老了,端茶都端不稳。”

    正在房中做仰卧起坐的沈管家不知道怎么就打了个喷嚏。

    “那……那我去叫张嫂和陈嫂……”

    夜廷琛侧过头,黑眸冰凉:“你让别的女人碰我的身体?”

    乐烟儿这才想起来这位少爷还有不喜欢被女人碰的毛病。

    可是夜廷琛喜静,别墅里的下人本来就少,男仆、园丁还有司机都不住别墅里,现在是推无可推了。

    见她不言语,夜廷琛周身的气场沉了下去,他站起身,淡淡地说:“本来就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不用擦药也会好,你不愿意就算了,好好休息吧。”

    说着弯腰去拾地上的衬衫,腰却在低下去的瞬间明显地僵了一下。

    乐烟儿心里实在有点不忍,心一横,说:“我给你揉!”

    反正他也不喜欢女人,她怕个什么!

    她当然看不到,男人隐藏在黑暗中的脸上,勾起一抹笑意。

    乐烟儿跳下床去把药酒拿过来,对着灯光仔细地看了看说明书,道:“喏,这个是化瘀的,这个是活血的。”

    夜廷琛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乐烟儿慢慢打开包装,往手上倒了些药酒,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手胡乱地往他后背一揉。

    揉了两下,感觉自己下手没轻没重,她有点心虚地问:“疼吗?”

    夜廷琛的声音没什么变化:“不疼。”

    乐烟儿看到那骇人的伤,手上的动作轻了下来,又想起药剂师叮嘱她要摸一下脊柱有没有错位,小手便顺着脊柱缓缓下移。

    柔若无骨的小手轻软得像一片羽毛,夜廷琛感觉到一股火从下往上烧起来。

    手还没移到腰间,便被人抓住了。

    夜廷琛的声音很低:“做什么?”

    乐烟儿居然有种做贼被抓包的感觉:“我……是药剂师让我摸一下脊柱有没有错位,你摔得那么严重……”说着说着声音就小了下去。

    夜廷琛回头,看着她的眼睛:“那,有没有呢?”

    他的眼睛深邃,像极深的幽潭,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药酒的味道苦中带涩,在两人之间蔓延,乐烟儿居然感觉两人之间有些暧昧的氛围。

    感觉到他手上炙热的力量,乐烟儿悚然一惊,她疯了吧,跟一个gay玩什么暧昧!

    他根本就不喜欢女人啊!

    乐烟儿的抽回手,故意扯着嗓子掩盖心里的情绪,说:“没有啦,你的脊柱好得不得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