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24章 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乐烟儿“哎呦”地吃痛了一声,抚摸着额头抬起头,却在看见来人的瞬间停住了动作。

    “林冬陆?”

    “怎么是你?”

    林冬陆皱着眉同时开口,在看到乐烟儿的一瞬间,将口中的“抱歉”咽了下去,只觉得看到这个女人的脸就无限的厌烦。

    乐烟儿清楚得看到林冬陆的眼中写满了“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当下就冷下脸,道:“怎么,我不能买药吗?”

    林冬陆不耐烦道:“那麻烦乐小姐让一让,我还要给若梅买药。”

    又是白若梅。

    乐烟儿咬着下唇让到一边,看着林冬陆往药店里走,心中忽然生气一股不忿,对着林冬陆的背影道:“你真的就那么相信白若梅吗?”

    林冬陆闻言转身,皱眉看着她:“我不相信若梅,难道去相信你吗?”

    乐烟儿冷笑:“你真以为白若梅是什么好人吗?她如果真的那么善良,为什么这一年来从来没有给我一次机会和你单独相处过?从来不让你听我想说什么?”

    林冬陆神情冷淡:“因为我对你的故事根本就不感兴趣,你这种女人我见得多了,不过就是看上我的身家,想吊个金龟婿,你们这些拜金的女人,怎么配和若梅相提并论。”

    因为他不感兴趣。

    这话狠狠地刺伤了乐烟儿,原来她一直视若珍宝的感情,他连一丝了解的兴趣都没有。

    乐烟儿对这个男人充满了失望,不止是因为他忘记了他们的过往,更是因为他居然真的就那么相信白若梅,真的就那么蠢。

    “林冬陆,你真是活该被白若梅玩弄。”

    林冬陆闻言怒不可遏:“乐烟儿!你能不能给自己留一些脸面,能不能不要再中伤若梅了,能不能离我和若梅的生活远一点?!”

    “林冬陆,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是不是真的不相信我们有过五年的感情?”

    乐烟儿小鹿般的眼睛盯着林冬陆,她已经对他不抱有希望了,这次得到答案以后,她就会彻底放下他们过去的感情。

    林冬陆脸上挂着一抹嘲讽的笑。

    “我不相信。乐小姐,你是不是有妄想症?我记忆里都没有的东西,你也来胡编乱造地骗人?”

    乐烟儿眼圈微红,心中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林冬瓜,祝你和你的未婚妻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说完,乐烟儿转身就走。

    没有看到她身后的林冬陆却如遭电击般抬起头。

    是谁这么叫过他?

    林冬陆皱着眉头去想,却觉得思维一触及这三个字,头便像针扎一样疼,只能看到一片虚无。

    心空落落地疼,像是什么被硬生生地挖走了。

    而那东西,曾经刻骨铭心。

    别想了……

    林冬陆痛苦地伸手抱住头,像溺水的人一样微微喘息。

    “先生……”药店里的药剂师看到这个男人一脸痛苦地在门口站了许久,小心地询问:“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林冬陆如梦初醒般抬起头,勉强笑道:“我没事。”

    *** ***

    乐烟儿在别墅乖乖等了一天,也没有等到夜廷琛。

    吃过晚饭她无聊地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居然渐渐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问:“……谁让你们让少夫人睡在这的?”

    乐烟儿想辩解说是她自己要睡沙发的,却睡得半梦半醒,发不出声音。

    然后一个人走近,她闻到了清淡的古龙水味道。

    一种让人很安心的味道。

    让她忍不住就往那个味道的方向蹭了蹭。

    脸颊触及微凉的西装面料,让乐烟儿微微皱了皱眉,还没等她躲闪开,就忽然被人腾空抱起,失重的感觉让她越发眩晕。

    她努力撑开沉重的眼皮,入目的是精致的脖颈和微微滚动的喉结。

    乐烟儿愣了一下,然后才清醒过来,这不是夜廷琛吗?!

    “醒了?”夜廷琛低醇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乐烟儿呆呆地啊了一声,才发现自己正被他抱在怀里,走楼梯上,吓得她话都说不利索了:“夜夜夜廷琛!”

    “嗯?”那张好看得惊人的脸低下来,靠近她的脸,低沉而有磁性的一个鼻音简直性感得不可救药,乐烟儿脸唰地就红了。

    “你、你干嘛抱着我呀,快放我下来!”

    “放你下来?在这?”

    乐烟儿扭头一看,夜廷琛正走在楼梯的正中间,并不宽广的回旋楼梯,似乎不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走。

    乐烟儿失神的片刻,夜廷琛嘴角勾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像是失力一样地微微松手,怀中的人也随着他的动作往下掉了些许。

    “啊!夜廷琛你干嘛!”

    乐烟儿生怕他把她甩下去,两手慌忙地抓了一下,居然正好抓住夜廷琛的衣领。

    看到他一丝不苟的衬衣领子被她抓得皱起,乐烟儿有点心虚地想缩回手。

    夜廷琛察觉到她的意图,手又是一松,看着她惊慌失措的表情薄唇微扬,微微低下头,将修长的脖子伸到她面前,低声道:“抱紧”

    他的语气太过理所当然,乐烟儿有点没反应过来地搂住了他的脖子。

    夜廷琛居然就这么自然地抱着她回了房,知道把她放到柔软的床铺上,她才反应过来。

    放下她以后,夜廷琛没有急着离开,低头看着她说:“在等我?”

    他在公司处理公事,却收到沈管家的短信,说少夫人一直在等他,不肯回房休息。

    没有人知道,当他看到沙发上那缩成一团的小小人影时,心里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除了下人,就只有他一个人的空旷别墅,好像忽然就多了些许温情。

    乐烟儿眨了眨眼,她等他干嘛啊……喔对了,她还真是在等他。

    乐烟儿支起身子坐起来,大眼睛盯住夜廷琛,小心地看着他的脸,生怕错过一丝表情:“你的伤……还好吗?”

    夜廷琛眸光微微一闪,淡道:“我没有受伤。”

    乐烟儿将信将疑:“真的吗?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接住我怎么可能没受伤。”

    夜廷琛不欲在这件事上过多纠缠,起身就准备离开。

    乐烟儿慌张地伸出手,不管不顾地抱住他的腰:“你别走啊夜廷琛,我还没说完呢!”

    夜廷琛的身子不易察觉地僵了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