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章 有钱人买衣服的方式

时间:2017-10-05作者:南棠

    等到下午,乐烟儿才知道“不用拿了”是什么意思。

    夜廷琛离开不到一个小时,乐烟儿正在盘算一会出门回去一趟沈管家应该不会阻拦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张嫂去开了门。

    一个干净利落的中年职场女人先进门,对坐在沙发上的乐烟儿鞠了一躬,道:“夫人您好,银河商场为您服务,我是业务经理,陈薇。”

    乐烟儿还没理解过来这是什么意思,便看到陈薇对着门外一招手,然后一个人推着比人还高的一排衣架走了进来,上面满满当当地挂着最新款的女装。

    然后又是一排。

    又是一排。

    等到整个一楼客厅被摆满了八个衣服推车的时候,陈薇过来恭敬地对她说:“夫人,能劳驾您量下尺寸吗?”

    这是在拍电影吗?

    乐烟儿简直惊呆了,站起来任由两个工作人员拿着软尺比划摆弄。

    她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这是,给我买衣服吗?”

    陈薇脸上挂着服务业标准的八颗牙微笑:“是的夫人。”

    乐烟儿凌乱了。

    量完尺寸,服务员立刻取过适合她身材穿的衣服,也不用她试,八个女孩在她面前站成一排,手中拿着衣架,陈薇在一边问:“夫人,有不喜欢的吗?”

    乐烟儿看了一下,八件衣服都挺好看的,便摇头:“没有。”

    “好的。”陈薇对她微微颔首,然后转头对八个女孩说:“全部放到二楼衣帽间。”

    旁边另一个服务员利落地接过衣服,捧在手中,往二楼走去。

    “我没说都要啊!”乐烟儿连忙说。

    其实她都没看清那几件衣服是什么样的,陈薇问她有没有不喜欢的,她只是礼貌性地说没有而已。

    “回夫人,夜先生交待了,只要您觉得过得去的衣服,全部都留下。”陈薇眼中满满的全是羡慕。

    整个下午都是这个节奏,每次陈薇都只问她不喜欢的,她就算挑挑拣拣,也还是有大部分都被送上了二楼。

    选好了衣服,八个推车被推出去,又推进来八个,全都是裙子。

    看完衣服看裙子,看完裙子看裤子,就连鞋子都打开鞋盒选好了,等服务员捧出一排爱马仕包让她选的时候,她已经能维持表面的淡定了。

    其实内心风起云涌。

    有钱人都是这样买衣服的吗??这也太**了吧?!

    乐烟儿觉得他们可能是把整个商场都搬来了,她连内衣都是坐着选好的。

    选了一下午,乐烟儿只是坐着看都觉得眼睛疼腰酸,那些服务员居然还能保持挺拔的站姿和标准的微笑,真是训练有素。

    好不容易人都走完了,乐烟儿瘫倒在沙发上,这才想起来她应该给夜廷琛打个电话,问问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 ***

    皇廷是a市最大的商务会所,出入的全是a市的大富豪和权贵。

    皇廷顶楼的豪华总统包厢内,几个男人随意地坐在沙发上,旁边vip服务经理正在给他们开瓶倒酒。

    夜廷琛坐在中间,长腿优雅交叠,只是那样坐着,浑身都是高高在上的气势,宛如最尊贵的王者,其他人在他眼中都是蝼蚁而已。

    此刻,一双深邃似海的眼眸此刻正嫌弃地看着旁边沙发上搂着小模特的男人。

    家族企业几乎占据a市科技产业大半市场贵公子欧延西懒洋洋地靠在沙发背上,就着怀中美人的手喝了口红酒,然后又抬起美人的下巴,对着红唇将那口红酒渡了进去。

    美人被呛得掩面咳嗽,欧延西哈哈大笑。

    军队老首长独孙白敬辰恨不得一脚踹过去:“滚蛋吧你,说好的给大哥接风洗尘,你又带些不三不四的货色过来。”

    被点名辱骂的女人也不生气,将红酒咽了下去顺了气,仍是笑得千娇百媚,没有骨头一样地卧进欧延西怀里。

    欧延西潇洒邪气的脸本就勾人,还舍得给女人花钱,是全市有名的花花大少。他身边的女人最长也没有超过三个月的,可还是有各种各样的美人前仆后继地想勾搭他。

    欧延西摸了一把怀中人的下巴,笑得肆意:“这可是现在最当红的模特,条儿顺,性子也好。来菲菲宝贝儿,给各位少爷敬个酒。”

    菲菲知道这是欧延西抬举她,当下便挂起笑,一双染了豆蔻红的纤纤玉手执起高脚杯,起身递到夜廷琛面前:“夜少,菲菲敬您。”

    说着,微微抬起手,她贴得极近,柔软的腰身离夜廷琛的胳膊只有十公分的距离。

    夜廷琛一双睥睨天下的眼睛微微垂下来,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只冷冷吐出一个字:“滚。”

    菲菲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却不甘心办不好欧延西交待的事,当下笑得更开,将手凑上去:“夜少,您就喝一口嘛。”

    吴侬软语,娇若莺啼。

    果真是个勾人的尤物,难怪欧延西会带她参加这种私人聚会,想必是很受宠的。

    夜廷琛的眼睛一瞬间冷厉得可怕。

    他毫不留情地将凑到面前的菲菲一把推开,菲菲狠狠地摔在地上,红酒洒了一身,后腰还磕在了坚硬的珐琅桌角上,疼得眼圈都红了。

    可是这样的场合,她的眼泪却不敢流下来,怕哭哭啼啼扫了几位贵公子的兴,噙了满眶泪,可怜兮兮地看着欧延西:“欧少……”

    欧延西笑容连一丝变化都没有,仍旧懒洋洋地靠着,不在意地摆摆手:“没听到夜少的话?还不快滚。”

    菲菲不敢在这几个人面前任性,赶紧出了总统套间。

    vip服务经理视若无睹,又为几位公子爷倒了酒。

    倒是白敬辰对着夜廷琛问道:“你那毛病还没好?”

    几个天生镀金的少爷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从小就一起长大,彼此都不能更了解了。少不更事的时候一起干过不少坏事,肆意张狂的性子如出一辙。

    这种话也就他们这些发小敢问。

    夜廷琛漫不经心地举起酒杯,抿了一口,没说话。

    欧延西邪笑道:“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试试?各种风格各种口味,说不定有一个能对你的胃口。模特?主播?明星?”

    说到明星的时候夜廷琛的眸光不明显地闪了闪。

    欧延西认识他二十多年,当下就发现他的不对劲,哎哟哎哟地怪笑起来:“明星啊?真有看上的?大哥一句话,国际一线我都给您弄过来。”

    夜廷琛刚要开口手机忽然响了。

    接通,他还没说话,那边已经连珠炮一般地说:“夜廷琛,你在搞什么啊?!那些衣服是怎么回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