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936章 番外 面对

时间:2018-01-29作者:南棠

    白若梅去世的消息并没有对外公布,但l.n.想得到这些消息并不难。

    当乐烟儿听到白若梅死去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一下,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最爱林冬陆的人离开了,那林冬陆怎么办?

    夜廷琛上前紧紧的搂住她:“不要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也许对于她来说是一种解脱,不是吗?”

    余珊珊没有那么软弱,眼中蒙上一层水雾,但是却没有哭出来。

    她转身朝外走去,被白敬辰叫住。

    “你要去哪?”

    “我想看看他。”余珊珊轻声说道。

    这些年乐烟儿很少和林冬陆接触,但是她不一样,基本上天天能看到林冬陆,对于他和白若梅之间也十分熟悉,若梅也是她的朋友,在她的心中地位一点都不比乐烟儿的低。

    她放心不下林冬陆,不去看看实在心里不安。

    白敬辰点点头,上前握住她的手:“我陪你一起去。”

    余珊珊来到了医院,但是却没有见到林冬陆,林冬陆闭门不见,把自己和白若梅关在一起。

    第一天,没出来。

    第二天也没出来。

    第三天,还是没出来。

    送进去的饭菜也一口没吃的端了出来,余珊珊实在是担心不下,最后强行闯了进去。

    短短三天,林冬陆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憔悴的不得了,下巴上的青色胡渣都长了出来,那张脸也苍白憔悴。

    他仿佛三天没合眼一样,眼睛里不满血色,那幽深的眸光一直落在白若梅身上。

    三天的时间过去,就算这里一直开空调,白若梅的身体也有了一些变化。

    她狠狠蹙眉,上前挡住他的视线,怒道:“林冬陆,你到底在干什么?若梅已经死了,你难道让她就这样待在这里吗?”

    “嘘!”

    没想到面对她的怒吼,林冬陆却轻轻的“嘘”了一声。

    “你不要说话,若梅正在睡觉,你这样会吵到她的。”

    余珊珊闻言气结,指着床上再也不会睁开眼睛的白若梅说道:“你好好看看,她已经死了,不会再醒来了,你赶紧清醒啊!”

    “你在骗我,若梅睡得好好的,她是太累了,所以一时半会醒不来而已,等睡好了也就醒来了。”

    “等她睡好了,尸体都腐烂了!林冬陆,你清醒一下好不好,若梅已经死了,你认清这个事实!”

    她上前,用力的按住他的身子,痛苦的说道。

    林冬陆闻言,僵硬的抬起头看着余珊珊,干瘪苍白的唇瓣开启:“你……你说什么?”

    “我说,白若梅已经死了!”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林冬陆楞了一下,突然狂躁起来,猛地将她甩在了一边,余珊珊猝不及防,身子重重的跌在地上,额角磕在地面,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白敬辰看到,立刻冲了进来,双手紧紧地揪住林冬陆的衣领,拳头高高扬起,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林冬陆,你自己也心里明白,白若梅不会再回来了,你到底还在执着什么?”白敬辰愤怒的说道,有些不解气的还想再打一拳,好好地让他清醒清醒。

    余珊珊从地上爬起来,用力的拉住他的手,说道:“不要打了!他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再打下去会出事的!”

    “你看他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想活下去吗?”白敬辰怒道。

    林冬陆闻言,嘴角竟然露出了一抹微笑,不断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现在这个样子我也不想活了,要不你把我打死吧,这样我就能陪若梅一起了。她怕黑,一个人走会害怕的!”

    “林冬陆,其实我真的很讨厌你,也不喜欢这个女人,但是你是珊珊的朋友,很看重的朋友,我对你不得不客气,但是你要死再这个样子,让人担心的话,你还不如死了算了!”

    “你说什么呢!他现在本来求生意识就不强,你不要添油加醋了!你让开,留下来我和他说。”

    “可是……”

    “走啊!你再不走我可要生气了!”余珊珊冷冷的说道。

    白敬辰无法,只能恨恨的离开。

    房间一下子安静下来,余珊珊目光深深地落在他的身上,只见他握住白若梅的小手,自言自语的说道:“若梅,你的小手怎么这么冷?我帮你捂捂好不好?”

    他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的小手,动作是那么的轻柔,仿佛生怕自己力气太大,而弄疼她一般。

    余珊珊的心狠狠地揪紧,看着他疯疯癫癫,自欺欺人的模样,她这个朋友真的很心痛。

    她仰面,将眼睛里的泪水全部吞回去,然后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酸楚说道:“林冬陆,你真的要这样自欺欺人的过一辈子吗?若梅迟早是要入土为安的。”

    “……”林冬陆不说话,依然认真的握着若梅的手。

    “或者你可以采用最先进的技术,可以保存着她的身体,然后假装她没有死,每天守在她的床前,度过一日三餐是吗?”

    “那好,那你有想过欢欢吗?”她一字一顿的质问。

    林冬陆的动作为之一顿,身子也变得僵硬起来。

    “我问你,欢欢怎么办?失去母亲还不够,现在连你也要失去吗?我不知道若梅临死前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我想,要是有话对你说,肯定是要托付欢欢的,让你好好照顾欢欢对不对?”

    “欢欢是你的儿子,现在你不要了是吗?”

    林冬陆闻言,脸上露出一抹自嘲的微笑,眼泪瞬间落了下来。

    他转动轮椅,直面着余珊珊,说道:“这三天,我给自己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美梦,只有我和若梅。你为什么要来打破,为什么提醒我失去她的事实?”

    “因为你还活着,活着的人必须朝前看!”

    “若梅就这么孤独地走了,她肯定很害怕,我真的想要和她一起走,要不是为了欢欢,你来看我就是一具尸体了。其实啊,欢欢根本不是我的孩子,当初我将若梅软禁,那个时候我们的孩子就流产了,后期没用好好治疗修复,她再也不能怀孕了。

    “欢欢是我从孤儿院带回来的孩子,她也一直知道,我们就装作不知道彼此心口的伤疤,一直抚养这个孩子,欢欢其实是在帮我赎罪,而她也接受了我的赎罪。她那么爱我,可是到头来,却听一句‘我爱你’,都来不及。老天爷对别人怎么那么宽容,对我们就那样残忍?”

    他嘴角的苦笑越来越大,最后慢慢撕扯,痛彻心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