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929章 番外 她不甘心

时间:2018-01-29作者:南棠

    她的指甲深深地扣在那真皮沙发上,是那么用力,都扯出了好几道痕迹。

    她目不转睛,眼底藏着疯狂的颜色。

    一旁的白国良看到这一幕,拿起遥控器就要关起来,没想到白若梅突然出手,用力的捏住他的手腕。

    “你要是狠不下心来就不要看,你会心软的。”

    白国良无奈的说道。

    “我不会的!他以为我会心疼的放他进来,这一次他会失策!”白若梅狠狠眯眸,一字一顿的说道。

    她抢过遥控器放在桌子上,继续心情焦灼的看着这一切。

    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心……却狠狠地刺痛起来,尤其是看到他衣服上的鲜血越来越多,沾染了大半的衬衣,而他的脸色也越来越惨白,脚步也变得虚浮起来,仿佛下一秒就会倒下一般。

    最终……

    那指甲深深地扣在掌心,嵌入肉里,疼痛的厉害。

    就在这时,画面里,一个保镖发狠,拿着电击棒冲了过去,眼看……就要戳中他的伤口。

    “不要——”

    白若梅瞬间从沙发上弹坐了起来,但与此同时白国良也将屏幕的电源关闭。

    她抑制不住的就要冲出去,但是却被人拦住了。

    “你要干什么?不是说不会心痛了吗?为什么还要在乎这个男人的死活?你忘了他是怎样对你的吗?”白国良沉声喝道。

    白若梅闻言,身子狠狠一颤,那娇俏的面容瞬间惨白。

    他是如何对待自己的?

    她痛苦的闭上眼睛,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当年的画面!

    其实……在当年的那顿烛光晚餐过后,她被韩克送到了医院,就得知自己怀孕了……可惜知道这个的同时,那个孩子也彻底的远离自己。

    她流产了。

    还没有成型,胎儿发育也很好,十分健康。

    可是……就这样没有了。

    她还没有从悲痛中恢复过来,没想到林冬陆将自己送出国幽禁起来,将她关在了精神病院。

    因为刚刚流产,但是术后也没有得到修复,再加上身体和精神的双重折磨,她的身子越来越差,精神也萎靡不振,甚至真的自我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神经病。

    那白日子,简直生不如死!

    她没日没夜的痛恨林冬陆,痛恨乐烟儿,恨不得他们不得好死!

    但,自己被救出来后,召开发布会,想要揭露林冬陆的丑陋面孔,但……最后还是自己心软了。

    那么多日夜的仇恨,却在看到他倒下的那一刻,彻底化为乌有。

    她爱他!

    真的很爱他,倾尽所有!

    她愿意放弃那白仇恨,也愿意假装成乐烟儿,假装成他喜欢的模样,继续在他身边。

    之后林冬陆对自己愧疚,对她很好,她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她想要个孩子,而林冬陆也愿意和她要个孩子。

    但是每次去医院检查都是失望而归。

    那次小产对她的子宫伤害很大,已经无法生育。

    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就是怀不上孩子。

    一个女人没有孩子?

    那还能算是完整的女人吗?

    她陷入痛苦之中,也不断地自我折磨,后来……林冬陆带来了欢欢,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孩子,长得很漂亮,眼睛才刚刚睁开,乌黑发亮的看着自己。

    她接受了这个事实,专心的抚养欢欢,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

    可是午夜梦回,自己安静下来的时候,她的心还是空洞寂寞的,就算林冬陆在身边紧紧的抱着自己,她也感受不到一点温暖。

    心中的不甘心一点点放大,当她知道乐烟儿第一次怀孕的时候,就想过要报复,故意找粉丝去学校围堵,想要她流产。

    但……最终没有成功。

    她不想再被仇恨包围,不断地劝自己释怀,她已经得到林冬陆了,至于孩子要不要都无所谓了,林冬陆爱着自己,他并不介意这些。

    可是……为什么上天却一而再再而三的伤害自己。

    自己一个孩子都没有,为什么乐烟儿可以再次怀孕。

    得知这个消息,才是让她彻底崩溃的源头。

    她不甘心!

    怎么可能会甘心?

    当年的种种全部痛苦的浮现在脑海,她笑着哭了,眼泪肆意的爬满面颊,冰冷的泪。

    她捏紧拳头,此刻已经感受不到指甲的疼痛了。

    她幽幽转身,询问:“爸,为什么他当年那样对我,我还是心甘情愿的爱着他?为什么?”

    白国良听得这话,身子微微一颤,张了张那干瘪的嘴巴,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因为太爱了,所以自动忽视了他给的伤害。

    就在这时,保镖拖着昏迷不醒的林冬陆进来,也将林欢带了进来。

    林欢不断挣扎:“你们这些坏人,放开我!爹地,你怎么样了……爹地……”

    一进门,他就看到了白若梅,立刻痛苦的喊道:“妈咪,这些坏人打爹地!爹地受伤了,妈咪赶紧救救爹地!”

    “将小少爷带到房间去。”白国良出面,不想让女儿继续优柔寡断下去了。

    白若梅紧紧抿唇,任由眼泪流下,但……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

    耳边传来欢欢痛苦的挣扎声,一声声的叫着自己妈咪。

    就算没有血缘关系,但是这三年的悉心照顾,他们早已是母子!

    她强迫自己心狠一点,这个时候不能犹豫。

    很快欢欢带下去了。

    “白总,姑爷怎么办?”

    “送回去。”

    “可是……姑爷失血过多,要是不及时医治,恐怕会有生命危险。就算送回去……也怕……活不了了吧。”保镖有些担忧的说道。

    白国良蹙眉:“我让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哪来那么多废话?赶紧把他送回去,别放在这里碍眼。”

    保镖没有办法,只能点头答应,正想三下五除二的将人带走,没想到一直沉默的白若梅突然说话了。

    “我要救他。”她一字一顿的说道,吐字清晰,字字沉着。

    白国良狠狠蹙眉:“你忘了……”

    他还没说完,白若梅就打断:“我记得,他对我做的任何事我斗无法忘记,他确实伤害了我,将我的人生毁了,但……他也给了我最想要的温柔,这些年他对我的好我都记着。”

    “他那是愧疚!男人对女人的愧疚,会要了人的命,你知不知道,你要是这个时候心软,你就输了!”

    “我只恨乐烟儿,我不想伤害林冬陆!”白若梅说道。

     网  全文字手打,更v新v更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