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920章 番外 度蜜月

时间:2018-01-29作者:南棠

    白敬辰在一旁听着总感觉余珊珊提到林冬陆和夜廷琛的时候一脸的向往忍不住狠狠蹙眉:“你谈到别的男人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表情?”

    “我的表情怎么了?”

    “一脸花痴的表情你老公还在这呢当我是死人吗?”

    “有本事你也这么宠我啊!就像乐烟儿说的夜廷琛把她宠的生活不能自理你也来啊!”

    余珊珊忍不住白了一眼

    白敬辰弹了她脑袋然后气息逼近很直接将她压迫在墙角边

    “你老公虽然不能把你宠的生活不能自理但是能把你上得生活不能自理这样的结果喜欢吗?”

    “……”

    说话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不得不说白敬辰在那一方面实在是太厉害了她根本招架不住每次都要以求饶而收场她似乎都没有赢过!

    “所以这都是日积月累练出来的是吗?都说每个前女友都是男人的一所学校你这是从幼儿园一路硕博连读了啊!”

    “享受劳动成果不好吗?”

    “我是怕你早年那么不知节制晚年……”

    余珊珊话还没说完便看到他的脸骤然凑近桃花眼中带着一抹危险

    “看来夫人对我的‘能力’很不满意啊要不试试?”

    我去!

    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那啥……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吧!”

    她弯下身子刚从他的臂弯钻了出去没想到他的手有搭在了她的面前

    “着急吃什么饭你在我这撩了火现在就想走?”

    “我什么时候撩的你放屁我分明什么都没说好不好!”余珊珊大呼委屈!

    白敬辰并不理会俯身凑近薄薄的唇贴着那小巧的耳垂轻轻呵气惹得她浑身酸软无力

    来来往往都是人她也不敢表现的太明显怕惹来异样的目光

    耳边是那男人的坏笑

    “听着你的声音我就想要了不喂饱我我怎么才能喂饱你?”

    余珊珊听到这话满脸羞红忍不住想要凑那张坏笑的脸但是却被白敬辰轻而易举的握住

    “敢打你老公你是不想好了吗?”男人敛着笑眉眼全都是戏谑的神色那眼神是那样的露骨大胆毫不遮掩就在这样的大庭广众之下一个劲的对她放电

    这个男人……真是……

    她憋了一口气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一个形容词最后狠狠地瞪着他说道:“别闹了赶紧回家!”

    她实在是不想在这个弱势的环境中和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争斗只能恨恨的转移战场

    但是一句十分正常的话却被他曲解出另外一个意思

    “原来老婆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回家了!好啊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竟然不顾旁人异样的目光将她打横抱起

    她惊呼一声小手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服吓得小脸花容失色

    “你干什么?”她回过神来看到周围人的目光顿时羞赧一片忍不住娇喝一声

    “抱你啊”

    “太显眼了这可是公共场合!”

    “我老婆的腿不小心受伤了我抱她回去”白敬辰对着路人说道

    路人闻言一个个赞扬的看着他不断地说道:“有这么善解人意又体贴的老公真的是太幸福了!”

    “是啊要是我的话我要开心死!不过他真的好帅啊……”

    “……”

    余珊珊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在医院这么神圣的地方竟然都有那么多花痴!

    一路如此高调的回到了家回到家的余珊珊自然也没有找回场子因为面对一匹饿狼来说小白兔是会被吃干抹净的!

    最后还是在余珊珊的求饶中结束而白敬辰也心情大好的去给她做饭开始伺候他的老婆大人

    这一顿饭吃的十分甜蜜因为决定要去度蜜月行程一上报到到叶君宜那儿一个小时后就返还一个完整的行程表

    每一个地点每一个酒店都标了出来根本不需要他们来操心

    叶君宜还打来电话问候:“我和你父亲一辈子都不知道蜜月旅行是个什么东西但是你不能像我这样一定要好好地对待珊珊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回来就可以参加我和你父亲的离婚宴了”

    这场离婚案闹了很久但是一直都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两个人就这么干耗着关键谁都认为自己会赢底下的学生也为难得见面就要抱头痛哭

    他们去度蜜月前去了医院做了一次调查结果要迟两天出来到时候电话联系

    仿佛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他们告别了乐烟儿然后登上了去普罗旺斯的飞机想要去看一看那薰衣草的世界

    林冬陆是坚持送他们走的看他们安然上了飞机才肯安心

    只要她们离开那段视频对白若梅也就毫无意义了

    他的身体还没有复原走路踉跄但是却并没有让秘书搀扶

    他在风中咳嗽然后一步步的坚定不移的离开

    暗处白若梅看着一切眸光寒彻就在这时她的手机里传来了一条短信

    白若梅看完后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冷笑手一点点的收拢握紧牙关咬住

    不准许她伤害别人

    那就准许别人肆意妄为的伤害她吗?

    她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可谓是林冬陆一手造成的他是最没有资格斥责自己的人

    也是……唯一一个保护她的人!

    她不知道怎样形容林冬陆对自己是愧疚还是什么纵容着自己虽然一直在搜查但是却总能被她轻而易举的躲过因为那些人从不伤害自己

    他是因为愧疚还是在同情她她不知道他一直在劝自己放手只是这条路已经无法回头了

    白若梅关机然后转身离开走了一个余珊珊也好自己就可以专心对付乐烟儿了

    不过需要制定周密的计划因为乐烟儿现在和夜廷琛几乎是寸步不离她想要下手太难了但是她的时间也十分紧迫因为林冬陆一旦出院对自己也是一种制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