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915章 番外 绑架

时间:2018-01-29作者:南棠

    第二天同样的时间林冬陆来接欢欢但是却没想到老是说欢欢已经被人带走了

    林冬陆狠狠蹙眉猛然意识到不对劲立刻让人去寻找

    而与此同时白若梅也同时得到了消息

    欢欢不见了但是带走欢欢的却不是她的人!

    而现在林冬陆也疯了一般在幼儿园周围搜查

    白若梅的心狠狠一颤立刻夺门而出白国良紧随其后连忙追问:“若梅你去哪啊?”

    “欢欢出事了我要去找他!”

    但是门刚刚打开没想到一个快递员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一份ems文件说道:“这是谁的急件今天中午同城发货的客户要求一定要现在送到你们手里”

    白若梅此时心急如焚哪里还管得了这些啊看也不看就要走

    倒是白国良多了一个心眼看了一眼发现上面竟然出现了林欢的名字

    “若梅你快过来看这文件是关于欢欢的!”

    他连忙接过立刻打开来看发现里面是一叠照片还有一个字条

    白若梅冲过来看到了那些照片

    小小的欢欢被人绑在了椅子上眼睛被蒙起来嘴巴贴上了胶布身上缠着很多道绳子

    这是绑架的照片!

    字条也十分干脆留了一个地址让她赶在七点之前到达这个地下仓库

    白若梅疯了一般立刻取车出门白国良毕竟上了年纪跟不上她的速度等他开车追了出去她已经驶出去很远了

    白若梅这才留意到地址的反面竟然还留了电话号码她一边开车一边快速拨打过去

    很快电话接听对面传来音频合成器的声音那声音显得有些诡异

    “你好白女士这里是绑匪中心请问你有什么想要咨询的吗?”

    “放了我的儿子否则我要了你的命!”她愤怒不已的吼道现在她只是一个母亲迫切希望救自己孩子的母亲

    绑匪听到这话忍不住咯咯怪笑了起来

    “白女士你这样说话我很不爱听请尊重一下我的身份我要是不高兴我可能是会撕票的毕竟你儿子白白嫩嫩的还有大好前途要死在我手里可就太不值当了!”

    “你……”白若梅气的要命但是却也无可奈何她怒道:“你到底想要什么只要你放了我儿子我什么都给你!”

    “我要钱!一千万现金!”

    绑匪十分干脆的提出条件

    一千万并不是小数目但是白家家大业大拿出来也无关痛痒但是让她蹙眉的是后面两个字“现金”

    银行五点半关门现在已经取不到钱了想要一千万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可以给你支票双倍都不成问题!”

    “我怕不要支票我只要现金一千万一个字都不能少!”歹徒异常的执着

    “你是不是疯了一千万的钞票足足有一车你扛得动吗?”

    “所以啊我要换成欧元这样我就可以轻轻松松带走了!”歹徒诡异的笑着

    “我给你的丈夫同样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至于要怎么筹钱就是你的事情了二十分钟后我要看到你带着钱过来不准报警我想两家的势力应该比警察更有效吧!我要是见到了警察哪怕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我就让你看到你儿子的尸首知道了吗?”

    他不等白若梅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了一连串的忙音

    “欢欢等我妈妈一定会来救你的!”

    白若梅正想打电话给白国良筹钱没想到林冬陆的电话打了进来

    此时此刻人命关天她没有任何犹豫就接听了电话

    “林冬陆绑匪要了一千万欧元我现在应该怎么办?”

    话一出口带着颤抖

    她已经彻底慌了

    “钱我已经在准备了到了目的地汇合一起进去”林冬陆面容严肃的说道声音也冷沉了许多

    白若梅听到这话竟然感到莫名的心安

    她忍不住问道:“林冬陆你说……你说欢欢会不会有事我现在好怕!我看到了照片他好像是昏迷的!他还是个孩子啊!”

    “你不要着急一切有我欢欢不会有事的他们只是求财!你等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筹钱需要一点时间”

    “好我到了等你你快点过来!“

    此刻她已经来不及说其他的现在她只想救欢欢!

    白若梅赶到了目的地在地下仓库的入口等待林冬陆的到来但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看着手表秒钟的走动她心急如焚

    她等不到林冬陆来了她必须现在就要看到欢欢确保他没有受伤否则她放不下心

    她看了眼来路最后狠狠咬牙然后转身冲了进去

    仓库里面没有亮灯可见度并不高里面放着很多纸箱子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她一直深入视野也越来越宽广她看到了欢欢

    他坐在椅子上现在已经恢复清醒正在那不安的挣扎着

    “欢欢!”

    白若梅焦急的喊道就要冲上前去没想到暗处突然涌出几个黑衣人带着鸭舌帽嘴上带着口罩只剩下一双阴毒的眼睛

    他们手里拿着铁棍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发出沉闷的声音

    白若梅看到这一幕秀眉狠狠地蹙了起来被逼的步步后退

    而欢欢也听到了她的声音正在痛苦的呜咽着

    听到这声音白若梅只觉得自己心狠狠地揪紧

    “你们有什么冲我来放了我儿子!他还只是个孩子你们这样对他不觉得残忍吗?”

    “残忍?”

    暗处传来一声嘲讽的嗤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一个带着面罩的黑衣人走了出来那声音就是从他嘴里发出来的通过合成器的加工传到耳边是那么的刺耳

    就像是指甲滑过黑板一般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这样就残忍了?我还没有在他白白嫩嫩的脸蛋上割上一刀呢!”

    “你敢!你要是敢伤害我儿子我要你们偿命!”

    白若梅身上所有的狠劲都被激发出来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作为一个母亲自己的孩子有危险她怎么能不焦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