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869章 番外 散伙饭

时间:2018-01-29作者:南棠

    她吐完最后一句,心情舒展了很多,忏悔室其实是没什么用的,但是……有些话憋在心里,能够大胆说出来,就痛快多了。

    她转身离去,走出了教堂,外面的天使明亮的,但是落在她的眼中,却是灰蒙蒙的,就像自己的人生,已经无药可救了。

    等她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六点了,白敬辰并不在夜家,而是发了疯一样的在外面寻找。

    听乐烟儿说,他发动了手上所有的资源,整个a市都快被他翻过来了。

    余珊珊听到这些,眼睛干涩涩的,一滴眼泪都没有。

    好半天她才给了一点反应。

    “原来这样……知道了,我是来收拾东西的,我要回家一趟。”

    乐烟儿察觉到她的不对劲,微微拢眉,上前就抓住她的手,想要阻止她,但是却发现她的手很冰很冰,冰得有些可怕。

    “珊珊……你怎么了,我很担心你,我感觉你不一样!是不是那个女人和你说了什么,她是谁?”

    “她是我一客户而已,没说什么,只是……我自己想回去了。”

    “那白敬辰呢?”

    “你给他打电话,让他也回去,我有事情要跟他说。”

    “你为什么不自己打,你手机呢?”

    “没电了。”余珊珊淡淡的说道,就要转身去收拾东西。

    乐烟儿咬咬牙,然后冲上前去,趁她不注意,直接抢了她的手提包,从里面拿出了手机。

    手机还有百分之二十的电量,未接电话和短信都查看过,说明她看过手机,也知道他们在发了疯的找她,但是余珊珊没有回应。

    乐烟儿呆愣愣的看着她,拿着手机说道:“这些……是什么?你为什么要骗我,你连我都不说真话了吗?”

    “我说什么?我什么都不能说,我要回家!”余珊珊上前将手机拿在了怀里,然后绝情的转身离去。

    将所有的东西打包好,然后放在了车上,开车离去。

    “余珊珊,你又发什么疯!”乐烟儿忍受不了的说道。

    她实在受不了她死气沉沉的样子,一点都不像是余珊珊,就像是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般。

    这哪里是她认识的余珊珊?

    余珊珊一句话也没说,直接脚踩油门离去。

    “喂!珊珊!”乐烟儿叫着,就要追上去,却被夜廷琛紧紧拦住。

    他很识趣,两个女人吵架他没有出现,却一直躲在暗处,怕乐烟儿受伤。

    看她冲出去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出现了。

    “让他们自己解决吧,你不可能做一辈子和事老。”

    “可是……珊珊见的那个人真的有问题!你帮我查一下好不好?”

    “我想,我应该那个人是谁,但是我做不了主。”夜廷琛无奈的轻吐一口气,淡淡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乐烟儿错愕的看着他,他竟然知道那人是谁,自己都没有描述几句,他是如何知道的?

    而且,为什么这么无奈的说出这样的话。

    他做不了主,夜廷琛都做不了主,那会是什么样的事情。

    “我要去找余珊珊!”

    “不用去了,那是人家家事。”夜廷琛固执的牵着她的手,拦着她。

    他大概猜到,那个人是白敬辰的母亲。

    白敬辰关心则乱,忙得焦头烂额,根本没时间静下来思考,但是夜廷琛不一样,冷静下来一分析,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是别人的家务事,他和乐烟儿毕竟都是外人,插手有些说不过去。

    难关……

    还是需要他们一步步度过的。

    乐烟儿对上他的眼睛,从中看到了坚决和疏离。

    他是铁了心不让自己去。

    她挣脱不开,又担心珊珊那个样子,最后挣扎不断,敲打着他的胸口。

    夜廷琛默默无声,任由乐烟儿发泄。

    好朋友出事,她自然心里不好过。

    看到她落泪的那一刻,夜廷琛无奈垂眸,叹了一口气,将她用力的搂在怀里。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你知道了也无能为力,那人是白敬辰的母亲。”

    “什么?”

    “所以,你明白我们什么都做不了了吧,这是别人的私事。”

    乐烟儿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眼泪挂在睫毛上都没有勇气落了下来。

    原来是白敬辰的母亲,那珊珊……是受委屈了吗?

    夜廷琛说得对,这是别人的家务事,看珊珊刚才那态度,也不想有人插手是不是?

    自己是她最好的朋友,却不能帮忙……

    “夜廷琛……我难过,我想要他们好好的,珊珊实在是太可怜了,她还想和白敬辰举办婚礼的……”

    男人沉默不语,不断的抚摸着她的头发,给她安慰。

    “夜廷琛……夜廷琛……为什么爱一个人就那么难,为什么他们的路就那么艰难,我好难过……”

    “傻瓜,人生不如意十之**,我们算是幸运儿,所以要倍感珍惜。”夜廷琛心疼的说道:“至于他们,各有各的路,我们祝福他们,必要的时候帮一下,最重要的决定还是取决于两个人的。”

    “我觉得珊珊会做傻事,怎么办?”

    “那……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夜廷琛无声叹息。

    余珊珊开车回家,看到熟悉的房间,看到两人的东西,鼻头一酸,眼角涌出了泪水。

    最后,她悠悠的吐出一口气,将自己的眼泪一点点擦拭干净,然后转身走进厨房。

    她的右手还没有恢复好,所以做菜有很多不便,左手也不知道被烫了多少次,最后才艰难无比的做好了一顿饭。

    两菜一汤,两个人吃刚刚好。

    虽然味道差劲了点,但……好歹也算是最后一段散伙饭,吃不吃得下去还要另说。

    她打开自己的酒柜,这大概是厨房里最大的一个橱柜了。

    里面好久很多,最后选择了一瓶年份很久的葡萄酒,用来庆祝分别,很好。

    白敬辰风尘仆仆赶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屋里灭了灯,只有餐桌上的红蜡烛在微弱的发着光,她在温暖的灯光下,笑靥如花。

    桌子上放着饭菜,看来已经回来多时,那……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报一声平安,她知不知道,自己很担心,都快要发疯了?

    他喉咙干涩,说不出一句话,一步步沉稳的朝她走近。

    而余珊珊,目光熠熠生辉的看着他,看到他英俊的脸上满是疲惫和风尘。

    “你今天去了哪里?找你的人又是谁?为什么不给我电话?”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b>处理 ssi 文件时出错</b>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