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829章 番外 噩梦重现

时间:2018-01-07作者:南棠

    “正因为是朋友,才不得不这样!我要替烟儿好好照顾你,你是她最好的朋友,也是若梅的朋友!”

    “真的谢谢你,但是我相信,我自己能够处理好感情的事。”

    “好吧,不要死撑,不要等到我勒令休息就好。”

    “不会的,谢谢你,愿意帮我分担那么多!你现在感觉到辛苦吗?”最后她颇为好奇的问道。

    林冬陆扬眸,问道:“辛苦什么?”

    “你不会错把白若梅当成烟儿吗?你已经有很久没有见过烟儿了吧?都在a市,不去看看她吗?”

    林冬陆闻言轻笑:“我从来没有混淆过,若梅还是若梅,她只不过是生病了而已。我和烟儿见不见都无所谓了,我去见了,才会给她带来困扰,我不敢说我对她没有一丁点情,但是已经不会放在心尖了,我欠若梅太多,这辈子都还不了。而且她离不开我,到哪我都需要跟着,也没有时间去看望他们,索性……就这样吧,这样的生活不是也挺好的吗?”

    “嗯,是很好,平稳安逸的生活真的很好,林总,你也要幸福呀。”

    “我现在就很幸福,倒是你,不要错过了,他为了你做了那么多,难道……还不能填补你心里的伤痕吗?”

    “填补得了,是我自己问题。”

    余珊珊幽幽的说的,眼眸里闪过一抹痛苦的思绪,但是很快恢复正常。

    “好了,不提这些了,我先去工作了,沈总再见。”

    “嗯,晚上一起吃饭,若梅亲自下厨,非要叫你这个闺蜜,我和小欢都没有机会吃,还要托你的洪福。”

    “没办法,美女就是这么有人缘呀!”余珊珊没心没肺的笑道。

    她笑的越灿烂,越像是带刺的玫瑰花。

    鲜艳欲滴。

    晚上她和林冬陆一起去了海上半岛别墅,白若梅难得下厨,所以大家一时高兴就喝了点酒。

    白若梅给她找了代驾,让她路上小心点,让她到家给她打个电话。

    余珊珊也没想到自己这么久没有喝酒,竟然酒量这么不济。这才几杯红酒下肚,到出门时就有些晕头转向了,还是林冬陆扶着自己上车的。

    车开到一半,没想到竟然抛锚,怎么也发动不了,需要拖车去修理。

    车子被拖走后,司机师傅想要给她拦一辆出租车,但是却被她阻止,因为还有一条街就到家了,不过十分钟的样子。

    一路走回去,吹吹冷风,脑袋还清醒一点。

    最后司机也没拦着,让她走了。

    这条路,有些清冷,因为她住的有些偏僻。

    大晚上路上人很少,路灯下摇曳的身影孤单寂寞。

    她一步步走着,高跟鞋有些不听话,她自嘲地想,回去要练一练酒量。

    她并不知道,危险正在朝着她一步步逼近,身后……竟然尾随着一个人。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色阴影下的人。

    这儿有一条小巷,在两楼之间,有些狭窄,根本没有设路灯。

    高楼的影子一投射下来,基本上黑漆漆一片。

    余珊珊刚刚路过,没想到身后那人加快步伐,然后从后直接捂住了她的嘴巴,将她用力的朝着巷子拖去。

    余珊珊也没想到大晚上竟然会遇到人绑架,吓得连忙挣扎,浑身的酒意也被吓得清醒过来,但是可怕的是她浑身都使不上力气,身子软绵绵的,只能被迫跟着那人走。

    很快被拖进了巷子。

    她想要尖叫,但是那人似乎早有意识,竟然拿手帕将她的嘴巴堵了起来。

    “唔……唔唔……”

    她挣扎着,但是却于事无补,她想要狠狠扇对方一个耳光,但是她的手根本提不上任何力气。

    被下药了?

    难道是那个男人捂住自己嘴巴的时候,就被下药了?

    她震惊不已,反抗更为激烈,但是根本不够看!

    来人的力道很大,体型也十分健硕,身上穿着黑色卫衣,带着帽子,嘴巴上也带着口罩。

    他十分干脆,一来就开始扯她身上的衣服,准备实施强.暴。

    男人的手很粗糙,掠过她肩膀皮肤的时候,让她忍不住浑身颤抖。

    当年……当年那些记忆又涌现上来。

    粗糙的手。

    恶心的气息。

    头顶上压来的男人。

    不要……

    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第二次了。

    她挣扎无门,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乞求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但……对方根本无动于衷。

    呼啦……

    身上的衣服被撕碎,大片肌肤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她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寒冷,全身都在颤抖。

    她的心也慢慢沉入了冰窖。

    绝望……

    如海水一般,从四面八方涌来。

    她缓缓地闭上眼,绝望的认命了。

    也许,这就是命吧。

    就在她以为对方要施暴的时候,没想到那人突然传来痛苦的吼叫声,身子也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她连忙睁开眼,没想到黑暗里多出了一个人。

    那么熟悉的轮廓……

    是他!

    她怔怔的看着他,眼泪划过眼角,滚烫的一滴。

    白敬辰盛怒不已,他这几日一直在余珊珊家周围徘徊,今天看她家等到现在还没亮,就打算在这条街上走一走,看看能不能碰见,没想到却发现了这巷子里的事情。

    该死的,他不敢想象自己要是晚来一步,是不是就无法挽回了?

    白敬辰狠狠眯眸,拳头如暴雨一般狠狠地落在那人身上,攻势太猛,打的对方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那人见自己不敌,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然后狼狈的逃跑而去。

    白敬辰顾不得追,连忙来到余珊珊身边,眼睛早已适应黑暗,所以依稀能看到眼前的一切。

    她身上的衣服,已经凌乱不堪。

    她的嘴巴被塞着手帕,一双眼泪水汪汪,红红的看着自己。

    她一向很少哭的。

    总是笑着说话,而此刻泪水婆娑的看着自己。

    白敬辰此刻只埋怨自己!

    他连忙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这一盖才知道这个女人是多么瘦小。

    他摘掉她嘴里的东西,将她打横抱起,然后慢慢走出了黑暗。

    路灯的光照耀下来的那一刻,她看清了白敬辰的模样。

    半年未见,他还是老样子,身上散发着成熟稳重的气息,已经没有当年轻狂的气息,更为内敛。

    此刻紧紧拢眉,为自己而担忧,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模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