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闪婚娇妻:总裁大人请离婚 第794章 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时间:2017-12-29作者:南棠

    被他这么一说,乐烟儿才猛然发现,自己来洛城后一点事都没有,网上没有负面新闻,也没有狗仔跟拍,一切生活是那样的安逸。

    她以为是凑巧,没想到这一切都是夜廷琛在背后默默付出。

    难怪,早上要回a市,是要处理这些琐事。晚上他还要开车过来,这样奔波两地,身子怎么可能不累垮?

    而她,却还在埋怨,不肯回到a市去询问他的情况。

    自己真的是太可恶了。

    现在,她恨不得立刻就冲到夜廷琛身边,好好照顾他。

    一个小时候,他们抵达a市,很快就到了医院。

    病房里守着医生,一见她进来,就十分识趣的离开。

    夜廷琛躺在床上,因为高烧不短,而面色泛着异样的潮红。他额头上沁出豆大的汗珠,眉心紧紧锁着,似乎很难受。那薄唇,因为身体水分蒸发的太快,而导致唇瓣失去血色和水分,干裂枯萎。

    原本那样好看的唇瓣,此刻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乐烟儿一步一步的走到他的面前,强忍着泪水,来到了他的尝遍。

    她抓起他的大手,抽噎的说道:“笨蛋,为什么生病了不告诉我?为什么帮我那么多,也不告诉我?当背后的英雄是不是很伟大,每次遇到事情,你总是把我推开,知不知道我很想和你一起,不管是悲伤还是难过,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好了!”

    她眨动眼睛,晶莹的泪珠落下,她喉咙里梗塞一片。

    现在,即便她哭的再伤心,夜廷琛也不知道了。

    他躺在床上,是那么的安静。

    “夜廷琛,我突然想通了,只要你醒来,我就不离开你了,我们好好的,可不可以。”

    有些东西,总是在最后一刻才会明白。

    希望,还不算晚。

    他的房间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息,让人很不适应。

    房间没有变,她的东西依然放在原地。

    早上醒来,陈落竟然抱着一束白蔷薇进来,说道:“先生特地在后院建了一处花房,买来了a市所有花店的蔷薇花。他昏迷前嘱咐我,要每天送你一束,以前他总是忘记给心爱的人送花,单元现在还不会晚。”

    乐烟儿抱着那花束,惊愕不已,一大把花落在怀里,沉甸甸的。

    这个笨蛋……竟然也会有如此费尽心思的时候?

    她将花插进花瓶,房间变得明媚许多。

    早上九点中就有阳光,她打开阳台的玻璃门通风,此刻晚晚和伊凡走了进来,手里竟然拿了一本经济学的书,要给夜廷琛读故事。

    两个小屁孩,正襟危坐,一人说一篇理论,说的是那样认真,遇到不懂,晚晚还会和伊凡讨教,比如这个商业案例存在弊端,用这个方法处理会更加完善。比如当年的这场经济改革,简直是最经典的案例,应该大为效仿。

    乐烟儿一句都听不懂,十分汗颜,好像自己真的拉低了全家人的智商!

    而乐烟儿每天中午做饭,料理花房,其余时间都在房间照顾夜廷琛。

    他的高烧渐渐退去,有时候还会梦呓,念叨着她的名字。

    每次说到自己的时候,他的眉毛总是微微拢起,看来这段时间,自己对他是真不好,梦见自己都是噩梦了。

    她回来的第三天,夜廷琛睁开了眼。

    而乐烟儿正在帮他修剪指甲,他手指头微动,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还轻声说道:“不要动,没看见我在剪指甲吗?”

    “看见了。”夜廷琛淡淡的说道,声音沙哑,但是对于乐烟儿来说,却是最好听的声音。

    乐烟儿愣愣的抬起头,诧异的看着他,一时间忘记了说话。

    只是,那眼泪却在眼眶里满满盘旋。

    “一见到我就哭,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他温柔低沉的说道,因为大病初愈,浑身都使不上力气,他还是抬起了手。

    乐烟儿看见,连忙握住,询问:“你想干什么告诉我就好,我帮你做。”

    “想要摸摸你的脸,感觉你又瘦了。”

    她闻言,泣不成声。

    她用力的抓住他的手放在脸颊上,低垂着脑袋,豆大的泪珠就滚落下来。

    “还在生我的气吗?”

    “你为什么要做那么多……为什么不告诉我?”她哽咽的说道。

    “抱歉,这一点我恐怕永远改不了。我当初说了,欢乐你我共尝,危难有我独享。”

    她再也抑制不住这些天的担惊受怕,她忍不住扑过去,用力的抱住他的身体,像个孩子一般哭泣无助的喊道。

    “夜廷琛,我再也不要和你闹脾气了,我不要和你吵架,我想要好好和你一起过日子。如果,洛城那样安逸的生活,是要你这么辛苦才能维持,那我不要,再好的日子我也不要,我所有的梦想叠加起来,都没有你重要,我只想要你!”

    “这大概是我这段时间以来,听过最好听的话了。”

    他轻笑,反手轻轻拥住乐烟儿,这种投怀送抱的事情,男人也需要主动。

    “以后我还会说更多好听的话,我们会好好的!”

    “好,对此我很期待!”

    这场闹剧,没有多么超乎逻辑的解释,就这样归于平静。

    在得知他病倒的那一瞬,乐烟儿突然明白,实际上她根本不需要什么解释,只要夜廷琛还活着,还能好好的站在自己的面前,这已经是她最大的满足了。

    不管之前有多少质疑自己,否定夜廷琛的声音,现在统统消失不见。

    要是人没了,还钻这些牛角尖干什么呢?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夜廷琛已经彻底病愈。因为夜未央逃婚去了,所以她的工作全部落在了夜廷琛头上,病好了过后,就没有放松过。

    但,这每一天都是开心度过的。

    杨姐知道他们和好了,将她的东西全部打包寄了过来,她开始收拾房间。

    收拾到一半,晚晚和伊凡闹了起来,她连忙又跑去安抚两个小家伙。

    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夜廷琛正站在箱子前,从她打开的箱子里,拿出照片翻看。

    乐烟儿下意识的心一紧,但是很快发现,夜廷琛的神情中,带着一种特殊的温柔。

    “看什么呢?”

    “这都是你小时候的照片?”

    乐烟儿看到夜廷琛正在看的那一张,瞬间感觉到无限羞耻,伸手想抽走那张照片,没抽动。

    照片里的乐烟儿才五六岁大,不知道为什么,被打扮得奇形怪状的,背后背着五颜六色的蝴蝶翅膀,头上还戴着两个须须,仿佛扮演什么小蝴蝶。

    “挺可爱的。”

    夜廷琛带着戏谑的笑,又看向了下一张。

    大概是幼儿园的留意玩会,乐烟儿穿着一身白绒绒的雪熊装,在舞台上张牙舞爪地模仿北极熊,额头中间还有一个明艳艳的红点,她的表演天赋已经初露端倪,张牙舞爪的,非常可爱。

    夜廷琛薄唇勾起一抹迷死人的弧度,道:“看来你从小对表演就很积极。”

    乐烟儿觉得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有些欲哭无泪。

    她果断道:“不是的!是因为我从小就是班上长得最漂亮的小孩,不管出什么节目,老师都喜欢把我也报上去!”

    其实现在晚晚也有这种待遇,可惜晚晚太高冷了,无论老师怎么说,坚决不肯妥协。

    “挺好的,留个纪念。”

    夜廷琛越看越觉得这些照片有意思。

    “都是我妈啦,每次我只要有节目,她就一定会带着相机去给我拍照,不管是再傻的节目都去,估计我从小就不怕摄像头,就是这么锻炼过来的。”

    十几张照片看完,夜廷琛发现最终止步于小学,初中以后再也没有照片了。

    夜廷琛看得有些意犹未尽,问道:“没有了吗?”

    “没了,十一岁的时候我妈妈就生病了,十二岁她去世,我就到顾家了,没有人再给我拍照。”

    乐烟儿说得轻描淡写,但是夜廷琛却听得心口发疼。

    她曾经经历过那么多不美好的过往,他无力改变。

    夜廷琛放下照片,将她拥入怀中。

    “以后我给你拍。”

    乐烟儿心里暖暖的,点了点头。

    “好。”

    “也许我错过了你过去的很多岁月,但是我希望能够在以后弥补回来,我的未来,我不会再缺席了。一生一世,不离不弃”

    他的声音郑重,仿佛宣誓。

    乐烟儿心里软成了一片,忍不住伸出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上去。

    禁欲了几个月的夜廷琛哪里经受得了这种撩拨,立刻更加主动深入地回吻。

    他的大手紧紧的缠绕着她的身子,指尖已经挑开衣服的下摆,灵活的钻了进去,冰凉略到粗糙的质感掠过皮肤,让她浑身一颤,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遍布全身。

    他们好久没有恩爱过了。

    时间那么久,她都要忘记他的滋味。

    他带来的颤栗,带来的疯狂,带来的毫无节制。

    现在如潮水一般涌入脑海。

    她觉得陌生,也觉得那样熟悉。

    他熟悉自己的身体,每一寸,知道任何一个敏感点,总能轻而易举的撩拨成火。

    渐渐燎原。

    “爱我。”她声音娇媚沙哑,已经快要坚持不住。

    “我会爱你一辈子!”

    一生还有很长很长。

    但是他们彼此都知道,这辈子再也不会分开。
小说推荐